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家园、游园同构:乡村旅游建设的内核
2022年08月04日 07: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梁涛 字号
2022年08月04日 07: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梁涛
关键词:乡村旅游;家园;游园;村民;文化;文明

内容摘要:

关键词:乡村旅游;家园;游园;村民;文化;文明

作者简介:

  乡村是中国传统社会重要的时空坐标。当社会历史发展到现代文明的今天,乡村的社会结构、生活方式、价值理念等都发生了明显变化。旅游,作为一种社会文化活动,因其所蕴含的经济元素成为影响现代生活的服务产业。中国传统的二元社会结构,使乡村呈现出不同的风韵风貌,演变为一种特殊的旅游目的地。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推进,发展乡村旅游已成为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强大精神动力和农民致富的重要手段。

  家园、游园同构的指向意义

  乡村原本只是一个地理区域的概念,但对于不同主体而言,其意义指向是不一样的。基于村民的视角,乡村就是其生活、归宿的家园;对于市民而言,乡村就是一个精神追求和体验的地方,是重新寻找自我的第二个家园。由于市民旅游的介入,使村民的家园成为市民的游园。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叠加、相互依托的协调发展就是家园和游园的同构。由此可见,家园和游园不是矛盾的对立面,而是具有同一的意义指向,即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家园的主体是村民、居民,游园的主体是市民、旅游者。家园、游园赋予乡村两个不同的身份,成了乡村旅游两个不可或缺的元素,是乡村旅游建设的内核。它们的同构促进乡村旅游的发展。

  思变、思新、思奇、思美是人的理想追求。家园作为村民重要的惯常环境,通过长年的沉淀形成了相对稳定、相对封闭的空间及特有的文化习俗,当地人享受并习惯于家园中宁静的生活,体现的是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依为命、怡情悠然的生活状况。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村民受到外面多彩世界的影响,萌动了改变现状的思想,憧憬美好的未来,希望把家乡建设成环境优美、生活幸福的美丽家园。在城市化加快发展的今天,环境污染、交通拥挤、工作压力大、心理紧张等问题成为城市生活的日常困扰,怀旧的情绪不断增加,回归自然变成生活的主旨。于是,在现代文明的驱使下,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乡村生活成为人们重新“凝视”的对象,乡村被赋予旅游资源的意义,成为现代城市人的游园之地。旅游者眼中的游园,实际是城市人重新寻找自我的第二家园,是现代生态文明重新思考的归宿地。到乡村旅游,成为现代人的一种时尚和休闲方式。

  当家园、游园同构的观念深入人心,并得到成功的实践,就能促进乡村旅游健康持续发展。总之,如何认识家园、游园两个不同感知对象的同构问题,对反省人类的生存意识理念和生活样态,构建新时代的生态家园和发展乡村旅游都具有深刻意义。

  家园、游园同构的主要障碍

  现代旅游以工业化、商业化的文明特征,通过资本投资与运作,正逐渐改变传统乡村的经济、文化、生态环境。“去家园化”正逐渐成为乡村旅游持续发展的主要障碍。

  乡村旅游是农民突破土地藩篱的一种理想工具,它使农民的经济来源渠道多样化,彻底改变传统依赖土地的生产生活方式。农耕不再是村民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但也无须远走他乡去寻找未来的自己,而是可以离土不离乡地在家园实现人生的意义,家园成为农民生存乐业之地。但在资本巨大的经济作用影响下,乡村的发展正在逐渐重新选择方向。

  随着旅游业的深入发展,乡村传统功能发生了异化。当旅游业的现代元素与传统乡村的资源要素结合,在旅游商业视野下,乡村文化的认同感和精神世界逐渐弱化,并且开始在家园盛行,进而对家园文化价值、内在秩序进行调整和影响。旅游业已经与农村的千家万户产生了不可隔断的联系,其可能导致乡村家园经济结构、文化壁垒的重建。“去家园化”成为乡村旅游建设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传统的乡村主义发生了深刻变化。

  人际关系疏离化。旅游的渗入使乡村空间存在分裂的可能,以家庭(个体)为单位的经济单元日渐显现。过去那种走家串户、吃百家饭的习惯习俗正在淡去,家园的熟人社会与游园的陌生人世界交织在一起。在乡村资源占有和支配日益家庭化的情况下,个体经济加剧了家庭走向封闭化,导致乡土社会“公共世界”的萎缩,村民的“小我世界”得到膨胀,以乡情维系起来的道德操守逐渐动摇,乡村旅游中的许多游客投诉,其根源可以在此找到解释。

  生态意识淡漠。旅游业是一项资源产业,依靠自然禀赋和社会馈赠。乡村大多地处偏远,基础设施简陋,建设资金匮乏等问题广泛存在。旅游消费极容易促使乡村旅游急功近利、盲目开发。漠视乡村生态环境,从深层次看,将使乡村文化的生存背景遭到毁灭性的破坏;从外在层次看,不论是视觉美感,还是体验效果,都不会获得游客的认同。如何既保持乡村的自然景观、村舍房屋的原始风貌,又能给游客明亮、整洁之感,是乡村旅游建设的基本要求。

  经济诉求常态化。旅游活动的实现,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伴随着经济收入的增加,经济原则似乎成为乡村一切关系的基础。以交易为主导的市场关系在乡村的伦理体系中的地位越发突出,清新的乡土气息中弥漫着浓厚的商业味道,经济利益成为日常生活的一种常态诉求。尤其是乡村保存下来的一些特殊技艺和文化传统,在经济利益的主导下,乡村知识的拥有者不愿意无条件地选择学习和传承,乡村文化记忆的继承者难以为继,终将失去传承的主体。文化是旅游发展的灵魂,保护文化遗产是乡村旅游建设的重要任务。

  家园、游园同构的建设逻辑

  乡村是社会发展的基础。无论是以家园或是以游园为乡村旅游建设的图本,都是一种不完善的选择。从现代化的角度看,由于城乡生活水平的差异,完全回归家园生活失去了现实意义的可能,而远离家园,也意味着主体必将为此付出身份与记忆分裂的代价。

  乡村旅游建设的步伐取决于村民家园生活和游客游园体验的逻辑。只要回到人的真实本性来思考乡村旅游的发展,就会发现无论是属于村民的家园,还是游客寻找的游园,两者在空间地域上是同一的,内涵上是同构的,是主客之间在此发生的各种关系和现象的总和。这种同构体现在同理的价值诉求,都是在积极主动建设一种全新的生活情景,是社会生活秩序与人生理想、信仰的基础,也是乡村对现代文明的吸收和自身的重塑。乡村旅游建设不仅仅是对乡村物质形态的改造,更是对一种生活方式的重新选择。通过乡村旅游,以一种身心上的体验作为挽回失落感的代偿物,成为乡村旅游者精神价值追求的向度之一。

  在乡村旅游具体建设进程中,尤其不可忽略的是:一要关注乡村本真性的氛围构建,即要保存乡村资源中的“古、始、真、土、情”特色,呈现出“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乡村意象。这种梦境家园的真实体验是旅游者梦寐以求的,也是实现心灵归宿的依托。二要把握乡村旅游建设的节奏,坚持持续发展的理念。如果把新农村建设仅仅看成是一次简单的乡村改造,必然以失去乡村的灵魂为代价。当传统意义上的家园走向解体之时,人们虽然可以通过市场获得有形的物质资源,但在乡村社会结构、经济结构没有完全重新建设起来的背景下,盲目快进,不切实际,破坏生态、破坏文化,将无法获得新的精神生活资源和发展动力。三要塑造新型的村民形象。村民是乡村旅游建设的主体,应加强村民的精神文明建设,培养村民的主人翁意识,鼓励村民积极参与乡村旅游建设。同时,乡村旅游的发展需要村民从思想意识、行业素养等方面重新培训,使传统村民向新兴产业建设者转型,实现乡村产业转型的自我造血功能。可以预见,积极上进、淳朴善良、热情好客的新型村民形象将会是乡村旅游一道亮丽的风景。

  乡村旅游实质是村民与游客之间对未来取向上的一次对话。在具体的发展中,很难说谁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在家园、旅游化的预警下,必须重新审视各自的生存状态和发展诉求,建设美丽乡村应成为一种文化自觉和实践行动。当家园游园同构的观念深入人心,乡村旅游的建设者和相关主体就会实现从容不迫的共同成长。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西南少数民族传统村落旅游文化空间生产与社会治理创新研究”(20BJY21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广西民族大学管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梁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星)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