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社科圆桌】筚路蓝缕铸就重大考古新发现 博大精深展现中华文明新亮点
2022年03月27日 07: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齐泽垚 字号
2022年03月27日 07:2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齐泽垚
关键词:考古新发现;中华文明;考古学

内容摘要:中国社会科学院每年发布的中国考古新发现,聚焦上年度重大考古发现,集中梳理、阐释每一项重要考古发现的发掘过程、研究成果、主要价值,藉此展示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展示中华文明的灿烂成就、展示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

关键词:考古新发现;中华文明;考古学

作者简介:

 

  编者按: 

  我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考古工作是展示和构建中华民族历史、中华文明瑰宝的重要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中国社会科学院每年发布的中国考古新发现,聚焦上年度重大考古发现,集中梳理、阐释每一项重要考古发现的发掘过程、研究成果、主要价值,藉此展示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展示中华文明的灿烂成就、展示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中国社会科学网特别邀请专家学者聚焦中国考古新发现,畅谈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光明前景。

 

 

  嘉 宾:

  高大伦,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原院长、研究员

  董新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郭 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边疆民族与宗教考古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

  徐昭峰,辽宁师范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

  主持人:

  中国社会科学网 齐泽垚

 

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位置示意图 考古杂志社供图

 

 

延伸历史轴线 增强历史信度 丰富历史内涵 活化历史场景

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亮点纷呈

 

  中国社会科学网:首先请您为我们简要分析一下今年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的项目有哪些特点?或者说有哪些值得特别关注的看点?

  高大伦:中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近几十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迅速,基础建设高潮迭起,这为我国考古事业的大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丰富的地下文化遗存不断出土充实着考古大国的学术根基,每年的中国考古新发现是这种学术态势的集中呈现。近些年来,中国重大考古新发现特别多,有些堪称世界级的重大考古发现。比如,土司遗址、良渚古城遗址、彭山江口沉银遗址、石峁遗址、海昏侯墓、大云山汉墓等。

 

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 探方发掘情况 考古杂志社供图

 

  看到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入围和获评的名单,我认为好几个类321似项目学术成果在伯仲之间,难以取舍。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尤其特别,我若说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陕西西安市江村大墓是世界级的考古大发现,赞同我的看法的诸君想来不在少数。但是,江村大墓没选进入选项目,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唯一的原因那就是其他入围的项目都太强了。

  202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还有个特点就是老遗址里的新发现。三星堆商代遗址、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都是著名的遗址,分别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耀眼全球,当年若有这样的评选,我认为它们会毫无悬念地获评。这启示我们要更多坚持老遗址的考古工作,放眼世界,国外很多著名的遗址一二百来年都坚持做考古发掘的也不在少数。实际上我国许多国保、省保遗址面积大而文化堆积复杂,我国考古起步晚,即使第一个设立考古工作站的安阳殷墟遗址,到今天也不足百年。三星堆遗址有考古工作站的时间也不到40年历史。三星堆和殷墟这两个遗址的面积之大,到今天为止所做的发掘面积不过冰山一角。相信还有大量未知历史文化信息等着我们去发掘。随着田野考古发掘工作的开展,我们有理由期待很多早先发现的遗址,今后传来更多令人惊喜的新发现、大发现。

 

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 地层及出土文物 考古杂志社供图 

 

  董新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项目至今已经是第21个年头。从入选项目看,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考古新发现”选出的考古发掘项目,在考虑考古发现精美度的同时,更偏重考古工作的学术性。2021年入选的“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6项大体都是有重大学术意义的考古发掘项目。

  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位于四川省甘孜州稻城县,海拔高达约3750米,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舍利技术遗存。皮洛遗址填补了阿舍利技术体系的一个关键缺环,终结了国际学术界关于中国、东亚有没有真正阿舍利技术体系的争议。这对于认识东西方远古人群迁徙和文化传播交流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意义,是国际旧石器时代考古的重大发现。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河南省南阳市东北部,是一处仰韶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玉石器制作特征鲜明的中心性聚落遗址,反映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南北文化交流融合发展的情况,是研究豫西南地区社会复杂化和文明化进程的重要资料。考古新发现展示出仰韶文化晚期“居家式”作坊群到屈家岭文化时期“团体式”生产模式转变的情况。石家河文化时期规模化生产的玉石器,填补了中原地区和长江中游地区新石器时代玉石器手工业体系的空白,是研究当时手工业生产专门化和社会分工的重要资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西北的鸭子河南岸,是迄今西南地区范围最大、文化内涵最丰富、延续时间最长的古蜀文化遗址。2021年新发现的属于商代晚期的6个“祭祀坑”与1986年发掘的一号坑、二号坑布局关系进一步明确,丰富了三星堆遗址的文化内涵,推进了对古蜀文化祭祀礼仪的研究。同时,“祭祀坑”内出土文物,兼有古蜀文明、中原文明和其他地区文化因素,反映了多元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反映了古蜀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字山战国墓葬位于江西省樟树市大桥街道彭泽村西南,是东周时期中心性城市——筑卫城的相关遗存。筑卫城西侧有4座大型墓葬,其中战国中期的国字山墓的主人可能为越王勾践的后裔不寿。国字山墓兼有越文化、楚文化、群舒文化和自身文化的不同文化因素,是探讨东周时期吴、越、楚国关系、政治格局演变等的重要新资料。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位于湖北省云梦县城关镇楚王城址的东南郊。这批中小型墓的主人应为秦兵及其后裔。墓中出土遣策、铜鼎铭文、木觚等珍贵的文字材料,丰富了战国晚期政治史、思想史等资料;葬具木版画填补了战国秦汉绘画材质等空白;精美的秦文化漆器是研究漆器生产工艺等重要新资料。这处秦人墓地在楚国域内发现,对于探讨南北人群的交融互动,秦文化和楚文化的融合,以及秦王朝统一国家的进程等提供了典型案例。唐代吐谷浑王族墓群位于甘肃省武威市西南的祁连山北麓。根据慕容智墓和2021年发掘长岭-马场滩区的3座墓资料可知,这些吐谷浑墓基本是以唐代葬制为主,兼有吐谷浑文化、吐蕃文化和北方草原文化因素等,生动揭示了唐代早中期吐谷浑族逐渐融入中华文明体系的历史实况。

  这6项考古发掘工作都特别重视多学科合作的考古发掘和研究。通过现代高科技手段和多学科合作,不仅提升了考古发掘和资料获取的精度和广度,而且也为综合研究提高了学术视野和科学可信度。另外一个鲜明的共性特点,就是这6个考古发掘项目从1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到唐朝早中期的吐谷浑墓葬,尽管时代各不相同,但考古工作的成果都展现了不同文化的碰撞、交流、融合和发展的特色。无论是皮洛遗址突破阿舍利技术系统的权威旧说,还是秦文化南侵与楚文化的碰撞,或是西迁的吐谷浑人在甘青地区文化的融合,特别是对唐文化吸收融入,都体现了人类文明和中华历史文化发展过程中不断交流、融合和发展的主线。

 

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 T5052第3层“石圈” 考古杂志社供图

 

  郭物:术业有专攻,每个专家都有自己关心和擅长的领域,今年评出的6项都是佼佼者,入围的其他6项也非常有意义,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这些考古新发现的价值和意义都在伯仲之间。我认为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是可遇不可求,旧石器时代的遗址是非常不容易发现的,皮洛遗址不但是在今天相对偏僻荒凉的高原,而且还是连续的地层,发现了阿舍利的手斧,这三个特点都是意外之喜,极大地改变了我们原来的认识。正如新疆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的考古发现,都是具有突破性进展的重要发现。

  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我几年前还去现场参观学习过,当时就已经觉得意义非凡了,他们又努力工作了几年,有了更多的发现。黄山遗址的独特性让我们能看到这个时期,人们如何组织起来,采集和加工玉器。我觉得新探出来的人工河值得注意,因为规模不小,可以和良渚的水利工程媲美。要挖掘这样的人工河,是需要大量的人口,也需要非常高水平的组织能力,因此,也是社会复杂化的一种表现,需要进一步开展工作,探讨社会复杂化的问题。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广受社会关注,是去年考古的亮点,我觉得点评专家施劲松研究员的建议很好,这些坑可以称为“祭祀器物坑”。我非常关心考古队探出的第五层土,估计祭祀活动是在这层土构成的台子上,也许就在这些坑的附近举行,仪式活动结束后,这些器物被埋入坑中。所以,坑是最后的处理结果,隆重的祭祀活动可能在附近的某个台子或者建筑中。根据考古学家对年代的分析,这些活动也许和三星堆城址的人群向金沙遗址转移有关。和海昏侯墓的发掘相似,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工作得到了国家文物局的特别重视,亲自组织领导,国内几大团队参与,统一领导、统一协调、分工合作,充分发挥了科技考古的作用,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掘代表了中国考古的最高水平,公众考古也成绩斐然,估计从世界的范围看,也是超一流的。不过这样的发掘也不可能成为考古界常态,今后如何总结他们可以借鉴的经验,在经费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也能出相近的发掘和研究,是值得考古界注意的方面。正如点评专家白云翔研究员指出的,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虽然是配合基建工程的考古发掘,但由于负责人具有优秀的学术素养和领导组织能力,因而能超额地完成发掘工作,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从我个人的专业角度,我最关心的是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的考古发现,这个发现也属于既有文物之美,也有学术突破的发现,其重要性已经得到各方专家的阐述,特别是点评专家齐东方教授,已经把这个重要发现的特别之处给大家作了强调。吐谷浑是来自东北过渡地带的鲜卑人,这支鲜卑人的传奇经历正好是阐明中华民族共同体在历史中自在形成的鲜活材料,吐谷浑最终迁徙至青海,建立王国,后来又融入吐蕃,最后归入大唐,整个历程跌宕起伏,过去的考古发现主要是反映前面两个阶段,武威市的新发现正好把后面这个阶段补齐,从墓葬文化看,也的确反映了文化融合认同的过程。因此,从边疆考古的角度看,这个发现对于研究古代人群迁徙发展、丝绸之路、唐代物质文化等问题具有突破性的价值,同时也是研究中华民族共同体形成发展的核心问题,即文化认同的关键实物证据。从实证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和中华民族共同体形成历史进程的角度看,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的发现同样也是有力的实物证据。国字山墓葬有着突出的越文化因素,还有相当数量的楚文化因素和群舒文化因素,以及独具特色的本土文化因素,体现出多种文化因素交融共存的特征。正是有这些边缘局部地区历史上长期充分的融合和认同,中华文明才会最终走向多元一体,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才有可能渐渐铸牢。

 

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 剖面采集薄刃斧 考古杂志社供图

 

  徐昭峰:今年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的项目,充分展示了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旧石器时代的四川稻城县皮洛遗址,彻底解决了中国、东亚有没有真正阿舍利技术体系的争议,纠正了“东方早期人类文化落后于西方”的学术论调。新石器时代的河南南阳市黄山遗址,是独山玉玉石器制作特征鲜明的中心性聚落遗址,揭示独山玉器“黄山造”。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多元文化因素进一步表明古蜀文明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填补江西东周时期考古空白,更是为本区域“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进程的探索提供了直接证据。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生动展示了秦文化与楚文化逐渐融合、统一于汉文化并汇入中华文明的历史过程,为研究战国晚期至西汉初中华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中华文明大一统的进程及其背后所反映的国家认同提供了典型案例。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丰富和完善丝绸之路文化系统。

  今年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的项目,集中展示了中华文明的灿烂成就。旧石器时代的四川稻城县皮洛遗址,展现了早期人类征服高海拔极端环境的能力、方式和历史进程。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出土了一批罕见的葬具木板画,题材均为首见,填补了战国秦汉绘画材质与类型的历史空白。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出土的木质胡床、六曲屏风、以铁甲胄为主的成套武备、笔墨纸砚等文房用品等,皆为国内同时期同类文物首次或罕见的发现。该墓葬中还出土有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白葡萄酒。

  今年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的项目,集中反映文化互动、文化交流、文化融合的历史场景和历史进程。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反映的是距今13万年旧石器时代东西方以阿舍利文化为代表的人群迁徙和文化传播。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反映南阳盆地新石器时代晚期南北文化交流融合发展的特点。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兼有古蜀文明、中原文明和国内其他地区文化因素,进一步阐释了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体现出多种文化因素交融共存的特征。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生动展示了秦文化与楚文化逐渐融合、统一于汉文化并汇入中华文明的历史过程。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生动揭示了吐谷浑民族自归唐以后近百年间逐渐融入中华文明体系的历史史实。

 

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 地表采集系统 考古杂志社供图

 

 

  

优中选优 引领学术

中国考古新发现越来越受到学术界和公众的期待和好评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考古新发现的评选活动越来越受到全国民众的普遍关注,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对于中国考古学研究有何价值?

  高大伦:各行各业都在评奖,科学与文学奖项如诺贝尔奖,电影奖项如奥斯卡奖都是著名奖项。中国考古新发现的评选,对促进考古学学科发展、普及科学知识、活跃文化事业的效果非常明显。党和政府对考古事业高度重视,全国人民对考古专家充满敬意,原因是多方面的,考古行业整体表现非常出色,但其中,持续的公众考古活动和这两项评选所起的推动作用尤其不能低估,更不该被忽略。评奖对学科发展给予了方向性的正确引导,对单位的成果给予充分的认可,对专家的贡献给予令人羡慕的荣誉。

  考古事业处于高速发展时期,考古工作需要受到更多的重视,尤其需要得到理解和支持,以考古评奖为抓手的活动,促进了考古事业的健康发展和不断壮大。获评“中国考古新发现”“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遗址,文物往往能受到更好的保护,获评项目一般都能进入省级以上的文物保护名录。获评项目还能促使地方政府更加重视文物保护,很快就建起博物馆的不在少数,还有的被列入世界遗产或世界遗产预备名单,甚至直接助推国家申遗成功。

  评选产生经济溢出效应也值得谈谈。文物是国家重要的资源。这些资源只有当发现并开发利用时才产生价值,在得到“中国考古新发现”“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一类奖项后,由于其价值在专业上得到权威认定和品牌知名度的提高,给该遗址或文物带来很大的增值,迅速形成产业,吸引来的游客与此前相比,呈几何级数的爆发性增长。又如,四川白酒作坊遗址群因获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等荣誉进而催生的1573、水井坊、天益老号、永乐古窖新品牌,大家已耳熟能详。在全国白酒大打历史文化牌的激烈竞争中,四川因一系列酒坊的考古发掘,握了一副好牌,甚至“王炸在手”,所以能一直立于不败之地。获奖为白酒一直稳坐四川经济支柱产业位置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 屈家岭文化玉璜 考古杂志社供图

 

  董新林:一年一度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与中国文物报社和中国考古学会主办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相得益彰,在全国越来越受到不同群体民众的普遍关注。伴随着文化宣传力度的加大,形式各样的多媒体的传播,中国考古学在全国民众中的认知程度越来越高。考古发掘成果更多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丰富内涵。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考古新发现”的评选活动,对中国考古发掘和研究起到一定的引领和导向作用。“中国考古新发现”入选的考古项目,通常不仅要有重要的考古新发现,有观赏性较高的遗迹和遗物,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该考古项目要有较高的专业性、学术性和重要的学术价值。从报告会的情况可以看出,入选项目的汇报人都对考古项目的发掘材料进行了精心准备,期望通过考古报告向专家学者和普通观众展现考古项目的发现之壮美、成果之丰富、学术价值之重要。因此,“中国考古新发现”这样的考古论坛就会促使考古工作者要不断提高工作质量,要明确学术目标,扎扎实实做好田野考古发掘,才能取得更好的考古新发现,取得更好的科学成果,获得学界的认可。

 

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 仰韶文化层出土独山玉铲(上为西) 考古杂志社供图 

 

  郭物:我虽然没有参与“中国考古新发现”的创立,但还算是一位有幸见证的老兵。按我个人的揣测,“中国考古新发现”创立之初,其初心在于,通过特定的程序,排除外来干扰,让专家们能在比较冷静的状况下把那些不是特别吸引公众眼球,但具有重大学术意义的发现给彰显出来,引导学术界和社会各界注意这些在考古领域中具有突破性价值的考古发现。正因为一直坚持这个原则,所以每年的中国考古新发现越来越受到学术界和公众的期待和好评。今年入选的项目同样延续这一传统。

  考古虽然是一个可以规划的工作,特别是学术攻关性质的课题,可以制定明确的学术目标,计划详尽的工作进度,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到底最终会有怎样的发现,还是存在有意外之喜或者不尽如人意,甚至意外落空的可能性。这种不确定性也算是考古的魅力之一。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就是从每年抢救性和学术性的考古发现中遴选出那些具有意外之喜的考古发现,实话说,这个意外之喜肯定包括文物之美,但更多的是学术上的突破性进展。因此,中国考古新发现的评选更多的是对历史考古领域学术贡献的一种褒奖,这种奖励会鼓舞考古工作者沉心静气,科学规划,精心落实,注意工作细节,努力从方法、理论以及结果上,作出创新性的考古工作,发现前所未有的遗迹现象和文物,得出客观可信、具有独创性的新认识,补史修史改史,实质性地推进学科的发展。通过精心组织的评选和宣传,也让公众能及时共享最新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

 

 

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 屈家岭文化W131出土玉璜与玉料 考古杂志社供图

 

  徐昭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考古工作是展示和构建中华民族历史、中华文明瑰宝的重要工作。认识历史离不开考古学。刘庆柱研究员在《中国特色考古学解读:百年中国考古学史之思考》一文中认为,中国考古学的诞生与近代中国历史所引发的爱国情怀及科学救国思想密不可分。所以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及研究对树立坚定的文化自信,进一步增强文化认同、国家认同、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厚植爱国情怀等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属于考古发现中的优中选优,最后胜选的项目基本都是本段历史时期内具有填补某种考古空白的学术价值。有的具有世界性的学术价值,如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的新发现,填补了阿舍利技术体系的一个关键缺环,解决了中国、东亚有没有真正阿舍利技术体系的争议。有的具有全国性的学术价值,如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新发现的葬具木板画,填补了战国秦汉绘画材质与类型的历史空白,是中国美术史上的重要发现,对追溯中国墓葬壁画的形成有重要意义;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的新发现,部分为国内同时期同类文物首次或罕见的发现,还出土有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白葡萄酒。有的具有区域性学术价值,如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新发现,填补了中原和长江中游新石器时代玉石器手工业体系的空白;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将促进关于三星堆遗址及古蜀文明的祭祀礼仪和祭祀体系研究,填补了以往研究的空白;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的新发现,填补了江西东周时期考古空白,为构建和完善本区域两周时期考古学文化序列谱系提供了关键性资料。

  中国考古新发现评选对于中国考古学研究具有引领作用,有着重要的文化战略意义。如四川稻城县皮洛旧石器时代遗址的新发现,不仅具有填补世界性学术缺环的意义,而且展现了早期人类征服高海拔极端环境的能力、方式和历史进程。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分别从手工业技术、多元文化互动融汇等方面,展现并揭示了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中华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中华文明大一统的进程,活化了历史场景。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还对丝绸之路文化系统的丰富和完善提供了新的研究方向。

 

河南南阳市黄山新石器时代遗址 屈家岭文化钺 考古杂志社供图

 

 

踔厉奋发 笃行不怠

更加清晰、完整、完美呈现中华文明的独特魅力

 

  中国社会科学网:我们应该采取哪些有效的理念、措施、手段进一步做好考古成果的挖掘、整理、研究、阐释工作?

  高大伦:获奖成果的进一步利用应引起高度重视。考古行业机构缺编,专业人员发掘任务过于繁重,发掘报告积压过久,影响了发掘文物的及时利用。早在2000年前后,国家文物局曾专项治理,列出100本重要报告,限时三年完成,此后报告整理出版工作确实是加快了。如果我们做个统计,进入新世纪后,考古报告的出版数量每年都在增加。不过,我们每年发掘的遗址增加似乎更快。这就给人造成考古报告积压过多的印象。当然,不管怎么说,与发掘项目的数量相比,发掘报告整理出版速度并不理想。要根本扭转这一现象,得要实施系统工程,拿出综合整治方案。

 

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 发掘区平面图 考古杂志社供图 

 

  首先要把考古院所当作科研学术单位。科研学术单位实行项目(课题)管理制、年薪制,给项目负责人充分的人权财权,让他们能科学合理安排整理进度。有轻重缓急,重要的、研究和利用价值高的报告要优先整理。给重要报告整理人以相对集中的时间安排等等。

  其次,建立以报告为导向的业务考核标准。考古是科学,科学最重要的是发现,看看诺贝尔评奖,每年自然科学的获奖人都是发现了什么什么。考古最重要的也是发现。没有发现,后续工作何从谈起。20世纪90年代初,李学勤先生第一次到四川三星堆看了祭祀坑的发现后就对发掘主持人说,若按国际同行通行的评价原则,你们已经是国际著名考古学家了。在场听讲的我当时还有些似懂非懂,现在回想起来,我以为李先生是在借此说明考古发现在考古学科中的重要性。当然,我以为,所谓发现至少应包括“调查—发掘—整理—田野报告”这几个环节,它们共同构成为一个比较完整的发现体系。

  考古报告出版无疑是最重要最权威的考古成果,但今天成果公布方式多元,在田野综合报告无法及时完成的情况下,文物图录、遗址数字化资料、系列简报、初研论文等等都是可以去做的。当然,工地和工作站能对外开放,在博物馆作一个有影响的大展,既是成果及时公布,也是价值的生动体现。2016年,四川省文物研究院把当年才结束野外发掘的向家坝水库考古成果(获评全国十大考古发现)在宜宾博物馆作了个汇报展,仅3个月的展出时间,观众人数竟创造了宜宾历史上同类展览的最高纪录。为满足社会观众的需求,地方政府曾在展览期间专门增设了公交路线和车辆。

  最后要说的是,即使以上设想都能实现,我们的考古报告整理慢,成果公布跟不上社会要求的局面还是无法得到根本性扭转。扩编和增加待遇也是治标而已。要使其得到根本性转变,建议有关管理部门积极改革,抓大放小,允许社会设立考古发掘公司,主要从事基建考古中的一般性遗址的发掘,国家的公立的考古院所以科研和管理为主,主要负责重要的考古发掘以及学术研究。英国在三十多年前开始尝试这样的做法,几十年摸索过来已形成一套完整的管理体系,运行效果也不错。比如,平均每年有大小5000多个发掘项目,发掘的报告一般2—3年就能刊布。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南方科技大学主办的《遗产》第5辑(2021年)上的《商业考古在英国的诞生运营及前景展望》一文。

 

  

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 三号坑出土戴尖帽铜立人像 考古杂志社供图

 

  董新林:新世纪以来,中国考古工作者与时俱进,不断加强与国外考古学者的广泛学术交流,一些国外考古学者不断参与国内的考古发掘工作;更为重要的是,伴随国家的繁荣富强,中国诸多的考古队开始走出国门,在蒙古国、洪都拉斯、乌兹别克斯坦、埃及、肯尼亚等国家和地区主持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赢得了国际同行的敬意,极大地提升了中国考古在世界考古中的学术地位。2013年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在上海多次主办的“世界考古论坛”,吸引了世界各地著名考古学家来中国参加考古论坛,让国外学者更好地了解中国考古,我们也及时了解到世界考古的学术前沿,极大地增进了国际学术交流,加大了我们向世界考古学界展示中国考古成果的力度。

  要做好考古成果的发掘、整理、阐释工作,还需要考古工作者与时俱进,需要坚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学习吸收先进的学术理论和方法,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技术辅助考古发掘工作,加强多学科合作研究,切实提升考古发掘的精度和细度,提升获取田野考古发掘资料的科学性和全面性。我们在辽上京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时,在总结前辈学者城市考古发掘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在不断探索城市考古田野发掘的技术和方法。在辽上京城市考古发掘中,力求在课题设置、工作目标、精耕细作考古发掘、关键性解剖发掘、多维度考古资料信息记录、多学科合作立体研究、做好大遗址保护和及时整理考古资料等方面进行不懈努力和实践,取得了较好的工作效果。考古发掘报告的及时整理和刊发,是对考古成果进行阐释的第一步,至关重要。因此,考古工作者在主持考古发掘的同时,要有计划地对已有的考古发掘材料进行及时的整理,从中及时发现技术和学术问题,进而不断提高田野发掘技术和认识水平。

  2021年三星堆遗址时隔35年再次发掘,充分利用互联网和多媒体宣传考古发掘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据报道称,媒体对三星堆考古发掘过程中的报道——微博点击量超过70亿,创造了国家重大考古项目公众关注热度的最高纪录。

 

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 五号坑出土金面具 考古杂志社供图

 

  郭物:历史是一面镜子,可以鉴古知今,学史明智。为了更好发挥考古的作用,首先要继续发扬多学科合作的传统,在多学科合作机制、效率和效果上下功夫,特别是让科技考古能从早期介入考古课题的规划,共同提出问题,制定发掘计划,后期也能及时进入到考古现场,及时采集相关样品,让考古现场的信息采集更有目的性和时效性,利用已有的科技手段,尽最大努力提取相关的信息,让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资料能揭示出更清晰、最全面的信息。因此,应当大力培养科技考古人才,让更多的科技考古人才能参与到考古工作中去。除了科技考古,考古学界还需要“会同经济、法律、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科技、医学等领域研究人员,做好出土文物和遗址的研究阐释工作,把我国文明起源和发展以及对人类的重大贡献更加清晰、更加全面地呈现出来。要吸收最新史学研究成果,及时对我国古代历史部分内容进行完善,以完整准确讲述我国古代历史,更好发挥以史育人作用。”

  其次是相关机构要为考古工作者提供充分的时间、条件,以便他们能及时对发掘资料进行整理与研究,出版正式的考古报告。应当在绩效方面激励考古工作者及时完成对发掘资料的整理、研究和阐释工作。

  最后,考古学家是最了解发掘出土文物古迹的人,为了“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丰富全社会历史文化滋养”,因此,考古发掘要和后期的整理、研究、阐释和展示环节紧密衔接起来,积极参与到博物馆的展陈大纲撰写、展陈设计、文创产品设计等工作中。鉴于这些工作相对都比较专业,今后在考古专业的教学课程中,可以增加相关内容。对于已经参加考古工作的人员,可以组织培训课程,让所有的考古工作者,都具备文物展陈和文创产业的知识和技能,至少要具备相关的背景知识。

 

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 三号坑出土神树纹玉琮 考古杂志社供图

 

  徐昭峰:第一,要做好考古发掘和整理的多学科交叉。随着科技的发展,在考古发掘和整理中运用更多的科学技术和科学方法,催生出越来越多的科技考古方向如植物考古、动物考古、环境考古、体质人类学、测年技术等,初步实现了最小发掘面积获取尽可能多的数据资料。除科技考古外,文物保护技术和手段、测绘技术、三维扫描和三维建模等计算机技术也在考古发掘和整理中广泛使用。更大范围地推广多学科交叉的理念和实际运用,就会获取更多的数据,庞大的数据库建设是推动考古学科向更深入研究迈进的基础。

  第二,要注重科学研究的交叉性。不仅仅是传统的与历史学、社会学、天文学、民族学等的交叉性,更是如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考古学界要会同经济、法律、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科技、医学等领域研究人员,做好出土文物和遗址的研究阐释工作,把我国文明起源和发展以及对人类的重大贡献更加清晰、更加全面地呈现出来。

  第三,要注重人才培养的长期性。即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积极培养壮大考古队伍,让更多年轻人热爱、投身考古事业,让考古事业后继有人、人才辈出。同时,还应重视科技考古人才和多学科交叉人才的培养。

  第四,要注重体制机制的创新性。具体而言,就是要认真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提高考古工作规划水平。要围绕一些重大历史问题作出总体安排,集中力量攻关,不断取得新突破”。同时,我们还应该着力实现人才培养体制机制的创新。

  第五,要注重理论方法的突破性。具体而言,就是要认真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深入进行理论探索,包括探讨符合历史实际的人类文明特别是中华文明的认定标准”。考古学理论方法的突破必定会推动考古学学科的进一步发展。

 

四川广汉市三星堆商代遗址 五号坑出土牙雕 考古杂志社供图

 

  

奋楫扬帆 击鼓催征

铺展中国考古新百年的壮美答卷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考古学已经走过了百年历程,百年考古正青春,百年考古启新程。在中国考古学新的百年之路上,要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必须要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们应该着重在哪些方面用功发力,交出中国考古新百年的完美答卷。

  高大伦:我以为,综合来看,最近几年考古行业所形成的显著变化让我们考古事业处于百年来最好的时期。中国是文明古国,自20世纪后半叶开始,我们已然跃居考古发现大国。坦率地说,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还有待我们去努力去建设,至少目前还在形成过程之中。

  我以为要实现“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宏伟目标,主要应该在加大人才培养、强化科学研究和加快成果应用等方面多着力。百年之计,在于教育。中国的高校考古要为考古事业的远大目标源源不断地输送所需专业人才,新培养的人才要有更广阔的国际视野,既能从中国看世界,也能从世界看中国。为此,像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这样的考古人才培养院校可以考虑另辟专业新方向,如设立世界考古系以及若干世界古文明教研室。而邻近周边国家的设有考古院系的高校宜尽快设立区域国际考古教研室一类机构。在国家级考古研究机构,如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可以设立几个古文明研究中心,并在多国多点开展考古发掘研究。既要紧跟国际新理论、新方法、新技术,还要大胆构建自己的理论体系,实验新方法,运用新技术。和国际合作要更加解放思想,要更多欢迎外国考古学者来中国发掘、研究、讲学。这样,我们的考古才不会就中国说中国。至于成果应用方面,要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对待各行各业利用考古成果的人。如同不宜用历史考古学科标准去评点《封神演义》《西游记》《三国演义》这类文学作品的是非一样,反之,若有人用非历史考古学的标准来点评我们的成果,也不必兴师问罪。考古成果的应用对考古人来说最可能做的是文物的展示。一般来说,考古人对发掘文物内涵的理解最深,所以在与发掘文物相关文物展览、博物馆建设、遗址公园规划、文创产品开发等相关方面最有发言权,应该是承接这些项目的主体单位和主创人员,理应当仁不让。但要记住很重要的一点是,考古人有自己的主业,本身工作已十分繁重,我们不能过多要求他们成为文物以及文物相关专业里的门门通,相关专业的样样精。大家常说,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考古也不例外。

 

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 分布示意图 考古杂志社供图

 

  董新林:时至今日,中国现代考古学经历百年,几代考古学家已经初步构建了中国考古学的学科框架;地层学、类型学、文化因素分析等考古方法也日渐成熟。中国考古学在构建中国史前史,探索人类起源、中华文明起源、早期国家出现,以及多元一体中华民族国家形成和发展等重大课题方面作出了重要的学科贡献。

  毋庸讳言,中国考古学与世界考古学整体研究水平相比较,中国田野考古发掘的技术和方法可以比肩世界同行,并有自身的特色;但是中国考古学在考古学理论和方法的创新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如何在中国考古发掘和研究成果中总结提炼学科的方法和理论,是一项较为艰巨、但需要努力完成的任务。

  现代科学技术在中国田野考古发掘和研究中得到了广泛利用,极大提升了中国考古发掘和研究的整体水平。但是考古学家如何获取科学准确的标本资料,如何和各个领域的科学家进行深入的交叉学科研究,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尤其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考古工作者在现代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形势下,不能迷失自我。考古工作者需要心怀敬畏,不忘初心,首先做好精耕细作的考古发掘工作。这是一切考古学研究的基础。只有扎扎实实做好田野考古发掘,获取科学可靠的第一手材料,才能做好更为深入的专题和综合研究。只有脚踏实地做好田野发掘,才能更好地借助现代科技手段进行多学科合作,才能不断提升考古工作方法和理论素养,才能切实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作出应有的贡献。

 

江西樟树市国字山战国墓葬 出土铜鼎 考古杂志社供图

 

  郭物:中国是疆域辽阔的文明古国,正如苏秉琦先生所讲的:“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系,上万年的文明起步,五千年的古国,两千年的中华一统实体。”一百年来的考古发现充分证明,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五千年连续发展而不断裂。商周文明,秦汉开拓,大唐盛世,元明清大一统,统一王朝不断开拓巩固疆土版图,不懈建构夯实多元一体的社会根基。调适时期的春秋战国、三国两晋南北朝、五代宋辽等对边地的深入开拓以及文化的建设,为更大范围、更高水平的统一社会发展奠定了基础。考古学的百年历程正在通过实证的方式不断揭示这些历史,新的百年考古因而有了坚实的基础。

  考古自西方传入中国后,一百年来,中国考古工作者一直结合中国实际情况和人文关切,围绕着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开展工作,在工作中不断根据进展和需求及时调整节奏和策略,比如对史前文化的探索和研究。有的课题非常有中国特色,比如对夏文化、中国都城的考古研究。总的来说,中国考古基本和世界考古的潮流同步,但也渐渐形成了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

  新的中国考古百年,首先应当继续围绕原有的大课题开展工作,这些课题虽然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就,但无论材料和研究,还有无限的潜力和空间。比如“人类起源和迁徙扩散”“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中国都城考古”“中国墓葬考古”“中国佛教考古”等,在已有的基础上,不断提出新的问题,通过运用各种新的技术,寻找更新、更丰富的材料,获得更多、更全面的信息,争取有更多、更系统的研究成果。

  其次是大力加强一些刚刚开始发力的领域,比如“边疆考古”“宗教考古”“手工业考古”等。特别是要加强“国外考古”和“丝绸之路考古”的工作。

  再次需要开辟一些新的领域,比如加强中国考古学理论的总结。恩格斯说:“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人类社会每一次重大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重大发展,都离不开哲学社会科学的知识变革和思想先导。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目前在学术命题、学术思想、学术观点、学术标准、学术话语上的能力和水平同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还不太相称。”为了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增强文化软实力、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把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

  最后要加强顶层设计,继续加强对“考古中国”的支持力度,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统领,让考古工作能在这两个方面发力,为中国建立文化自信和文化认同作出考古学特有的贡献,同时也为全世界人民形成命运共同体的共识提供考古学的证据和启迪材料。

 

湖北云梦县郑家湖战国秦汉墓地 A区M58出土遗物 考古杂志社供图

 

  徐昭峰:中国特色的考古学,核心体现在多元一体上。这个多元一体,表现在中国文明起源的多元一体、中华文化的多元一体和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上。中国文明起源的多元一体,考古学已给出了初步的答案,但还需要进一步揭示中国文明起源多元一体的机制问题。中华文化的多元一体,不仅要继续深挖中原王朝文化的深刻内涵,还要继续研究周边方国文化、少数民族政权文化,以及他们之间的交流与互动;继续深化中华文化的一体性视野下古代各民族文化的多元性研究;继续深化德治文化、礼制文化和法治文化的交融与嬗变研究;继续深化儒释道三教的发展及其融合研究。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继续深化中华民族的形成过程研究,深化中华民族融合的背景和机制研究。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继续探索历史上的古族古国及其文化,探索历史上古族古国的形成、发展、衰亡及其去向;进一步深化中华民族形成的规律和民族融合的机制及其影响。

  中国风格的考古学,集中体现在文化形成的原发性、文明起源的独立性和文明发展的连续性。文化形成的原发性,要深入探讨中国境内人类起源的问题,深入探索距今约200万年至距今约1万年旧石器时代古人类的发生、发展,深入探索距今约1万年新石器时代的产生及由此引发的文化的渐次形成,核心就在中国文化的原发性。文明起源的独立性,主要表现在中国文明的起源不是在外来文化影响下发展起来,而是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和内在机制;中国的文明起源有自己的独特性,有中国自己的文明标准。文明发展的连续性,需要进一步深化研究,正如大家熟知的世界四大文明中,只有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自古延续至今、从未中断的文明。

  中国气派的考古学,集中体现在中国的考古学就是世界的考古学这样一种理念。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长期以来,中华文明同世界其他文明互通有无、交流借鉴,向世界贡献了深刻的思想体系、丰富的科技文化艺术成果、独特的制度创造,深刻影响了世界文明进程。”这涵盖但又不局限于粟作农业、稻作农业的起源及其影响,天文历法的成就及其影响,水利设施的成就及其影响,礼乐文明内涵及其影响,古老的丝绸之路以及由此延伸的东亚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玉石之路、万里茶道等反映的文化交流及其影响,以及更深层次的制度文明、技术文明等。除此之外,最初的中国和最早的中国等“最中国”系列课题的深入探讨,“彩陶中国”“漆器中国”“丝绸中国”“瓷器中国”等“考古中国”项目的实施,无不显示出强大的文化辐射,均能充分展现中国气派的考古学。

 

 

甘肃武威市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 慕容智墓出土鎏金银饰件 考古杂志社供图

  结语:

  考古学是人民的事业,人民的事业最终要服务人民。考古学人一定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考古文博事业的系列重要讲话论述精神,牢记重托、不辱使命,奋楫扬帆、击鼓催征,做好考古学发掘、研究、阐释、宣传等全方位的工作,让人民群众共享考古成果。百年考古正青春,百年考古启新程,在中国考古学迈向新百年的宏阔征程上,中国考古学人必将在党的旗帜下绘就崭新的百年画卷。

作者简介

姓名:齐泽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