首页 >> 社科关注 >> 高校 >> 高校新闻
“学科交叉视域下的庄学研究与传播”学术研讨会举行
2021年08月29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楠 字号
2021年08月29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楠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吴楠)《庄子》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华夏文明的源头活水。几千年来,好文者资其辞,求道者意其妙,汩俗者遣其累,谈艺者师其神。《庄子》犹如朝露,滋养着人们的精神和多门学科的发展。8月21—22日,“学科交叉视域下的庄学研究与传播”学术研讨会在线上举行。北京大学特聘教授陈鼓应、北京师范大学道家与中国文化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刘笑敢、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李炳海等《庄子》研究知名专家出席会议,来自全国数十所高校近百位学者从不同学科共同探讨《庄子》的思想阐释、文本表达、人文精神、道德关怀以及它在华夏文明形成传播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线上会议现场 本网记者吴楠/摄

  探究《庄子》的思想资源

  会上,扬州大学副校长陈亚平、扬州大学文学院院长王定勇、首都师范大学燕京人文讲席教授赵敏俐、北京语言大学中国文化研究院教授方铭、华东师范大学诸子研究中心主任方勇分别致辞,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贾学鸿宣读陈鼓应先生的书面致辞。

 

扬州大学副校长陈亚平致辞 本网记者吴楠/摄

  陈亚平在致辞中介绍了扬州大学的历史和现状,并表示,庄子思想博大精深,《庄子》一书也是经典中的经典。经典的传承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的学者逐年累月的阐释,经典的传承也更需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本次研讨会的主题“学科交叉视域下的《庄子》研究与传播”,引入前沿的学术视野,加强多学科的互动,换一种视角和研究范式,对经典进行多元的阐释。“我相信经过与会专家的共同努力,一定会启迪心智,结出丰硕的成果。”

 

扬州大学文学院院长王定勇致辞 本网记者吴楠/摄

  王定勇介绍了扬州大学文学院的历史和概况,他表示,经过近70年的发展,扬州大学文学院有三个本科专业:汉语言文学、秘书学、汉语国际教育,其中汉语言文学是国家一流专业建设点,教育部高等学校特色专业,江苏高校首批建设的品牌专业,江苏省重点建设专业。在学科和科研方面,近些年来学院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获得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申报的课题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等。

  从事哲学研究的陈鼓应先生提出,他早年酷爱《庄子》,主要热衷于庄子的自由思想。经历生活遭际之后,他从道家思想中悟出“积厚”的重要。陈鼓应表示,相比于《老子》,《庄子》的“道”不是挂空的概念,庄子以磅礴之“道”为起点向下看,取俯视姿势,最后落实到现实界。如果说《老子》的哲学境界偏于深沉、古板、阴郁的话,《庄子》哲学则把人引向空灵、潇洒、明丽的境界,更具有诗性智慧。他认为,中国哲学的最高理想是“内圣外王”,最先提出这一理念的是《庄子·天下》篇,所谓“内圣”,就是个人的人格修养,所谓“外王”,就是对社会的关怀和行动的投入。传统思想史中,常常认为儒家是积极入世的,道家是出世的,实际上,道家从来就没有脱离现实。由老子的道到庄子的道,一直表现出对人生和社会的关切,只不过道家是以出世的方式来入世。

  贾学鸿提出,庄子崇尚自然,讲究天人合一,与当下的生态保护、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环境理念、和谐社会有内在联系;庄子所提倡的超越境界,顺其自然理念,是现代人调节生活压力精神压力的良药;庄子主张的安时处顺,可调节疫情期间居家隔离造成的不良心理情绪。总之,《庄子》的“道”包罗万象,上至宇宙天地,下至人类社会、人的心灵,以及自然界的万事万物。各个领域都可以在《庄子》中找到资源。可以说《庄子》诞生于中国,但是它属于全人类。

首都师范大学燕京人文讲席教授赵敏俐致辞 本网记者吴楠/摄

  赵敏俐提到,庄子教给我们如何从大宇宙的视野来认识这个世界,让我们用最透彻的眼光来认识自己和宇宙的关系,摆脱世俗的羁绊,追求身心的自由;庄子又是一个诗性的哲人,他通过超凡的想象和神奇的语言表现出深刻的思想和玄妙的智慧。赵敏俐认为,“庄子给了我太多无可言说的启迪,每当我陷入世俗生活的烦恼而无可自拔的时候,读一读庄子就让我心灵通透,庄子注定会与我终生相伴”。

  跨学科开展《庄子》研究

  《庄子》被清人金圣叹称为“六才子书”之一,对中国的哲学、文学、美学、史学、艺术、医学、体育等多种学科都产生深远的影响。“然而在学术上,哲学史学文学往往割裂开来,仅立足自身专业领域研究《庄子》。召开多学科交叉研究,就是打破当下的专业壁垒状况,通过思想融合,方法互渗,寻找研究的突破之路。”贾学鸿介绍,会上议题涉及面广,哲学,社会学,伦理学,美学,文学,医学,宗教,而且以年轻学者居多,有一些学者思维敏捷,思辨力强,专业基础扎实,让人有后生可畏之感。综合来看,年长的学者偏重传统的文献梳理,考据训估的方法,比较扎实,而年轻的学者喜欢用现代西方理论,比较新颖。

  据介绍,本次会议讨论的议题涉及经学与诸子学的关系问题、意象思维的问题、《庄子》具体理念阐释问题、《庄子》与佛教道教玄学以及文学作品的交叉问题,经过讨论,促进了不同学科,不同领域,不同思想观念,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的思想碰撞。

北京语言大学中国文化研究院教授方铭致辞 本网记者吴楠/摄

  方铭表示,中国古代诸子典籍既不单纯是哲学著作,也不仅仅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学”著作,它们的实际内涵要比文学或哲学都要丰富,所以如果按现在的专业分科割裂地研究《庄子》的话,会影响到我们对其价值的全面判断。他建议,要立足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立场,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框架下,在中国古有的学科体系中开展诸子之学研究。不能将诸子之学和六经之学对立起来,并在多学科的背景下开展相关研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恢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本来面貌。

华东师范大学诸子研究中心主任方勇致辞 本网记者吴楠/摄

  “以往诸子学研究局限于文献梳理、文本阐释等,多是将诸子典籍分割开来进行研究。哲学系学者把诸子百家典籍看成哲学史料,中文系学者仅从文学角度阐释诸子百家典籍,伦理学研究者从伦理学角度来关注。各学科互相之间的研究方法和理念都不一样,越来越细化,这也是学术发展的方向之一,有利于深化相关研究,但也导致杂而深的现象。”华东师范大学先秦诸子研究中心主任方勇倡导诸子学的整体性研究。自2008年开始,他多次组织诸子学研究会议,鼓励学者们互动起来。他认为,诸子百家的基础性研究已经做得很好,但整体性研究还有待完善。综合性、整体性研究应该是诸子学需要关注的重要的方向。春秋战国时期,诸侯纷争、天下大乱,诸子百家都在热切地关注社会,著书立说,从不同角度探讨国家统一、治理天下等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在不同学科深化研究的基础上,将诸子百家的材料贯通起来进行研究,挖掘其中重要的治理理念或思想,做出诸子学整体性研究的“大文章”,将会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多视角深化《庄子》研究

  20世纪以来,庄子学研究取得了非常丰硕的成果,但仍有一些悬而未决的议题。贾学鸿告诉记者,关于《庄子》研究有争议的论题还有很多,如经学与子学的关系,经学与道家的关系、庄子表达的意象问题,文本阐释的多元性,研究方法的多样化,如何借鉴西方的思想和方法等议题,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还有一些问题在现有文献基础上很难得出定论,如《庄子》作者问题、篇目的早晚问题。这是由中国早期典籍形成过程决定的。《庄子》不是一个人一时之作,而是经历了几百年,在师生传承过程中,由不同的人加工整理而成。

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贾学鸿宣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陈鼓应的书面致辞。 本网记者吴楠/摄

  在经学与诸子学的关系方面,陈鼓应认为,道家是中国古代思想的主干;方铭认为,诸子学要想得到很好的发展,应该与经学结合。方勇和李炳海都主张要立足诸子学的广阔背景解读《庄子》。李炳海在此次会上围绕《在与诸子散文异质同构的对比中解读<庄子>》这一主题讲述了他的观点。他表示,从文章书写异质同构方面进行对比,可以凸显《庄子》文章的特色。所谓异质,指文章思想内涵相异;所谓同构,指文章采用相同的结构模式。《庄子》和先秦儒学著作都有转折型命题,即在命题中间嵌入“不”字。 儒家这类命题追求中和之美,强调表现形态的适宜,主张人为的掌握。而《庄子》这类命题则主张以不表现为最好的表现,泯灭自觉意识,体现的是逆反思维,崇尚的是奇异之美。

  在意象思维研究方面,贾学鸿提出结合汉字的象形性,深入到汉字的偏旁部首的构象含义,来分析《庄子》文本中的隐含意象和隐含意愿。而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国语言文化学院教授何光顺立足于西方的现象学理论提出庄子思维的反意象特征。他说, 从《庄子》文本来看,庄子的反意象思维,主要是通过“三言”(寓言、重言、卮言)的话语否定与解构策略来实现的。“二者看似矛盾,实际本质上一致。前者以隐形意象揭示庄子的思想内涵,后者是从哲学本体的高度剖析本体之道。”贾学鸿告诉记者,台湾屏东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院长简光明的《向郭〈庄子注〉“隐解”综探》与她的语素构象理论,都探索了庄子思想表达的隐性特征,说明对《庄子》文本的研究程度更加深入了。

  推动庄子思想的研究与传播

  《庄子》文本含义丰富,但介于语言等阻碍,当下很多人对《庄子》仅是一知半解。贾学鸿认为,“《庄子》往往在学理上发挥着作用,而在实践层面的应用显得薄弱”。

  刘笑敢认为,王夫之著作中最重要的是《庄子通》和《庄子解》,特别是他关于《庄子》内篇、外篇和杂篇的关系的判断。 刘笑敢从《庄子》原文出发,对王夫之关于《庄子》分篇的见解、《内篇》产生时间、在全书的中心地位、《天下篇》的争议、西汉前的《庄子》引用、复合词与单纯词运用等问题进行探讨,寻找有关作者和篇章年代先后的内在蛛丝马迹。他说,如果《庄子》书的三个部分有较早的和较晚的区别,那么应该是内篇早于外篇和杂篇;换言之,如果庄子书中有宗师和弟子的作品,那么内篇应该属于宗师庄子的作品,而外杂篇大体可以归入门人弟子类的作品,这一结论恰巧与张岱年所说的王夫之的观点相一致。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孙明君提到了《庄子畸人说及其天命观》,他表示,庄子《大宗师》描写了两类人物,一类是古之真人,一类是今之畸人。古之真人是庄子理想人格的化身,今之畸人是庄子现实人格的投射。从庄子的立场看,所谓今之畸人就是那些合于天道而不同于流俗的人。今之畸人蔑视世俗之礼、追求逍遥无为;他们看破生死,认为大化才是人类安身立命的归宿地;在生活中他们知其无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庄子畸人人格是其真人人格在现实世界的落实,它与儒家君子人格相对而立。庄子畸人人格对后世方外之士产生了重要影响。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曹建国以《惠子的声音:论<齐物论>中的潜文本》为题进行演讲。他表示,历来治庄者多将《齐物论》完全视作庄子思想的载体,研究成果虽丰,但对《齐物论》主旨及文本的解读仍然莫衷一是。他们或以“齐物”为旨归,或以齐“物论”为旨归,或兼而取之。而庄子在《齐物论》中不仅明确涉及惠子“历物十事”中的两条,更在文本中处处以惠子为“质”,在对惠子思想的反转利用中完成其思想的构建,使惠子言说成为《齐物论》的潜文本。以此重新梳理《齐物论》文本结构,我们可以发现,庄、惠二人不断驳诘。惠子以“论”齐物,其所齐者乃物之名,而庄子以“道”齐物,其所齐者乃物之实。据此,《齐物论》的主旨应是庄子以道“齐物”,并以此齐同惠子的“物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曹峰从道的统一性与物的差异性两方面,阐释名家与道家的关联,呼应曹建国的观点。

  东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许建良探讨了《庄子》“虚静”论,他提到,“虚静”的提出凝聚了庄子“虚”和老子“静”的思想,把虚静与道济无为直接等同;在虚静作为一个合成概念演绎的过程中,《庄子》在贴近庄子“虚”的运思来糅合老子“静”的思想,把虚静聚焦于个人的素质,尤其是统治者的素质,把这与给人带来幸福直接相连,体现的是个体性的特点,而弱化了老子整体视野的功能;正是虚静对统治者的重要性,形成了君主无为臣下有为思想的雏形,后来黄老道家在使这一雏形明确化的过程中,以因循阐释虚静,为虚静在方法论上的便捷使用创设了条件。

  近一百年来,学术研究历经对传统考据和义理方法的反思,对西方哲学、美学等多元方法的借鉴,以及学术史资料的整理汇纂。“用什么方法促进庄子学研究乃至整个传统文化的新发展,确实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陈鼓应提出,如何让《庄子》无穷的时空观、深广的涵容性、开放的心灵境界、超越的人生智慧、积厚的修持工夫,在现代社会中发挥作用,并走出国门,融入世界文化的海洋,应该是我们华夏文化传播和庄学研究的使命。他关注到尼采与庄子的共通性,建议在中西文化比较研究领域深化《庄子》研究。

  贾学鸿认为,《庄子》研究有两点需要加强。一是细读文本,回归传统文化背景,回归《庄子》原文,真正领悟《庄子》的思想内涵和表达特点。二是传播,包括向国人传播,向国际传播,要寻找新的传播方式。针对不同的接受对象,了解他们的文化背景和特征,作好定向传播。她从当下肢体戏剧与《庄子》理念的关联出发提出,通过肢体的形式传播道家思想,或者说叫传播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不失为当下的一种新形式。

  会议由扬州大学文学院、华东师范大学先秦诸子研究中心、厦门大学传播研究所主办,扬州大学文学院和扬州大学文化传承与创新研究院承办。

作者简介

姓名:吴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