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合作共赢 守望相助:进一步提升东亚古典研究的交流互鉴
2022年06月02日 09: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网编辑部 字号
2022年06月02日 09: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网编辑部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关锐)5月28日,湖南师范大学韩国学研究所与湖南师范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主办的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成功举行。来自厦门大学、延边大学、南京大学及韩国成均馆大学等国内外高等院校学者及各高校学员百余人参加了本次会议。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曾艳钰教授出席开班仪式并致辞。

 

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开班仪式  主办方供图

  曾艳钰在致辞中表示,疫情时代的中韩两国守望相助,团结抗疫,两国民众友好感情进一步加深,这也为后疫情时代两国交流的深入与升华提供良好基础。

  成均馆大学教授陈在教发表了题为“古典学研究与东亚”的主旨演讲。明确了东亚古典学的概念,以及在韩国东亚古典学就是以东亚视角来研究韩国汉文古典的研究方法。他认为,此种研究方法有利于探索东亚各国汉文古典在相互交流和交通中显示出的历史轨迹,不仅如此,通过对东亚各国相互关联并产生影响的具体实例研究,也能更好地了解东亚古典学的真相和意义。

  厦门大学教授李无未对东亚汉文古典文献进行了梳理,通过具体的文献实例进行分析,将东亚古典文献分为了“辐射、兼容、新畴、演化”等四个呈现模式,打破了东亚各国古典文献研究一直以来的孤立性。

  参会的学者专家针对东亚古典文化及周边课题展开演讲与讨论,对东亚各国相互关联并产生影响的具体实例研究,探讨了东亚古典学的意义。

 

 

  

  古典学研究与东亚

 

  东亚古典学中的汉字发展

  近代以前东亚各国长期以汉字为标记形成了文明单位。所谓“书同文,车同轨”就是其表现。这意味着汉字文化圈中统一使用这种“共用”的标记手段和制度。汉字文化圈的“书同文”提及了汉文学生成和发展的背景。东亚在这样的汉字文化圈中通过汉字进行沟通,并确立和发展了政治和文化。

  东亚各国接受了汉字,并发展成本国的文学和学术。近代以前东亚地区多数的汉文学就是这样成立的,韩国、日本、越南的汉文学就是其示例。在东亚各国汉文学普遍共享着汉文学的文学样式,但是从内容来看,体现的是东亚各国的特性和固有性。因此,虽然汉文学的样式是共性,但从内容上来看,东亚各国的汉文学都体现了各自的特性。

  文字是标记手段,因此可以根据需要借用。在东亚借用汉字作为标记手段也是出于需要。在这里,东亚各国长期使用汉字标记,开创了其文化。

  因此,汉字在东亚时间空间中作为“巨大的他者”运作,甚至经常制定出使用汉字的主体思维。汉字和汉文样式作为东亚各国创作主体的规范运作,或作为文化框架发挥作用。从这一点看,近代以前东亚地区汉字的使用和汉文学的享有,是提出东亚古典学的重要因素和背景。

  近代以前东亚的古典学

  东亚各国虽然各自拥有固有的文化,但在以汉字为基础的同文世界中,本国文化的特殊性和汉字文化要进行相互沟通和交涉。东亚古典学是在汉字文化圈中以中国、韩国、日本的汉文古典作品为对象进行的研究,也是以东亚视角研究包括韩国在内的日本和越南的汉文古典的方法之一。

  东亚论和东亚古典学

  在提出东亚古典学时,东亚各国是否同意还存在疑问。就拿中国学界来说,对同文世界生成的汉文古典的理解方式也截然不同。强调以本国为中心,或是将其认识为“域外汉文学”,从而以“中心、周边” 的框架来看汉文古典的情况较多。但在东亚,中国的汉文古典和中国文化的影响绝对是众所周知的。东亚各国在近代以前的学术、文学、艺术等多方面都受到了中国的影响是不争的事实。但是顾虑到汉字和同文世界的历史性和其特殊性,充分可以提出“东亚”的观点和“东亚古典学”的可能性。

  在近代各大陆互相取得沟通之前,世界在该地区形成了独特的文明单位并不断地发展。中国长久以来以汉字为语言符号和标记手段,并依此为基础形成政治制度和文化。与中国相邻的亚洲国家因长期借用汉字和汉字文化而受到了中国的深远影响。从结果来看,历史上包括中国在内,与中国相邻的亚洲各国以汉字和汉字文化为媒介形成了各自的文明,这是以汉字和汉字文化为基础的同一个世界,也被称为汉字文化圈。在大航海之前,汉字文化对中国周边一些国家的政治、制度、文化等具有决定性意义。

  (作者单位:韩国成均馆大学)

  (本文根据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学者会议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整理)

 

  

  克莱门特的《金瓶梅》翻译

  

  《金瓶梅》是中国小说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它在题材选择、情节设计、人物刻画方面,都实现了巨大突破,开启了中国古代长篇小说的写实之风。

  此书影响巨大,已经被翻译成了多国文字。其中英语世界从1939年开始,已陆续出版了三个译本,克莱门特·埃杰顿(Clement Egerton)以崇祯本为底本翻译的全译本名《金莲》(The Golden Lotus),初版于1939年,是目前为止版次最多、发行量最大的译本。

  该书译文流畅,较好地保存了原作中充斥的市井烟火气,可读性很强。但是,对校原文,也会发现译文在细节上存在许多瑕疵。考察这些翻译中出现的问题,并探究译者致误的原因,对于研究《金瓶梅》的翻译传播史有重要意义,也对于跨文化研究有参考价值。本次讲座从“《金瓶梅》在英语世界的翻译”、“《金莲》的翻译、出版与传播”、“克莱门特的翻译问题”三个方面,介绍了《金瓶梅》在英语世界的翻译情况,还原了克莱门特翻译的《金莲》一书的出版、修订、传播史,分析了克莱门特翻译中存在的问题并对他的贡献做了评价。

  (作者单位:中华书局)

  (本文根据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学者会议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整理)

 

 

  异质与互渗:艺术视野下的文字与图像关系研究

 

  文字与图像是人类认识与表达世界的两种主要手段。文字与图像既有异质的一面,也有互渗的一面。文字与图像的异质性表现在二者反映世界的方式是直接、直观的还是间接、抽象的,人们用感官把握到的二者的形式与其最终在脑海中形成的形式是否一致,二者与思想的关系是间接、分离的还是直接、同一的等三个方面。文字与图像的互渗性表现二者的相互支撑性、相互渗透性和相互转化性三个方面。从艺术史的角度看,文字与图像的地位是此消彼长的。这种此消彼长的内因是文字与图像各自的长处与不足,外因则是人类的艺术生产与消费方式,以及与这种方式相联系的科技的发展水平。

  (作者单位:湖南师范大学)

  (本文根据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学者会议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整理)

 

 

  东亚的“文人共和国”:中国古典文学与域外汉文学的视域融合

 

  相比于有固定国界的实体共和国,世界上还存着以语言文字构建的“文学共和国”(Respublica litteraria)。这个词出现于15世纪,最早指的是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期间,当时欧洲知识分子构成的共同体。因为使用拉丁文,欧洲早期存在着一个阅读、写作拉丁文的“文人共和国”;而在古代东亚,中国、日本、朝鲜半岛、越南、琉球等国的文人都用汉字创作文学,都信仰儒学、佛教,因而构成了一个“东亚文人共和国”或东亚汉文化圈。

  千余年来,东亚“文人共和国”生产了大量的汉诗、汉文、汉文小说、词、辞赋,成为东亚一笔无比丰厚的文化遗产,东亚也产生了很多超越国界而在国际上发生影响的文学作品,可以称之为“东亚的世界文学”。

  中国古典文学与域外汉文学之间的交流是近年来东亚古典学研究的重点与难点,除了影响研究、传播研究或变异研究之外,也可以导入一种“过程研究”,即通过书籍文化史研究中国古典文学通过何种渠道传播到东亚汉文化圈,或东亚文人是如何学习中国文学并反馈到自身的创作之中的。研究域外汉文学,不宜从国别文学的单一视角切入,应该将同一个作家、同一篇作品、同一个主题、同一个意象放到“东亚文学共和国”的总体视角中加以观照和比较,这样才能焕发新的意义,也才可以从“世界文学”走向“文学世界”。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文学院)

  (本文根据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学者会议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整理)

 

   

  东亚古典文献呈现模式:辐射、兼容、新畴、演化

  

  东亚古典文献呈现辐射、兼容、新畴、演化四种模式。比如辐射,以《西游记》 为例,如果我们仅仅从中国一个国家视野文献入手,你所能见到,不过是一个线性的《西游记》文献系列流动脉络,而以日本、韩国、越南视野解读则可以看到学术血脉的连续性、完整性、系统性、变异性特征。兼容,不同意“以周边看中国”思考方式,而从东亚看各国,则可以客观呈现历史的自然状态。比如申叔舟、新井白石,跨越东亚各国界限而以“跨文化”视野审视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新畴,指的是另辟新路,具有创新性,以近年来中国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立项中与东亚古典文献研究相关项目选题的部分情况分析,还有许多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课题所涉领域范畴还处于严重的“缺位”状态。

  东亚古典文献演化研究三个尺度:宏观史、中观史、微观史。安南汉文学呈现“续断”与“兴替”模式。研究东亚古典文献,以具体学科为导向,比如文学、历史学、语言学等;以文献学研究方法为正宗,比如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辑佚学、考据学等,这就需要打下坚实的东亚特有的古典文献学基础。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

  (本文根据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学者会议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整理)

 

 

  国内古代韩国学研究状况与趋势

  

  首先,从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重点项目及重要项目分析该课题未来的研究方向与研究路径走向,可以看出,未来韩国古典学的研究课题关注点应注重资料的整理与挖掘,并关注东亚汉文化圈的学术动向,以此更精准分析古代韩国学的发展状况并掌握学科发展的命脉。

  学术创新是学术期刊的第一要义

  创新的方式有三种:一是史料创新。即考古的新发现,在已有的文献中找到新的证据,以此来更新现有的学术体系与学术知识范畴。二是理论创新。即提出新观点,补充新知识,修订改正错误的、过时的知识。三是方法创新。即使用新的方法论,来发现并查找新的学术观点。这是研究古典的基本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考察阅读者和研究者对文本知识的理解能力和表达阐述,其中研究者对文字的研究与考证也变得愈发重要和关键,随后进行对现有资料与新挖掘的资料进行整理和研究,利用创新的研究理论与方法对文献进行更新后的汇编。研究方法的创新推动学术的创新。

  国内研究新突破与局限

  古典学研究属于小众范畴的学术研究,但也在学者的努力下突破了学界边界,取得了新成果。新突破在于一是东亚文学的研究视野在逐步拓宽。近年来有了《燕行录》(《朝天录》《燕行录》)、诗话、汉籍等领域的研究。二是研究领域逐渐拓展。近现代对于古典学的研究不单单只关注单一学科的研究,也对音韵学、语言学、文字学等领域有更深层次的研究。局限性主要是方法陈旧,未来国内对于学术方法的理论创新与方法论突破任重道远。

  朝鲜/韩国学论文发表困境

  外在条件方面。受意识形态领域的影响,国际政治与国家关系的话题较为敏感,社会舆论过度关注学科领域的限制。另外,朝鲜/韩国学领域研究人员稀缺,专业的机构领域少,大多数学校或研究机构学科专业不全,以及学术成果的发表平台少。

  内在条件方面。国内对于韩国古典学研究的认知存在误区,认为将朝鲜语划归为小语种,汉语研究成果的发表并不涉及朝鲜语学界。韩国古典学研究的动态描述或创新描述还未能自成体系。另外,研究方法并未得以及时更新,对期刊风格和定位仍不清晰。

  (作者单位:延边大学)

  (本文根据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学者会议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整理)

 

 

  首届韩国学青年学者研修班总结发言

  蔡美花

  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到此就圆满结束。在此,我代表湖南师范大学韩国学研究所、东北亚研究中心,衷心祝贺今天顺利结业的72名学员;衷心感谢为本次研修班进行高水平讲座的6位专家;同时,也向主持专家讲座并为研修班的成功举办不辞辛苦的四位专家、会务工作师生们致以真心感谢。

 

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结业仪式  主办方供图

  本次研修班有如下收获:

  可以把握了东亚古典学及韩国古典学研究性质、内容、范畴及方法论。以卞东波教授与陈在教教授为代表的中韩两国学者,围绕韩国古典学的内容、范畴,展开了精彩纷呈的学术讲演。赵炎秋教授聚焦“文图关系“为东亚古典学及韩国古典学提供了方法论的视角与研究方向。可以了解到当前东亚古典学及韩国古典学研究的最新动态和研究成果。周绚隆、李无未、马金科三位专家分别从翻译传播、文献呈现及社科动态多维度、多角度为我们指明了学术研究的发展方向、并告知大家怎样在学术实践中进行创新、发出自己的话语。

  初步形成了国内高校东亚古典学研究的青年学者学术网络。本次研修班是“韩国古典学研究青年研修班“的首届研修班,也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以青年学者为主体,以资深专家为引导,以韩国古典学为对象的专业化、规模化、年轻化、国际化的学术研修班。这将为国内从事东亚古典学领域研究的青年学者搭建学习、交流、提升的良好平台,今后我们将每年定期举办“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继续致力于中国的韩国古典学新生学术力量的培养,努力为创建中国学派、中国风格的东亚古典学学术话语权作出贡献。

  (作者单位:湖南师范大学)

  (本文根据第一届韩国古典学青年学者研修班学者会议发言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中国社会科学网编辑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关锐)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