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高校 >> 高校新闻
复旦大学探索古籍保护人才培养新模式
2020年09月16日 14: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查建国 夏立 陈炼 字号
2020年09月16日 14: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查建国 夏立 陈炼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查建国 夏立 陈炼)9月10日,“国家古籍修复技艺中心—复旦大学传习所”举办首届学员结业、新学员拜师、赵嘉福先生古籍保护从业六十周年暨复旦从教六周年纪念会、传习所人才培养研讨会等系列活动。这是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所(以下简称“传习所”)设立以来首次举行结业仪式,并以专家座谈和研讨会形式,携手学界和行业专家探讨传习所“古籍保护人才”培养模式,共同推进古籍保护事业的健康发展。

  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苏品红,中国古籍保护协会会长刘惠平,上海古籍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周德明,复旦大学副校长陈志敏,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院长杨玉良和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等嘉宾出席活动并致辞。复旦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兼常务副馆长侯力强主持会议。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文物保护创新研究院赵嘉福等七位导师、传习所历届学员,以及来自上海图书馆和全国其他地区的传习导师、古籍保护同行专家、复旦大学师生80余人出席会议。

  为专业人才培养提供师资保障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古籍保护工作的持续发展离不开古籍保护人才培养,复旦大学积极响应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号召,充分利用复旦大学在学历教育、学科建设上的优势,把古籍保护与修复方向专业硕士的人才培养和传习所的“师带徒”模式有机结合起来,稳健而有序地扩大古籍保护人才培养的规模,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复旦大学传习所成立五年以来,聘请了古籍修复、木版水印、书画装潢、鸟虫篆刻等各方面导师,以“师带徒”形式进行古籍修复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

  此次结业的第一期学员喻融等表示,在复旦大学传习所五年多的学习中,有幸跟随国内顶尖古籍修复大师赵嘉福先生和童芷珍先生,系统学习古籍修复、石刻传拓、拓片装裱,在实践中积累经验,磨练技艺,将所学与图书馆日常工作、专业硕士辅助培养相结合,为成为一名优秀的古籍修复工作者做好充分的准备。会场展出了五十余种传习所师生的作品。

  此次传习所新聘上海博物馆退休的书画修复装裱师沈亚洲、沈维祝和鸟虫篆刻师徐谷甫三位导师,有力加强了传习所的力量,亦为文物保护创新研究院的纸质文物修复保护专业硕士培养提供了师资保障。

  在赵嘉福先生古籍保护从业六十周年暨复旦从教六周年纪念会上,陈思和、周德明分别致辞。周德明表示,赵嘉福先生作为古籍保护领域的专家,做了大量的工作,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他从业60年以来的经历,也大致反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古籍保护从无到有、从低潮到高潮的整个历程。两位赵嘉福先生的徒弟,回忆了赵嘉福先生带病坚持上课、为学生解答疑难问题的事迹,并表示从他的治学态度和专业精神上获得良多。赵嘉福表示,做学问之前首先应学会做人,不要急于证明自己,也不要贪图一时的蝇头小利,应沉下心做好自己手中的事情。

  推动人才培养工作迈上新台阶

  在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所人才培养研讨会上,杨玉良、中国古籍保护协会副秘书长王红蕾分别致辞,苏品红、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原巡视员马盛德、复旦大学杜晓帆教授分别作主旨发言。业内专家学者就古籍和书画等纸质文物修复技艺的传承学习展开了深入研讨。

  杨玉良表示,古籍修复技艺的传习是人才培养的较高层次。师徒间要心掏心的教、手把手的练,从操作中得到启示,悟出更细致的道理。纸质文物修复技艺的传承与发展、文物修复人才的培养应与国际接轨,在学习他人经验的同时,也要试着走出去,积极主动地开展国际合作与交流。

  王红蕾提出,传习所在人才培养中是国家古籍保护和国家古籍修复技艺传承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是整个国家古籍保护工作的重要补充,其更多关注的是民间古籍保护。多期民间古籍培训班的举办,推动了协会人才培养工作迈上新台阶。

  马盛德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是一种情怀的传承,应培育新时期的工匠精神。古籍的修复要求精雕细刻、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小心翼翼。我国资源丰富、地域辽阔、文化璀璨,古籍作为民族文化的珍贵遗产,充满着人的智慧和创造力,它是文化多样性的一个重要体现,是我们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资源,是重要的载体,也是历史的见证。活态传承是非遗的核心,抢救性记录是非遗保护中的基础性工作,但我们应明确,非遗的灵魂与韵味是无法通过视频档案传达的,需跟随师傅举手投足、手眼身法步地点滴学习。传习所抓住了非遗传统的核心点,聚焦人的传承、人的培养,在培养高层次、专业化人才上探索出一条新路。

  苏品红提出,古籍修复的人才培养已逐渐形成“三位一体”的人才培养模式。最初我们开展短期的培训班,加强现有人员培训,旨在提高修复技艺,吸纳更多的青年人,提高社会关注度。后来我们与高等院校开展了学历性的教育模式,依托高等院校来让古籍修复技艺进入正规的学校教育。古籍修复行业在新形势下已经不仅是技艺传承的问题,而是需要科学理论的支撑,需要多学科的课程融合以及技术创新,对新科技成果的吸收和利用,依托高等院校的优质师资,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有利于培养综合性的高级修复人才。当下,我们又增加了传习所这样的手把手教授,更符合非遗的传承模式。近年来,通过传习所的工作,技艺的传承也有了突破进展,形成了一支老中青结合的国际领先的修复队伍,修复了大批珍贵的古迹,录制了古籍修复专家的影像资料,建立了规范的技艺传承管理制度。另外,传习所还带动了传统造纸、制墨技术等古籍修复相关行业的发展。

  杜晓帆提出,当下做与纸质文物相关修复的专家大多是通过传承模式培养而来,希望我们能够培养出在国际上有话语权的专家队伍。与会专家认为,古籍等纸质文物修复工作者工作性质特殊,他们经常面对着同时承载着历史、艺术与文献价值的珍贵古籍和书画。因此,在培养相关人才的过程中,需要导师投入更多精力与时间,亦需要社会力量的支持与参与。不同于一些基础学科的教学模式,古籍修复人才培养中传统“师带徒”的模式必不可少,“传习所”制度的创建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采用“传习所”与“专业硕士”培养相结合的方式,一方面为年轻修复师提供精进传统修复技术的渠道,另一方面为青年学子提供学习科学和人文专业知识的机会。老中青三代修复师密切配合,教学相长,共同为古籍保护事业注入新鲜而强大的动力。

 

作者简介

姓名:查建国 夏立 陈炼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