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胡阿祥:我所感悟的“人文”学科
2021年03月29日 14: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航 程喆 字号
2021年03月29日 14: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航 程喆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胡阿祥为陕西师范大学师生作学术报告 陕西师范大学李令福教授主持

  中国社会科学网西安讯 (记者 陆航 实习记者 程喆)中国传统的“人文”学问,讲究天文、地理、人事之间的关联与对应,讲究文化、勾连、情怀,这既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最深刻也最浅显的通理,同时也显示了中西方“人文”的差异。3月28日,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胡阿祥为陕西师范大学师生带来长达三小时的学术报告。陕西师范大学李令福教授主持了讲座。

  人文学科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子丑寅卯,从何说起”,“理解人文地理现象需要具备什么素质”?胡阿祥教授分别对比了西安城墙与南京城墙不同之处,剖析南北城墙的差异现象,仔细地讲述了南京城与刘伯温的故事。由此提出了人文学科的追求:“不在专家而在通家”。

  那么具体到中国本土的传统人文学科,有着怎样的个性、观点与讲究呢?胡阿祥教授分别从人文与天文、人文与地理、中西方“人文”的差异、人文学科之大用这几个方面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胡阿祥教授说,人文与天文有着理解人文,需知天文的关系,正所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都显示了人文与天文的关系。以古代星占术为例,其特别强调天文、地理、人事之间的关联与对应,通过星变现象,可以预言不同地区的吉凶祸福、不同王朝的治乱兴衰。究其本质我们不能简单归之于迷信,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的一方水土是以农耕经济为主体的,就决定了只能靠天吃饭,天象的多变让我们的祖先变得更加敬畏天神,并将人间的福祸、社会的治乱、政治的清浊、国家的兴亡等都与天象相联系。而皇帝自称天子,在皇帝之上就是天,天掌管着皇帝,得民心者得天下的政治理念同样在历代皇帝的思想中扎根,皇帝将天象的变化视作天意——民心的自然表达。

  人文与地理最本质的观点为地理之农耕经济,是经验经济,例如中医学、风水学、名称学,这些是理解体验中国人文学问的最佳途径。又讲到中西方“人文”的差异,最核心的地方在于,中华文化的核心是群体意识,而西方文化的核心是个体意识,群体意识讲究血缘关系,个体意识讲究契约关系。对于今后的世界,有着重要的实用意义,因为相对于人与物的关系,随着物质文明的高度发达,人与人的关系显得更加重要,而这些东西,正是中华文化内核所在,也是文化自信的结果。文化自信就是历史自信。历史的昭示,四大文明古国惟我延续,五千年文化惟我传承,一万里江山仍旧巩固,曾经先进、然后落后再次崛起的中国奇迹,不走也无法走殖民与扩张的西方崛起之路,这一切说明“我”很好、“我”很强、“我”是我。中华文化的天人和谐、安土重迁、家族观念、家长地位,与中国政治的重视经验、尊崇传统、国家统一、领袖权威,是协调一致的;中华文化的将来,中国今后的政治道路,也仍将按照既往的“中国道路”走下去。

  胡阿祥教授认为,人文学科总有一种历史的纵深感,总在确定民族与国家的特性,它仿佛乡音,镌刻着我们与生俱来的身份,仿佛明灯,指示着“人”的生存、价值、观念、思维、理想的方向,仿佛磁铁,吸纳着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服务于“人”的归宿。中国传统人文学科在回答“我是谁”“我该怎么做”的问题上不仅仅是经史子集“学”的问题,更是古往今来“国”的问题,是关系到“天下兴亡”的大道,是我们身在其中的“匹夫有责”。人文学科“无用”之“大用”,在于它是民族之魂、文化之源、学术之根、立国之本。

  胡阿祥教授是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代史学科负责人南京大学六朝研究所所长。六朝博物馆馆长。江苏省六朝史研究会会长。天水师范学院甘肃省“飞天学者”讲座教授。主要学术领域为中国中古文史、中国历史人文地理、地名学与行政区划。出版专著及各类大小册子二十余种,发表论文与长短消闲文字三百余篇,主编丛书与著作多部。

作者简介

姓名:陆航 程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