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一带一路: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新建构
2019年06月06日 14:32 来源:《红旗文稿》2019/11  作者:张丹 顾学明 字号

内容摘要: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时首次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创新实践,开放重生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落后,“一带一路”因开放而生、因开放而兴,秉持着开放发展理念,在践行开放为导向的同时,又在实践上开辟了新方法和新方略,推动中国的开放步入新的境界和高度。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时首次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倡议是丝路精神的当代诠释与延伸,也是民族文化的现实继承和发扬;既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全新战略,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新建构,必将推动世界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不断发展。

  一带一路:创新实践,开放重生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落后,“一带一路”因开放而生、因开放而兴,秉持着开放发展理念,在践行开放为导向的同时,又在实践上开辟了新方法和新方略,推动中国的开放步入新的境界和高度。

  “一带一路”推动开放理念更加主动。“一带一路”下的开放,要求针对发展形势和发展诉求,以目标和问题为导向,有选择性地利用资源和市场,将全球资源为我所用、全球市场为我所享。既要主动地利用两个资源、两个市场,也要主动地利用两种规则;既要主动强化顶层设计,制定“一带一路”的总体规划,又要主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既要主动地推动价值链重构,在全球价值链中提升产业竞争力,又要主动构建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以“一带一路”成就中国和世界。

  “一带一路”推动开放设计更加系统。“一带一路”下的开放,从设计上更具系统性,不仅包括一、二、三产业的分支和领域,还包括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链条式开放;不仅串联贸易、投资的开放,还联动金融的开放;不仅推动贸易畅通,还推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不仅推动产品和市场的互动,还推动沿线各国发展战略的对接与耦合;不仅促进经贸合作,还推动与之相关的产业合作;不仅推动对外开放,还对内串联国内不同区域和市场,促进国内不同区域之间的共同发展,对外串联沿线国家和地区。

  “一带一路”推动开放格局更加整体。“一带一路”下的开放,不仅包括制造业领域的进一步扩大开放,也包括服务业领域和高端制造的服务环节的开放;不仅包括巩固与发达国家的经贸合作,也包括扩大与发展中国家的经贸联系;不仅包括对高端人才、资金和技术等资源引进来的开放,也包括支持国内企业“走出去”,在全球配置资源的输出式开放;不仅包括资金、技术、人才等要素的自由流动,也包括打通政策和制度障碍、打造营商环境的制度开放;不仅包括东部沿海地区的开放,也包括中西部地区的开放;不仅包括贸易投资参与全球经济的开放,也包括从规则和制度层面全面参与全球资源和市场的竞争与合作。

  “一带一路”推动开放谋划更加长远。“一带一路”下的开放,既要解决经贸发展中的结构失衡问题,又要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贡献力量;既要强调与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等国家战略的对接,也强调与创新驱动等战略结合;既要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需要出发,也要联通中华民族复兴梦,致力于满足世界各国人民对和平发展的期待。

  一带一路:解破困境,机遇重塑

  目前,尽管新一轮技术革命、城市化进程以及部分国家的工业化进程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但长期看仍面临诸多挑战,世界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国际经济格局的调整,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的博弈,多边谈判受阻、贸易保护主义势头增强等问题都给全球经济蒙上一层阴影。“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不断扎实推进,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疑问,为世界发展中面临的挑战和困境提供了中国方案。

  “一带一路”为需求不振提供解决之道。当前的全球经济格局正在经历严峻挑战,世界经济总体增长乏力,其中发达经济体消费需求疲弱,新兴经济体增长趋缓。与此同时,国际贸易和投资在逐渐减少,而贸易紧张局势正在不断加剧。对于未来的经济走势,IMF、世界银行、经合组织纷纷下调增速预期,认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预计难以保持高位。中国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通过提高有效供给提供了新的世界需求。2013年至2018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超过6万亿美元。中国不断扩大进口需求,在促进国际贸易发展的同时,直接带动了伙伴国的经济增长。2018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口14.1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2.9%。同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1298.3亿美元,同比增长4.2%,对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占比逐年增长。

   “一带一路”为动能不稳提供解决之道。未来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全球经济将步入动能转换期,随着传统发展动能的逐渐弱化,世界发展新的动能亟待破题,哪些领域、哪些部门将成为新的发展引擎仍未可知。“一带一路”立足“五通”,从产业合作要动力,从基础设施互通要引擎,立足于东道国的资源和要素,推动形成普惠发展、共享发展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为发展中国家提升国际分工地位和产业链优化调整提供了新的机遇,也为发达国家再全球化提供了新的动能。随着产能合作的推进,沿线国家加快发展产生了国际产能合作的巨大市场需求,中国积极响应并与相关国家推进市场化、全方位的产能合作,促进沿线国家实现产业结构升级、产业发展层次提升。

  “一带一路”为信心不足提供解决之道。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随着全球经济进入深度调整,国际信任和合作受到侵蚀。面对合作或对抗、开放或保护的十字路口,一些国家选择了以邻为壑和单边主义,地缘冲突给全球政治经济带来风险,各经济体为了各自的国家利益而展开错综复杂的利益角逐和博弈。“一带一路”为破解全球信心赤字提供了解决方案。“一带一路”积极做行动派,以平等自愿为基础,通过充分对话沟通找到认识的相通点、参与合作的交汇点、共同发展的着力点,打造共商共建共享的国际化平台与载体。5年多来,中国与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充分沟通协调,已经将“一带一路”从中国倡议发展成为全球共识,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及其核心理念已写入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以及其他区域组织等有关文件,签署共建“一带一路”政府间合作文件的国家和国际组织数量逐年增加,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已经成为各参与国家和国际组织深化交往、增进互信、密切往来的重要平台。

  “一带一路”为治理不均提供解决之道。现行全球经济治理格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主导下,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安全治理体系和WTO、IMF和世界银行主导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构成的。随着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和国际力量对比消长变化,全球治理体系的发展已经滞后于国际社会的需求,现存的制度安排难以满足多元多层次参与公共事务管理的内在要求,在一定程度上甚至阻碍国际经济合作。 “一带一路”为全球经济治理的困境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为全球经济治理赋予了新的内涵。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指出,“中国倡导的新机制新倡议,不是为了另起炉灶,更不是为了针对谁,而是对现有国际机制的有益补充和完善,目标是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共建“一带一路”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坚持平等协商、开放包容,促进沿线国家在既有国际机制基础上开展互利合作。“一带一路”是开放的,所有感兴趣的国家都可以添加进入朋友圈。

   一带一路:通达世界,关系重构

  “一带一路”倡议顺应历史潮流与时代需要,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不仅是资本、技术、利益的交流,也是人文、思想、情感的交流,还是规则、话语权、全球治理的形成,要建设政策接、设施联、贸易畅、资金融、民心通的世界,推动全球融合发展直至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建构了新的世界经济关系。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甚至出现逆全球化现象。“一带一路”倡议赞同树立正确的义利观,构建新型世界经济关系,反对以牺牲别国利益来追求本国利益最大化,是世界上各个国家共同合作的开放性平台,不仅着眼于中国自身发展,而且以中国发展为契机,让更多国家搭上中国发展快车。强调发展成果由不同国家、不同阶层、不同人群共享,达到共建共享的目标。

  “一带一路”建构了新的世界政治关系。“一带一路”主张相互尊重,反对搞地缘政治或军事联盟,反对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或者建设“民主和平”等为名,强迫其他国家做不情愿的事情,回到强权政治的老路。从政治上,赞同各国家的政治考虑让位于基于全人类和世界整体的政治考虑。“一带一路”既不是以保护为名干涉别国内政,也不是从国家视野角度出发行使霸权,既要维护好自己的利益,也要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在提供全球公共产品中贡献力量。这既是对过去以资本主义强权政治为核心内容的国际关系的超越,也是对以意识形态和冷战思维为主要特征的国际关系的超越。

  “一带一路”建构了新的世界文化关系。随着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世界期望一个更加和谐的文化。“一带一路”以“和而不同”、“兼容共存”为其准则,在民族文化与世界文化之间寻求共融点,赞同民族个体文化与世界整体文化之间互补互融,既不是追求文化趋同的文化同质论,更不是追求消融民族文化的文化殖民主义。既反对全盘接受,也反对全盘否定,既要形成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同时也要推动文化走出去,既要在东方文明中引入西方精华,更要在西方文化中注入东方智慧,以文化的互学互鉴推动新一轮的文化全球化。

  “一带一路”建构了新的世界安全关系。“一带一路”倡议从经济全球化发展的现实情况出发,以“和为贵”的原则处理与关联国家的关系,立足全球视野,坚持构建“互利、互信、平等、协作”为核心内容的“新安全观”,倡导国家安全建立在区域安全和全球安全的基础上的安全观。一方面,要在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基础上,妥善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维护好和平稳定的大局;另一方面,要主动参与区域和次区域安全合作,要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制定共同应对风险机制,与世界共同建设“万邦协和”的命运共同体,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共同面对安全问题。“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新的世界安全关系,是以维护国家自身安全为核心,以人类整体安全为边界的大安全观,不仅超越了传统的国家安全视角,也超越了权力政治与国家对抗的传统思维,构建了世界安全关系的新思路。

  “一带一路”倡议既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面向未来,“一带一路”将联结历史与当下,开创现在与未来,以今天的理念熔铸古老的积淀,以今天的旋律奏响悠久的琴弦,与世界人民一起共同打造世界同心同圆,重新建构中国与世界的大同。

 

  (作者: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产业国际化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

 

作者简介

姓名:张丹 顾学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