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张翼:促进中国农民共同富裕的推进路径
2022年08月05日 18: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翼 字号
2022年08月05日 18: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翼
关键词:农民;农村;共同富裕;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2

内容摘要:7月2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发布了《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2》,报告包括1个主报告和4大类18个分报告。主报告发布了对2035年和2050年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的情况预测,提出了衡量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的3大方面8个类别的12个相关指标,对促进中国农民共同富裕的关键举措和推进路径进行分析和探讨。

关键词:农民;农村;共同富裕;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2

作者简介:

  编者按:7月2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发布了《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2》,报告包括1个主报告和4大类18个分报告。主报告发布了对2035年和2050年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的情况预测,提出了衡量农民农村共同富裕的3大方面8个类别的12个相关指标,对促进中国农民共同富裕的关键举措和推进路径进行分析和探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研究员张翼现场发言,以下是发言全文,授权中国社会科学网发布。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研究员张翼

   

  2022年《中国农村发展报告》展现了新信息、新形势、新变化。我认为这样几点极其重要:

 

 

  第一,《中国农村发展报告》抓住了“共同富裕”的时代主题。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共同富裕,是中国式现代化发展的必由之路。从去年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浙江省就共同富裕问题展开合作,以期在理论上推进先行示范区建设。应该说,浙江省比全国绝大多数省份的基础要好一些。其地区发展差距、城乡发展差距、个人收入差距等相对较小,市场成熟、县域块状经济与民营企业发达,加之民间深厚的那种浙江人敢为天下先的首创精神,使之易于推进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未来浙江所示范的模式,或者叫做新浙江模式,就是“共同富裕社会”的模式。我之所以将其称为“共同富裕社会”,是希望我们当前推进的工作,有如小康社会建设那样持之以恒、久久为功,逐渐实现人民生活的现代化转型。浙江省共同富裕建设的时间表,快于全国的时间表。浙江省将基本实现共同富裕的时间节点确定在2035年,全国将基本实现共同富裕的时间节点确定在2050年。所以,浙江省对全国具有先行示范意义。浙江省的农村,主要是以非农化为主而发展的农村,是人多地少倒逼进行制度创新、产业不断升级、科技不断进步的农村,是民营企业遍地开花的农村。《中国农村发展报告》对中国农村的现状、未来发展趋势以及实现共同富裕路径的分析,既有利于全国的农村现代化建设,也对浙江省的农村现代化具有极其重要的启示意义。所以,该报告抓住了时代主题,回答了时代之问。浙江省在高质量发展中推动了收入增长,同时也缩小了收入差距。在城乡收入差距缩小的同时,也应该注意到,不管是在城市内部,还是在农村内部,都存在收入差距拉大的可能。这一点,在《中国农村发展报告》中有详实的数据分析。我们需要深刻分析农村内部收入差距拉大的原因,才能在共同富裕社会的建设中,找到合理的缩小收入差距的办法。

 

 

  第二,《中国农村发展报告》指出共同富裕的最大难点和最大短板在农村,这从学理上进一步支持了政界与学术界的判断。正像《报告》所论证的那样,在过去的一段时间,虽然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快于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但由于很多历史因素的影响,也由于原有基数构成的影响,在收入的绝对值上,城镇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绝对值之差有拉大态势。所以,在“共同富裕社会”的建设中,如果不缩小这种差距,就会长期存在城镇与农村之间的那种由收入鸿沟所决定的消费鸿沟,就会长期存在刚才刘尚希书记(编者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所说的“村落社会”与“城镇社会”之间的发展差距。需要看到,经过长期艰苦卓绝的努力,我国消除了现行贫困线之下的绝对贫困,极大程度地改善了贫困地区的基本面貌,带动贫困人口一个也不能少地进入了小康社会。但如果从发展视角将农村地区的绝对贫困线再提升一点,就像《报告》所说的提升到每天3.4美元左右,则按当前6.7元人民币换1美元的汇率计算,就需将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提升到每年8300元人民币才能脱贫。最近几年,我国的人均GDP已经连续多年超过1万美元,已经接近高收入国家的1.27万美元。这时我国会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届时,如果以高收入国家的低线确定贫困线,就还需要继续加大对农村的扶持力度。从理论上来说,贫困线本身也应该在经济社会发展中不断调整。在发达国家中,比如在欧洲的很多国家,就是以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60%来确定相对贫困线的。注意,这是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而不是平均数。如果未来我们以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40%确定贫困线,或者以30%确定贫困线,那仍然会有很多农村人口属于贫困人口。所以,在共同富裕社会的建设上,农村的确是短板。需要认识到,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仍然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还需要下大力气补足农村的现代化短板,系统提升农民的收入水平,在发展中解决贫困问题,力争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

 

 

  第三,我们现在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即在现有土地制度与农业发展格局下,在农民人均承包土地面积较小而农业机械化程度不断提升的矛盾格局下,农民能不能通过种粮或养殖而不断增收?如果人均承包地有限,农民就缺少对土地和农机的投入积极性。正如《报告》指出的那样,很长一个时期以来,农民收入的主要构成已经是工资性收入而非土地经营性收入,因此,在现有一家一户承包几亩或十几亩地的生产格局下,仅靠农产品的生产,或者仅靠农产品的商品化生产,农民很难在增收中达到共同富裕。现在粮价已达到或高于国际粮价。果农、瓜农或多种养殖业经常会遇到市场周期性波动的影响,这使散户很难稳定赚钱。有时候还会亏损。我在与江西贫困户访谈时,他们说最好的扶贫,就是将他们生产的农产品通过议定的价格收购。再说养殖业,现在的养猪大户,主要是企业化垄断经营,散户根本就没有竞争力,也难以防疫治病,保证生猪存活率。当然,最近牧民的情况稍微好一点,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的确增加了牧民的收入,也保护了草场。牛羊肉价格的上升,改善了牧民的收入。但对绝大多数种植农户和家庭养殖户来说,其收入很难稳定增长,充其量能够达到自给自足。这就是说,以家户为单位的种粮和养殖,要是不能规模化,就很难保持收入增长。只要收入增速慢于城市的增速,就不能通过种粮与养殖而达到共同富裕。对于农民来说,其工资性收入的主要来源,属于务工经商收入。如果农民工收入的增速跑不赢通胀,或者赶不上货币贬值的速度,则其工资性收入也难以保障其进入共同富裕的通道。所以,在工资性收入成为农民收入的主要构成部分之后,就一定要解决好就业这个民生之本的问题。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很多城市,仍然将农民工视为就业人口,而没有将其市民化为城市人口。比如说,很多农民工只是拿到了工资性收入,但却没有参与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这既是全国的问题,也是每一个省的问题。所以,很多人口流入大省,以户籍人口计算的人均GDP比较高,但在加入流动人口——尤其是以第七次人口普查后得到的常住人口计算的人均GDP就会降低很多。如果农民工就业的时候没有参加养老保险,那退休之后就很难达到共同富裕的目标。现在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每月才170到180元钱。像浙江省比较高,能够达到350元,但与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平均3300多元比,还是差了很多。所以,农村的工资性收入,如果只是打工收入的话,那就既要保障其在城市的稳定就业,也要保障其在城市的参保率。这样才能形成全生命周期的共同富裕社会建设。城市不能只享受人口红利,但却不承担养老保险。为此,我们要呼吁尽快在全国建立一盘棋的制度体系,使劳动力在那里就业,就在那里参加社会保险,并依法依规保障其全生命周期的各项权益,而不能以户籍确定市民权、确定其基本公共服务享受权,确定其社会保障参与权。在这个意义上,农民工能不能进入中等收入群体,是共同富裕社会建设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关键。

 

 

  第四,现在我们讲农业农村的现代化,但没有讲农民的现代化。所谓农民的现代化,就应该是现代职业农民对传统农民的替代,就应该是在传统农民与传统村落的终结中生长出现代职业农民与现代村庄。当前,在城镇化大背景下,农村面临非常严重的空壳化问题。农民自己在农村的投入很大,建了很多房,从砖石房到多层钢筋混凝土结构楼房,外观高大敞亮洋气,但却常年没有人住,处于空置状态,这是很大的浪费。这个现象,不仅在浙江、江苏、福建等东南沿海地区存在,就是在东北、在中西部地区也广泛存在。有些长期闲置的宅基地,因为没有完全产权,很难出租货币化。我在东北某地调研时,看见很多空置的院落仅仅以5000元的价格挂牌出售——实际买卖的是居住权,但很少有人要。土地制度限制了市场交易。在这种情况下,乡村振兴,就应该在继续解放思想和继续改革开放中思考农民的现代化问题。只有解决了农民的现代化问题,才能解决好农业和农村的现代化问题。而当前的重中之重,就是在城乡融合发展中,在城镇化过程中解决农民的共同富裕问题。从发达国家来看,在进入高收入国家之列后,伴随农业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农业机械化的广泛使用,在所有劳动力人口中,只用差不多2%-5%左右的现代职业农民就能够养活整个国家,保障粮食安全,形成健康安全农业。现在来看,家户种粮的单产产值远远低于大户种粮的单产产量,散户的人均农业产值也低于大户的农业产值,散户抵抗市场波动风险的能力也低于大户。我在调研中发现,老年农民一亩玉米的产量,基本在800-1000多斤左右,但大户玉米种植的产量基本高于1500斤。我在酒泉挂职的时候发现,大户种植的玉米经常每亩能够接近或达到2000斤。家户农业很难推广机械化,土地分散,道路不通,水利设施稀缺,效率低下。所以,当前的主要问题,就是农民工的市民化加农民的现代化问题,唯有稳定的城镇化,将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吸纳进城市,使其转化为产业工人,才能在农民中形成集约经营格局,也才能在提升农民收入水平的过程中促进职业农民的现代化。农民的现代化最终决定着农业和农村的现代化。我们现在将农村剩余劳动力仍然叫做农民工。但我要说的是,这个称呼已经不合时宜。198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的张雨林教师使用这个名词的时候,那时的农村转移人口属于农忙种地农闲进城的劳动力,或者先种地后进城的劳动力,那时是农民工。现在的农村转移进城人口,是出生在农村、被给了个农业户口的劳动力人口,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种地养殖经历,他们是出校门就进城,或者压根就是在城市接受教育而直接进入劳动力市场。他们根本就不是农民工,而是产业工人或服务业工人。

 

 

  第五,第七次人口普查发现,农村常住人口的老龄化高于城市常住人口的老龄化。现在65岁以上的老年农民,到2035年就基本不可能再种地了。在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是,要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就需要率先回答谁去振兴乡村,乡村振兴的好处由谁来分享的问题。我们还要回答谁会在2035年仍然生活在农村或者到2035年还会剩余多少个村庄这个问题。第四次农业普查告诉我们,现在只剩下59.65万个村庄了。这就需要我们反思,乡村振兴是需要给每一个村庄都砸钱吗?或者振兴项目要均等化地分布在每一个村庄吗?我个人认为,我们还需要继续发挥农村包围城市的作用,不过现在是农村人口包围城市。改革开放以来的四十多年,主要是劳动力人口进入城市,是农民工进入城市形成了“中国制造”的世界影响。现在的农村包围城市,则是农村人口进城意义的包围城市。按我的理解,以县域为中心的发展思路,就是不要让农民再花钱在偏远的农村建房,现在的住房,农民已经建设了好几代了,从茅草房到土坯房到砖石房再到多层楼房,花了很多钱,但都不能实现财富的增值。而且村落分散、基础设施维护成本很高,水电路网管道等维护成本很高。当前,学校的城镇化高于人口的城镇化,劳动力人口的城镇化高于总人口的城镇化。农村的大部分消费品,包括蔬菜和食品等,很多是在县城集约经营后又输回村落。大家可以调研一下,在交通改善过程中,连乡镇卫生院的病人都减少了。这是一个基本趋势。先是教育城镇化、然后是服务设施的城镇化,然后就应该是全部人口的城镇化。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通过土地流转,达到土地相对集中、减少农民的数量、扩大种植农户的播种面积,提升农业科技含量、提升农业的集约化程度,才能保障农民的增收格局。只有土地集中,种地农民减少,其他农村劳动力才能在非农化经营中提高收入。

 

 

  第六,现在的生育率很低,老龄化呈加速度递进。这就要求我们提升城乡居民的养老保险水平。现在,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非常稳定,因此,在疫情影响中,大多数大学生争抢上岸,希望拿到铁饭碗。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在18连增之后,现有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已经达到3300多元,而农民工的平均工资也才4400多元,在东北或中西部的县城,农民工的平均收入还达不到4000元。要实现共同富裕,就必须了解养老保险的参保结构并有针对性地保障财政补贴的对象。2021年末,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为4.8亿人,全国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人数为5.47亿人——这中间可能90%以上的是农村居民。这就是说,按照现在的结构,未来最大的问题,即在老龄化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农村居民老年之后的养老问题。为形成共同富裕的大格局,就应该在量力而行原则下,逐步提升老年农民的养老金,使农村养老保险能够达到保“基本”的目的。

作者简介

姓名:张翼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