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地方与传统视域中的琦君创作 ——兼谈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方法与路径的拓展
2022年05月30日 15: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洪华 字号
2022年05月30日 15: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洪华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长期以来,世界华文文学的研究大多是沿着故国/异域、东方/西方、离散/皈依的思路和框架展开的,如果不拓展这种前提预设的惯习,华文文学研究难以拓展新的境界。以地方与传统作为一种研究的方法与路径,进入琦君创作,以期对拓展世界华文文学的研究思路有所启示。

  从地方路径来看,散居在世界各地的华文作家大多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地方”,一是故国的,一是他乡的,这两种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程度上都对华文作家的创作产生一定的影响,呈现出不同的特色。对于琦君而言,长于温州瓯海,徙居于台湾、美国,江南形胜、永嘉文脉濡养了她的温婉和坚毅。虽然在她的创作中既有台湾生活,也有异国经验,但写得最好最多的,还是那些具有浓郁地域色彩的怀乡思亲类作品,家乡味、怀乡愁永远是她作品的思想内核和情感基质。

  琦君创作的“地方路径”首先表现在物质空间、生活习俗、故里人事及其附着的思想情感和文化意蕴,譬如《钱塘江畔》《西湖忆旧》《橘子红了》等等,这些怀乡思亲的忆旧作品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然而,游子思乡,借物遣怀,是中国自古以来的诗文传统,如果仅仅从这个层面上去讨论琦君创作,恐怕难脱浅表化的窠臼。因此,讨论琦君创作的“地方路径”,还要更进一步地从审美方式及其生成机制层面展开。

  当我们谈论琦君时,常常会在历时层面上想到冰心,在共时层面上又常常与林海音相提并论。诚然,琦君与冰心都以温婉真挚的笔调书写“爱的哲学”,尤其动人的是表达那份深深眷恋的“母爱”;琦君与林海音既是年龄相仿的好友,又都以怀旧方式叙写故土人事。然而,如果从“地方路径”出发,不难发现她们之间迥然不同的地方特色。这种地方特色当然不仅只是表现在内容层面,琦君笔下的永嘉人事与林海音笔下的北平旧事、冰心笔下的童心自然不尽相同,更重要的是,她们在情感内核、审美风格及其生成机制等方面也有所差别。以《橘子红了》《城南旧事》为例,可以发现琦君和林海音虽都以童年视角写故家旧识,但角色的凄惨境遇有着不同的悲剧蕴含和审美风格,前者书写了日常生活中隐含的人性悲剧,后者有着“命运弄人”的感伤和温暖的底色。这种个人审美风格差异与作家个人的成长环境、教育背景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性格特征有着密切的关联,但这背后实际上还应该有着地域文化因素的影响。永嘉文化或曰温州文化既有水陆之美滋养的温婉,也有人文之胜培育的雅致,还有“农商并举、义利并重”的事功传统。因而,琦君创作风格的形成显然与温州自古以来的山水形胜和人文传统有着直接的关联,再加上琦君古典文学功底深厚,自幼过目能诵,又得名师真传,不自觉中赓续了“哀而不伤,怨而不怒”的古典文学传统,从而形成了细腻、温婉、隐秀的美学风格。而与琦君的“永嘉路径”不同,林海音的“北平路径”在淳朴中有质直、洒脱的一面,一南一北,风格路向自然有异。

  当然,作为研究的路径和方法,地方与传统不只是适用于琦君创作,同样也可以广泛地用来讨论其他华文作家的创作,并因此为建构更广泛意义上的华文文学史一体化创造契机。

  (作者系南昌大学教授)

  (以上发言内容来自第二届琦君研究高峰论坛,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赛/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李洪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