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综合 >> 综合新闻
出版故事 | 许渊冲与毛泽东诗词的半个世纪
2020年05月22日 20:51 来源:中译出版社CTPH 作者:胡晓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0年5月,《许渊冲英译毛泽东诗词》经典珍藏版正式出版。

  作为编辑,笔者曾有幸多次拜访许渊冲先生。“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这句印在他名片上的狂语,侧面也反映出,他的学术人生跟出版的密不可分。本文就从出版角度,来讲讲这本新书背后的故事。

  引子

  许渊冲先生和中译出版社(原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的友谊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1984年,他在我社出版了《翻译的艺术(论文集)》,也是他的第一部译论。不久,社里开始筹备出版后来影响颇大的 “一百丛书”,许渊冲先生选译的《唐宋词一百首》于1986年面世。之后的1988年,他与陆佩弦、吴钧陶二位先生合编的《唐诗三百首新译》出版。1991年,他推出了一部获美国普利策诗歌奖的诗集,《飞马腾空,亨利·泰勒诗选》。

  可以看到,这一时期,许先生在我社保持了每两年出版一本书的速度,相当高产。

  1993年,值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之际,作为献礼图书,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出版了许渊冲英译的《毛主席诗词选(汉英对照)》,同时推出了平装和精装两个版本。

  在他的众多译作中,这本《毛泽东诗词选》的地位尤为特殊。可以说,正是对毛泽东诗词的翻译实践和理论思考,奠定了他后来大规模翻译中国古典诗词的坚实基础。

  1950年代:初露锋芒

  进入正题前,我们先简要梳理一下许渊冲先生的经历:

  · 1921年出生于江西南昌,后就读当地重点中学南昌二中。

  · 1938年考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1943年毕业。

  · 1944年考入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莎士比亚和德莱顿的戏剧艺术。

  · 1948年赴法国巴黎大学留学。

  · 1950年获得文学研究文凭后回国,分配在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任教。

  参加工作六年后,许渊冲在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前身)出版了他早年翻译的作品,德莱顿的《一切为了爱情》(1956),这也是他人生第一本书。

  1957年1月,解放后第一个全国性诗歌杂志《诗刊》诞生。创刊号以毛主席的18首旧体诗词打头,在社会上产生极大反响。当时负责对外译介新中国文学成就的刊物是外文局的《中国文学》(Chinese Literature),1958年第3期上登载了这18首诗词的英译文,据说是刊物负责人叶君健先生主导翻译的。

  许渊冲一定关注到了这些译文,并认定自己能翻译得更好,于是开始着手把毛泽东诗词译成英文、法文。同一年,他又有两本新书面世,罗曼·罗兰的《哥拉·布勒尼翁》(人民文学出版社)和秦兆阳的《农村散记》(中译法,外文出版社),后者是他与同事鲍文蔚教授合译的。之后形势发生了变化,出版工作就此停滞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他还是个大龄未婚男青年。次年,38岁的许渊冲在舞会上邂逅了比他小12岁、年轻美丽的照君女士,两人一见钟情,结为伉俪,从此开启了他们相濡以沫60年的婚姻生活。

  1960—1970年代:潜龙在渊

  进入1960年代,许渊冲先生到张家口外国语学院任教,在那段特殊历史时期,“只有毛泽东诗词可以翻”,他戏称自己是“运动健将“,经常边挨批边琢磨把毛泽东诗词译成英法韵文,自得其乐。他对翻译的要求很高,原诗有对仗,有双关,那么翻译也必定有对仗,有双关。

  当时,负责翻译毛泽东诗词的官方机构是1961年专门成立的“毛泽东诗词英译定稿小组”,由中宣部领导挂帅,组员中就有学贯中西的大学者钱钟书,也是许渊冲在西南联大时的老师。

  1966年《Chinese Literature》5月号又发表了10首新诗词译文。此时,许渊冲和老师钱锺书也保持着联系,当时社会上出现了许多号称是毛泽东诗词的作品,他曾写信向钱锺书求证,可见他一直密切关注着这个事情。

  1971年,许渊冲调到洛阳外国语学院任教,期间继续翻译毛泽东诗词。他至今还保存着一个笔记本,里面是39首诗词英法译文的打印稿。许先生介绍,毛泽东诗词的译文他反复改了许多遍,1972年他将翻译手稿整理成打印稿,1976年又整理了一些,其中可以看到,很多首诗词不止一个译本,忠实记录了先生反复推敲修改的翻译过程。

  1976年,由英译定稿小组翻译的39首毛泽东诗词出版,被称为“官译本”,翻译极为谨慎,忠实原作内容,形式上用了散体,一首诗来感受下。

  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The Long March

  The Red Army fears not the trials

  of the Long March,

  Holding light ten thousand

  crags and torrents.

  The Five Ridges wind

  like gentle ripples,

  And the majestic Wumeng roll by,

  globules of clay.

  “官译本”出版不久,南京大学内部刊印了一个用格律体来翻译《毛泽东诗词三十九首》的译本,译者是外语系教师吴翔林。

  也许是受此启发,1978年,许渊冲的《毛泽东诗词四十二首》格律体英法译本由洛阳外国语学院内部刊印。许先生还提到一则轶事,1979年中美建交,领导人访美时要挑选赠书,这本书寄到了外交部10本,因为不是正式出版物,后来又给退了回来。

  1980年,香港三联书店出版了林同端译注的《毛泽东古诗词》,收录毛泽东诗词42首,是当时收录诗词最全并由知名出版社出版的译本,受到译界广泛关注。值得一提的是,林同端是许渊冲西南联大时期的同学,后来在央视《朗读者》节目上他曾提到,他上学时翻译的第一首诗是林徽因的《别丢掉》,原因是喜欢一个女同学,那个女同学正是林同端。

  林译本出版后第二年,即1981年,许渊冲的《动地诗:中国现代革命家诗词选》(Earth Shaking Songs)终于由香港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其中收入了43首毛泽东诗词英译文,多了一首《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

  《动地诗》一书以精装本形式出版,封底有多位名人的推荐语,其中就有林同端。笔者不禁猜想,许译本在香港商务的出版也许有她穿针引线之功。许先生拿到这本书想必是十分激动的,毕竟距离他上一次正式出版图书已过去了23年。

  (许译)保持原文的形式,全部押韵,注重节奏,以及用alliterations来代表双声等等作法,均甚巧妙。

  ——美籍学者、《周恩来诗选》译者林同端女士

  1980年代至今:黄金时代

  1983年,62岁的许渊冲由洛阳外国语学院调到北京大学,从此笔耕不辍,在退休前(1991年),已出版了20本书。退休后,他更是将全部精力放在翻译上,并迎来了他出版的黄金时代。

  此时,他的毛泽东诗词译本也终于1993年正式在内地出版。他对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的这一献礼版本极为重视。

  从诗词数量上看,它根据198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本,收入了50首毛泽东诗词,比以往译本都要多。

  从辅文上,译者特别撰写了长达10页的中文译序,并译成英文,系统详尽地论述了自己的翻译主张。出版社邀请了毛岸青、韶华为本书作序。每首诗词还配上英文背景注释。

  从译文上看,这个版本与1978版相比,几乎每首诗词的译文都有改动。当时改动想必也是斟酌再三,许渊冲先生至今依然认为,这个译本是可靠的。

  1993年的译本词牌名的翻译表达更简练,措辞更准确,音韵更悦耳。

  1996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毛泽东诗词集》,这一官方权威版本收入67首毛泽东诗词,包括他生前正式发表的39首,以及未正式发表的28首。

  2006年,许渊冲补齐翻译了27首,收入五洲出版社的《精选毛泽东诗词与诗意画》一书中。

  时间来到2014年,许渊冲先生迎来了他翻译生涯中的高光时刻。国际译联将“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颁给了他,这也是国际翻译界文学翻译领域的最高奖项。在外文局大楼举行的颁奖仪式上,主办方现场朗诵了他的经典译文,全场掌声雷动:

  中华儿女多奇志,

  不爱红装爱武装。

  Most Chinese daughters have a desire strong

  To face the powder, not powder the face.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Could I but lean against the sky

  And draw my sword to cut you into three!

  I would give to Europe your crest

  And to America your breast

  And leave in the Orient the rest.

  新版本问世

  2019年7月,毛泽东诗词修订版出版计划提上日程,我们登门拜访许先生,他拿出了1972年的打印稿笔记本,详细介绍了毛泽东诗词的整个出版过程。提到译文版本时,他说1993年版本可以作为底本,但有的译文也有改坏的情况。如果我们觉得有问题,可以参照之间的版本做出选择。取舍不下时可以与他一起商定。

  随后我们开始了编辑工作,逐首诗词小心校对,存疑之处从全诗布局、诗句意义到音节数量,斟酌考量,讨论确定一个较好的版本。

  本次出版,我们在保留原译序等部件基础上,还将许渊冲先生珍藏的打印稿,作为别册随书附赠,热爱诗词翻译的读者,可以像福尔摩斯探案一样,循着许渊冲先生的译文修改轨迹,感受他在翻译过程中的艰辛与快乐。

  2020年5月,新书印出来后,我们去给许渊冲先生送样书。他坐在沙发上,依然穿着他那身经典的黄色西装配格子围巾。

  他看到我们第一句话就是:“我都一百岁喽,是虚岁,老人有这个讲究,提前一年过。”谈到诗词时,他的思维依然敏捷,对得意的句子如数家珍,连珠炮一样讲了半个小时。

  我们看着已然慷慨激昂的许先生,这位名副其实的百岁老人,不禁感慨万千,个人在时代中的浮沉往事,如今对他而言,都已化作了云淡风轻,然而半个世纪的坎坷译途,个中苦乐,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作者简介

姓名:胡晓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