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STEM:高大上理念缘何滋生大杂烩培训
2019年05月10日 14:16 来源:文汇报 作者:金婉霞 字号

内容摘要:大学、科协等科研院所和单位开设的STEM类公益讲座、公益课程往往一座难求,时常靠“秒杀”;而在一些社会培训机构,STEM类课程只要冠上某海外名校的名字,竟也能吸引家长排长队给孩子报名。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对于STEM教育的理念,坊间有一则说法:让孩子像科学家一样思考问题,像工程师一样解决问题

  STEM教育理念看上去挺美,但由于目前缺标准规范、缺成熟课程、更缺成熟师资——已经给培训机构带来真金白银的STEM课程,其实离真正的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STEM课程已经不能用“火”来形容了!大学、科协等科研院所和单位开设的STEM类公益讲座、公益课程往往一座难求,时常靠“秒杀”;而在一些社会培训机构,STEM类课程只要冠上某海外名校的名字,竟也能吸引家长排长队给孩子报名。

  所谓STEM,是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英文首字母的缩略语,旨在培养并鼓励学生获取各种学科知识和技能,通过融合运用,解决具体的工程问题。

  对于STEM教育的理念,坊间有一则说法:让孩子像科学家一样思考问题,像工程师一样解决问题。

  若果真如此,STEM受到追捧就有了让人信服的理由。但现实,要比如此高上大的理念复杂得多、也骨感得多。

  最近,李女士打算给即将升入小学的孩子报STEM课。连续上了几次体验课,机构老师带着孩子完成了 “风力发电”模型,但是期间,既没有对相关知识背景的讲解、启发,也没有激发孩子去思考问题。区区几堂手工课,每课时价格却近300元。李女士忍不住吐槽,STEM课程难道就是做手工?

  近年来,学校和家长都越来越关注学生的综合素质和创新能力的培养。但这些需求催生下,却使一批机构把STEM教育做成了生意。

  大多数课程是打着STEM旗号的大杂烩

  培养创新思维,激发孩子的兴趣和好奇心,鼓励探索和动手能力……这些都是STEM课程的卖点,也是最让家长心动的课程特点。

  2016年,随着STEM和创客教育被写入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文件,形形色色的STEM课程开始向学生和家长扑来。

  记者调查发现,不仅目前学校开设有相关课程,培训市场上也推出了品类繁多的STEM课程。有的培训机构推出机器人编程,有的主打乐高积木,还有的机构打出 “双语太空STEM课程”名号,短短八天收费8800元,号称让孩子学编剧、写作、科幻绘画、编程、英语演讲等。不少家长越研究这些课程越困惑:备受推崇的STEM课程,难道就是一个大杂烩吗?

  虽然目前开设STEM课程的培训机构为数不少,号称适用于3岁至18岁等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但“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比比皆是。最常见的是外语等常规培训开始打起STEM课程的擦边球,其次就是主打人工智能、机器人教育。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仅主打机器人教育的机构就有7000多家、400多个品牌。不少家长一度曾误认为,STEM教育就是编程。

  “只要有潜在的需求,就会催生出供给。”上海国际STEM创新科学教育博览会组委会常务副秘书长佟执中坦言,现在不少培训机构的STEM课程缺少规范、授课内容更谈不上优质和深度。

  据介绍,在STEM教育中,目前市场上较流行的、被认为适合初级学者的Scratch图形化编程工具,其实是由麻省理工学院开发并免费开放的。但有不少培训机构却偷偷打着“麻省理工学院授权”的牌子来收费授课。

  佟执中强调,STEM教育是一套科学探究的体系和方法,其中包括了工程学、自然科学、海洋科学、地质学等等科学科目,并不只有编程。就算是选择编程类课程,目前教育学界普遍认为,低幼儿童并不适合学习复杂编程工具,如果真有学习需求,家长可以先选择免费的编程工具做尝试,再根据孩子的情况决定下一步的学习方向。

  老师决定了课程的“基因”,但好老师究竟在哪里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博士曹培杰曾深入课堂听课并感叹情况不容乐观。“在一节无人机课上,教师只是在导入环节粗略介绍了无人机的背景知识,剩下的课堂时间都是操控无人机,老师带着学生反复试验如何才能把无人机飞得更高,如何才能拍摄出更具视觉冲击力的航拍视频。学生们的兴趣看似高涨,个个忙得不亦乐乎,但在热闹的课堂背后,却是极为肤浅的学习。”曹培杰说。

  有业内专家直言:“好老师是决定课程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哪怕在正规学校,优秀的STEM老师也屈指可数,更不用说遍地开花的机构了。”加之目前还没有关于STEM课程的统一评价规范和标准,这也是培训市场上各种STEM课程良莠不齐的原因。

  一位长期从事STEM课程研究的学者告诉记者,即便在STEM教育的起源地美国,大家对于STEM的定义和具体评价标准都没有定论,可以说,“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种STEM”。因此,老师以及课程制定者对STEM的理解往往决定了STEM课程的“长相”。

  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5年,美国中学作为核心课程的数学和科学的教师缺口累计达30万名,而技术和工程老师更是紧缺。中国的STEM教师的需求和供给之间的落差,比美国有过之而无不及。记者调查发现,多数培训机构对STEM任课老师的基本要求是理工科本科及以上学历,并有相关教学经验。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具备了科学教育的能力。

  事实上,一名优秀的科学老师不仅需要科学素养,还必须具备创新教育意识。培养过程不仅需要物质支撑,更需要时间。每位新入职的教师至少要接受三个月的带教。

  之所以教师的培训时间如此之长,有学者称,这是因为培养老师的意识和思维需要时间。比如,一位小学生在课堂上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用吸管吸了一口汽水以后,哪怕不再吸了,汽水还会沿着吸管滴水呢?这个问题看似与课堂教学内容无关,却留给老师极大的发挥空间。为什么会滴水呢?它和哪些因素有关?如果换成盐水还会滴水吗?如果换一根更粗的吸管呢?这需要老师专业而又恰如其分的引导。

  带着功利心的家长总“拜托”老师帮忙,这真的有用吗

  随着STEM的火热,另一个让人忧心的情况也发生了——很多家长和学校,对STEM课程的重视,是希望以此帮学生在科创比赛中“搏”奖,好握上一块自主招生的“敲门砖”。邹丽萍是一家教育机构创新教育的负责人。她透露,在她的执教生涯中就遇到过一些急功近利的家长,拜托她“帮忙”,希望让孩子通过培训,快速拿奖。

  “科学探究的过程,对孩子而言,可能是第一次需要独自面对复杂、待解的问题,而老师的过度帮助是越俎代庖。”邹丽萍说,科学研究必须经过一次次实验,这是不断探索的过程,有时会耗费学生们大量时间,特别是做了一个又一个实验但还没有结果的时候。但这些真实的研究过程必须归还给学生自己。“科学探究必须是亲力亲为,就像人生,很多事总得自己经历和承担。”

  也有一些业内人士感慨,STEM课程的“虚火”中,看似夹杂着家长的急功近利,其实也是升学压力下众多考生和家长的迷茫、无可奈何。

  “在升学导向的时代,学生学习过程中付出的每一项时间和经济成本,都会最终和考试勾连在一起、加以衡量。”曾担任上海科学教育中心主任助理的董蓝蔓表示,这也是STEM教育在推进过程中必须要直面的难题:它的初衷是为了激发学生原初的探索、质疑、科学、创新能力,但这些能力的培养远非朝夕就能养成。

  或许可以这样说,STEM教育理念看上去挺美,但由于目前缺标准规范、缺成熟课程、更缺成熟师资——已经给培训机构带来真金白银的STEM课程,其实离真正的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见习记者 金婉霞

作者简介

姓名:金婉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