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中国政法大学教师发展中心举办“学科素养论坛”
2022年08月04日 16: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想 字号
2022年08月04日 16: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想
关键词:学科文化;分科

内容摘要:7月17日,中国政法大学教师发展中心主办第五期“学科素养论坛”。论坛的宗旨是希望学科素养可以为科际整合、学科对话提供基础性视角,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提供根本的保障。此次活动的主题是“学科文化的前世今生:分科与科学”。

关键词:学科文化;分科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李想 通讯员 王晓璇 吴雨辰)7月17日,中国政法大学教师发展中心主办第五期“学科素养论坛”。论坛的宗旨是希望学科素养可以为科际整合、学科对话提供基础性视角,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提供根本的保障。此次活动的主题是“学科文化的前世今生:分科与科学”。

  本期活动主讲人为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桑兵,主持人为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孙国柱,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於梅舫、扬州大学哲学系讲师樊沁永、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郑云艳参与了此次活动的会谈。

  关于近代中国的知识与制度转型问题是桑兵20年来研究的重点工作之一。他认为,人们对于现行的“知识”概念经常存在三大误解。第一个误解是以为中外不同语言系统可以完全对应,比如,“科学”概念不是中国固有的,而是从明治时期的日本传入的。第二个误解是以为古今语言系统一律一致。比如,古代有占星术,但是不能说古代有天文学,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古代有炼丹术,但不能说古代有化学,这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古今不同的问题,不能轻易对应。这样的情形不仅在中国应加以注意,在外国也应该如此。第三个误解是以为“知识即公理”,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其实知识都是有限的。很多知识因为它的有限性,所以它只能适用于某些具体的时空条件。

  随后,桑兵从三个方面展开讲解,一是分科与科学的关系问题,二是人文与科学的关系问题,三是人们未来对于知识或学科的价值取向问题。

  首先,“科学”概念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意涵就是“分科之学”,分科之学在中国出现也是一个相当晚的事情。中国的思想、学术本来是不强调分科的,“分科”是晚清以来西学输入,以及西学为体的新式教育普遍化的结果。通常而言,过去的中国基本上是主张通人之学的,书有分类,学无分科,所谓书中有学,但书不是学,不能用后来的分科观念看待中国过去的学问。中国强调分科的观点来自于国外,首先是来自晚清时的日本,而日本当时主要受德国、法国和英国的影响。1922年,中华民国政府颁布壬戌学制,又受美国的影响。而美国、日本相对于欧洲也是后来发展起来的国家,欧洲那一套非常复杂的分科之学,美、日学者不能完全明白,于是就用了简化的办法把学科变得非常清晰,但是这样一来,分科之学同时又陷入了另外一个机械的问题:它已经失去了分科秩序,学科本身的渊源与流变所提示的许多重要信息被抹杀了。傅斯年留学欧洲后认为,“一种科学的名称,只是一些多多少少相关联的,或当说多多少少不相关联的问题,暂时合起来之方便名词;一种科学的名称,多不是一个逻辑的名词。”所以桑兵主张,不要用一种逻辑的观念去套所谓的科学,科学背后的那套知识系统是后来发生出来的,而人们面对的问题,早在知识系统出来之前就有了。所以,真正在学习时不能牺牲真实问题而迁就知识系统。很少有大学者是受学科限制的,而是在若干学科里做互相的沟通和深入的发明,进而超越前人的认识乃至学科的局限。

  第二个方面是人文与科学的问题。科学本来就是指分科之学,所以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都是科学——它们本身就是科学,所以可以说学科就是科学。从这一视角看人文,人文就应该包含在科学之内,人文也是科学的一个部分。那么,人文与科学两者的关系如何?一方面可以说用科学的态度研究人文,但也有限度,像历史学,恐怕只能接近地质学、生物学的精细程度;另一方面,就是要用人文的精神看待科学。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科学万能的信仰几乎破产,东方主义一度流行,这与中国当时思想的趋势潮流刚好相反。没有人文精神,不能用人文精神看待科学,科学可能就会出大问题。这是科学与人文之间的大概关系。随后,桑兵梳理了“科学”的产生过程,还讨论了“李约瑟难题”,“李约瑟之问”的背后其实是欧洲中心主义作用的结果,随着殖民扩张和欧洲笼罩世界,各种“世界”“国际”的观念旨在证明欧洲文化的优越性。桑兵提出,科学之所以产生的原因,有一种说法认为这是与中世纪宗教进行斗争的结果,而实际上,那个时候之所以出现大量的实证需求主要是由于殖民扩张和战争需要。而希腊几何学的形式逻辑,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才被接续,欧洲思想与古代希腊的连接,更是此后重构的结果。科学或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于近代欧洲,不能用一个所谓的“必然联系”说明科学只能产生于欧洲而不能产生于其他地方。科学或工业革命产生于欧洲,当然有一定的必然性因素,但是很大程度上也是偶然的。桑兵特别提醒道,人们现在对科学的认识只能说还是阶段性的,不要把它作为终极性的判断。

  最后,桑兵对人们未来应该如何对待科学或学科观念做了一些建议。对于个人来讲,第一,不要用现在所谓的分科观念看待和探究没有分科之学时期的中外历史。第二,自然,社会和人都是一个整体。认识自然、社会和人,及其相互关系,不能只用分科的眼光。分科的知识学习,只是认识的入口,而不是目的。无论学习还是研究都要关注问题而不是拘泥于认识问题的知识系统(学科体系)本身。第三,当前阶段不应奢谈跨学科,但可以说科际整合。科际整合就是不同学科的人有共同研究和解决特定问题的兴趣,各自运用相关学科的长项,合作攻关解决问题。第四,不要盲目信仰科学,不要把科学当成一个信仰,尤其不要把科学与人文对立,因为人文也是科学,其中可能还对新的科学发展有重要推动作用。不要用学科的对立观念,如文理优劣的评价,来进行判断。对于国家民族来讲,桑兵提出三点建议:第一,不受现在分科之学以及科学的局限,以为科学就是真理,重新探讨人类社会不同文化系统的发展进程非常重要。第二个方面就是破除欧洲中心主义,推进以复古为创新的新文艺复兴,把近代以来输入新知产生的习以为常却未必恰当的种种观念予以梳理澄清。第三个方面是最重要的,要构建中国的新文化。那怎么构建呢?尽量吸收外来文化与不忘本来民族地位相辅相成,要继续近代新学探索的道路。经过长时期的努力,有望建立吸收人类一切先进文化、站至世界巅峰的中国新文化。

  在与谈环节,於梅舫、樊沁永和郑云艳分别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於梅舫以“目录学”与武侠中的“无招胜有招”作喻,阐释听讲座的体会。其一,桑兵以考镜源流、辨章学术的方式,梳理了近代分科及分科理念形成的历史。揭示分科形成的来龙去脉,才有可能不受分科的限制,而有足够的自觉从无到有认识问题的发生演变。其二,桑兵以傅斯年回到问题发生演变的事实,避免分科的局限,交代了在意识到分科都是后来形成的基础上,如何回到历史的自身脉络与系统中的办法。其三,桑兵基本上以傅斯年、陈寅恪治学中的比较语言学的内在法则,以解释一词即作一部文化史的方式,展现历史研究中沟通人文与科学、述证与辨证的境界。此与目录学“类例既分,学术自明”,“辨章学术,考镜源流” ,最终达到无招胜有招的境界相通。而“类例既分,学术自明”,乃是根据中国学术自身的类例演进把握学术的自身流变与脉络。因此这次讲座并非仅揭示了一层事实,更显示如何揭示事实的一套办法,以及揭示事实之后可以进一步认识中国过去与指示未来可以依循的法门。

  樊沁永从目前高考生填报志愿开始说起,填报志愿时不能仅考虑就业维度,还要考虑自己的兴趣。但是兴趣怎么引导?兴趣爱好都是由人生前期的经验累积来的,我们不能被自己前面十几年的经验决定了后面几十年的生活,要学会打开生命。而“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意思就是真正跳脱出自己生活的经验,要回到图书馆、回到文献目录学,才能更好地知道人类文化、人类文明的格局。从人文角度来说,不同学科应该都能够在博雅教育的意义上被介入进来。这其中,历史的梳理能力,是至关重要的,并不是说做农科或者做数学、物理学的研究就不需要历史,真正想成为一个大家,仍然要在自己的知识背景以及对学科架构的把握上有历史的训练。

  郑云艳提到文化的对接问题。她举出“philology”一词为例,认为该词在翻译和对应时存在很大的争议。研究古代中国的英文作品需要把很多的中国古代的术语翻译成现代西方的术语,这是做学术研究时不能避免的现实问题,所以就会出现用现代化的术语来解释古代、用西方的术语来解释中国的情况。桑兵回应道,关注中国的问题应该用中国当时的说法。当前的中国学研究,主要是外国学者怎么理解中国的问题,而不是中国的学者怎么去回应的问题。

  学科素养论坛活动结合教育部产学合作协同项目“新文科背景下教师学科素养研究”进行,由北京世纪超星信息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提供支持。

作者简介

姓名:李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晏清)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