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要闻
殷墟考古与甲骨学 演讲人:刘一曼 演讲地点: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博讲堂 演讲时间:2019年11月
2019年12月07日 07:0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一曼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刘一曼 1940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长期在河南安阳殷墟参加考古工作,曾参加过小屯南地甲骨、郭家庄160号墓、花园庄东地甲骨坑的发掘。发表论文多篇,专著有《殷墟考古与甲骨学研究》等,合著有《中国古代铜镜》等。

 

  今年是殷墟甲骨文发现120周年,殷墟甲骨文的重大发现在中华文明乃至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我在殷墟工作多年,认识到考古与甲骨学的关系特别密切,它们是互相依存、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所以在这方面有些体会。甲骨文是一门专业的学科,它涉及考古学、历史学、文字学、文献学、民俗学、音韵学、金石学很多方面。我今天讲的殷墟考古与甲骨学这个问题,主要是用考古出土的遗物和遗迹去释读甲骨文。

  殷墟甲骨文的三次重要发现

  殷墟甲骨文到今天大概发现了15万片,也有说16万片的,这15万片大多数都是农民私掘出土的,考古发掘出土的甲骨文有35000多片。殷墟科学发掘的九十一年中,甲骨文有三次很重要的发现。

  第一次甲骨文的重要发现在1936年,当时发现了甲骨文17096片。这个发现也非常偶然,1936年是殷墟第13次发掘,原来的计划要在6月12号结束,正好在6月12号那天下午4点多钟,当时主持发掘的王湘先生,在127坑边上用小铲扒拉,发现一些小的有字的卜甲,于是赶忙清理,结果越清越多,清出了3000多片小卜甲。天黑大家就收工了,准备第二天清理完。不料,几个人第二天从早到晚工作,竟然清理出几大箩筐的卜甲,而且还没有做完。怎么办呢?当时天气很热,他们想出一个办法,要把这个甲骨坑运回室内。于是将这个坑周围的土打掉,变成一个土柱,然后把土柱装箱。当时组织了48个人抬,花了两天时间,从小屯一直抬到安阳火车站,7月12号才运到南京史语所,开箱进行整理。从发掘到开箱整理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又花了三个月才把这批甲骨都取出来,编书又花了很长时间。最后统计,127坑发现刻辞甲骨17096片,绝大多数是卜甲,卜骨只有8片。特别重要的是大片的卜甲居多,完整的卜甲有300多版。127坑出土的甲骨文内容特别丰富,涉及商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宗教信仰等。对甲骨学本身的研究和商代史研究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参与整理127坑的胡厚宣先生,撰写了《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二集,在学术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将甲骨学与商史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第二次甲骨文的重要发现,是1973年小屯南地出土的甲骨,我参与了这次发掘。这也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引起的,当时在殷墟工作,主要是配合基建,没有主动对小屯进行发掘。1972年12月下旬的一天早晨,小屯村农民张五元,带着甲骨匆匆忙忙到工作站找我们。原来他那天上午在小屯村村南的一个路沟里挖煤土,当时农民买不起煤球,要用一些煤灰和黄土来做煤球。当他在小屯南路挖了几锨黄土,看见土的颜色慢慢变灰,仔细一看,里面还有一些小的骨头片。他就捡起来,结果发现上面有火号,所谓火号就是有钻凿灼过的痕迹,即烫过的、算过卦的卜骨。他把这些卜骨都捡起来,拿回去洗干净,发现上面有几片有字,于是用纸包好,跑到考古队来。他一进来就喊:“老戴,出甲骨了,快来看!”老戴是我们的戴队长,我们都到了他的房间看张五元带来的卜骨,其中6片有字。虽然字不多,但是文字很清晰。当时戴队长与我一块儿跟着张五元,来到他挖到甲骨的小屯南路路沟,我们用尖头铲一刮,还看见一些小的卜骨,但是没有字,另外还出现一些碎陶片,土色较灰,我们判断,这可能是一个甲骨坑。

  当时是12月下旬,天寒地冻,没法发掘,我们运了几车碎土把它埋起来。到了第二年也就是1973年3月开始发掘。从3月到8月,从10月到12月,我们一共在小屯南地发掘了8个月,出土卜骨5260片、卜甲75片,基本完整的牛肩胛骨有100多版。

  小屯南地甲骨内容也相当丰富,为研究商代的历史和甲骨文增添了一批很宝贵的资料,对卜辞的分期断代也有很重要的意义。这批甲骨都是科学发掘出土,有可靠的地层关系,解决了卜辞分期中过去没有解决的一些问题。

  第三次甲骨文重要发现,则是我亲自参加和主持的。这次发现也是一个偶然,1991年安阳市城建局要在殷墟博物院的门前修一条南北向的公路,修路前要请考古队进行钻探,钻探队在花园庄东地100米的地方打了好些探眼,其中三个探眼,用洛阳铲打到2米9深的地方,带上来的泥土中发现了小片无字的卜甲,都有钻灼的痕迹。初步判断,地下应有一个甲骨坑。

  当时我们的队长是杨锡章,他打电话叫我赶紧过来发掘甲骨。10月18号,我带领一个年轻人在工人探出甲骨的地方进行发掘,经过三天,发现了一个长方形坑,编号为花东H3。

  花东H3坑长两米,宽一米,非常规整。由于修路工期很紧迫,天气也比较冷,我们想赶紧把它清理完毕,但是工作了两天,只取出了50多片。因为甲骨太碎了,看起来一大片,其实裂成几十片甚至一两百片,很不好取出。最后我们决定学习之前127坑的工作方法,用木箱子整体取出。套入木箱之后,我们借了吊车和大平板卡车,先慢慢将箱子吊起来,再安全放到卡车上,然后运到安阳考古站开箱清理。

  花东H3坑出土甲骨1583片,有字甲骨689片。其中卜甲占了684片,有字的卜骨5片,其中完整的有字卜甲300多版,可以与127坑比肩。此坑甲骨内容特别重要,其最大的特点是,这坑卜辞的主人是与王有密切关系的高级贵族。卜辞内容非常新颖,对非王卜辞及商代家族形态的研究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我们出版了一套专著,引起学术界高度的关注。

  殷墟甲骨文这三次考古发掘的成果,体现了科学性、集中性和丰富性。

作者简介

姓名:刘一曼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职称: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