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报刊投稿 微博平台

 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书院文献的整理尚有很大空间
2022年11月24日 12: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明海英 字号
2022年11月24日 12: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明海英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明海英)近日,由武汉大学文学院、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办的“书院与文学”学术研讨会线上举行。与会学者围绕“书院与文学”“书院与教育”“书院与文化传承”“书院与学术”等话题展开深入研讨。 

  新学科向书院学渗透

  武汉大学文学院副院长程芸介绍了学院的发展和研究现状。他表示,当下国学热正在不断升温。而国学热的主要表现之一,就是书院热。书院热的兴起,不仅具有文化复兴的意义,也有助于弥补现代教育的不足。在这一背景下,书院学研究的兴旺是时代的大势所趋。

  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余来明表示,书院与文学的研究十分重要。从书院的角度来说,关注、探讨中国士人尤其是宋代以后的思想、创作,是文学史、思想史、社会史研究亟待深入的领域。书院作为士人接受教育的重要场所,不仅在知识、思想的传承方面有重要作用,在文学创作、学术风尚方面也有重要影响。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委员会主席陈文新表示,书院与文学关系密切。作为教育机构,书院的重心之一是文学。书院教学的一个重头戏是教学生写好诗文。书院的文学活动丰富多彩。在书院中的文学活动有人物、有情节、有场景,它是一个鲜活的文学生态的呈现。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邓洪波表示,多学科的交叉必将是书院学发展的重要方向。任何一门学科要发展壮大,都离不开多学科交叉研究。新的思维、新的方法便是新鲜的血液。随着国内学术的繁荣发展以及与国外交往的不断深入,新学科向书院学的渗透是必然之事。关于书院文献的整理,虽已有不少成果整理出版,但尚未发掘的书院文献尚多,书院文献的整理尚有很大空间。 

  对文化传统的坚守与调适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徐勇认为,传统书院可从“个性鲜明的办学风格、和谐融洽的师生关系、人文经典的教学内容、自主研习的教学方法”四个方面,为现代教育贡献精神资源。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鲁小俊表示,“书院与文学”正是在书院研究和文学研究的交叉地带寻求新的学术突破。具体而言,书院研究界关注较多的是书院的制度、教育、藏书、祭祀、理学、汉学、科举等话题;而文学研究界对于文学与“场域”关系的研究,涉及乡村、城市、山水、园林、社团、幕府、试院、寺院、道观等项,书院自然也是其中之一,目前还有很多值得充分挖掘的宝藏。可以预见,“书院与文学”研究融合教育史与文学史,将是未来有较大生长空间的学术领域。

  信阳学院教授赵国权表示,书院自成为一种重要的教育机构,开启官学化的发展历程。尤其在崇儒的视域下,为维护政统、彰显道统和赓续学统,书院又行走在“庙学化”的道路上,通过对官学中庙学制度的因袭与创新,将祭祀空间与教学空间予以合理建构,呈现出“完全庙学化”和“不完全庙学化”两种相关联的教育形态。

  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熊海英表示,宋元之际闽北地区书院,“随着朝代和社会变革,活动的重点也有所轻重转移”,包括科举停废后,遗民儒士依托书院交流情感,著述、复兴书院、担任山长学官等行动。而“书院和书坊密切合作的编书刻书,促进了道学、诗学思想文化普及和下移”。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申万里以李穑诗为考察中心,论证了其“在元末大都政治、文化舞台上的活跃,得益于中国儒学的影响和大都上流社会崇尚诗文交游的风气”,指出李穑写的有关中国的诗成为元末中国与高丽政治与文化交流的见证。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吴光正表示,“从仕宦体认和体道思维的角度分析吴澄的诗歌”,发现“其诗歌中的出处情结呈现为出处有道、出处有时、出处有命三重意蕴,这表明南方士人对现实的体认、对自身命运的思考、对文化传统的坚守始终处于变化和调适之中”,指出“其诗歌中的出处情结还体现为忠宋与忠元、仕宦与隐逸、宦情与亲情的双重变奏。”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陈曙雯表示,清代学术复古思潮中的“古学”或“经古学”并非只有经史,还有以“诗古文辞”为代表的词章,包括诗赋及骈散各体文章。当清末书院转化为学堂时,作为经古书院中独立的一科,词章也转化为现代学科体系中的一门。 

  深刻影响了文学风气的形成

  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宋巧燕表示,清初黄宗羲主讲浙江各大书院,其中尤以甬上证人书院讲学规模最大。黄宗羲本人对科举持猛烈的批判态度、拒不仕清,但他并不反对子弟和亲友科举仕清,这样开明的科举观,是对清初险恶复杂的政治和生存环境的主动调适,是现实而明智的。

  浙江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与教育学院教授曾礼军表示,甬上证人书院的学术导向主要是经史之学,这既是黄宗羲修正心学空疏的学术追求,也是书院弟子学习的主要内容。证人书院的学术导向对浙东文派重构文学与经学的关系起到了重要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时龙表示,十七、十八世纪,中国书院走过了从明末遭受非议的境地向全新的学术教育中心发展的历程。在这一历程中,最高统治者的支持及因此而带来的书院的官学化是根本性的动力。

  《天下书院总志》为清乾隆时期著名学者王昶编纂的书院专志,由于未刻印,世所罕见,仅有钞本存世。南昌师范学院教育学院院长张劲松表示,《天下书院总志》编制体例以直省、府、州县(厅)为单位,将书院归置于州县(厅)之下。每一书院则有书院简介,多则数百字,少则寥寥数字。部分书院除简介外,更附有记、序等诗文。这一体例疏朗简洁,既便于按地查阅,更有助于阅者了解书院的概况与影响等。

  黄冈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曾军表示,嘉庆年间汉学风气下,时文书院也逐渐重视经史之学。云间书院掌院吴锡麒为浙江杭州人,为清代骈文八大家之一。返乡受邀主讲扬州安定书院、松江云间书院等,与时任浙江巡抚的阮元过从甚密,其间往来于杭州、扬州、松江之间,兼具江、浙两地域经史考据之风。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李晓宇表示,清末张之洞和王闿运先后掌教尊经书院。张之洞所代表的河北诗派和王闿运所代表的湖湘诗派是两种截然相反的诗学倾向。二者互为表里,是清末社会政治变革在学术上的体现。两派诗风互相激荡启迪,深刻影响了近代四川文学风气的形成。

  课艺是书院教育文化传播的主要形式,它深刻反映了士人精英心目中由道统、元典、疆域、政体、伦理等种种认知构成的“中国”观念。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教授王胜军表示,晚清以降,尤其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面对王朝衰微、外强侵凌的内忧外患之局,书院课艺中的“中国”认知以溯本探源和华洋之别的方式激烈表达出来,它既是中华民族形成过程在教育文化领域中的一种特殊展现,又是传播和缔造晚近“中国”认同不可忽视的力量。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