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佐渡岛:中国朱鹮的“日本家”
2021年12月17日 10: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广瑞 字号
2021年12月17日 10: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广瑞
关键词:日本;旅游;保护朱鹮;

内容摘要:佐渡岛是日本的一大离岛,全岛呈S形,面积850多平方公里,隶属新潟县。小岛在日本历史上名气非常大,曾为“佐渡国”,是日本贵族流放之地。那里有日本最大的金矿区,曾连续开采400多年,直到1989年关闭。现在全岛产业以农业为主,其生产的越光米是日本最好的品牌大米之一。

关键词:日本;旅游;保护朱鹮;

作者简介:

  佐渡岛是日本的一大离岛,全岛呈S形,面积850多平方公里,隶属新潟县。小岛在日本历史上名气非常大,曾为“佐渡国”,是日本贵族流放之地。那里有日本最大的金矿区,曾连续开采400多年,直到1989年关闭。现在全岛产业以农业为主,其生产的越光米是日本最好的品牌大米之一。在这里,还有着中日两国的一段渊源,因为在中日两国的努力下,朱鹮在佐渡岛得以重生,它见证了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友谊与合作。我们在佐渡岛旅游,最期盼的就是探访中国朱鹮的“日本家”。

  我们在吉田家旅馆的第一个晚上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清晨起床时都快8点了,在旅馆周围随便转了转。这个港口小镇里都是些老房屋,没有高楼,一般不超过两层,街道不宽,黑色木质电线杆林立,电线横三竖四地悬挂在街巷的上空,街道中间部分的雪刚好被清扫过,但又被新雪覆盖,留下了朦胧的印记。靠房屋处是一个连一个的雪堆,只在各家门口清理出通往街中心的小路,并没有明显的人行道,看来小镇的人口不多。靠近房屋处停车很少,还都被厚厚的雪覆盖着,只看出个轮廓,稍大点的汽车停在街口空地,车身基本都被雪覆盖,主人没有动手打扫,可能是觉得不必要。大街上看不到机动车开过的痕迹,也许人们还在睡懒觉,恰巧那天是周末,要知道,日本时间比中国早1个小时。

  返回房间后发现,晚上睡觉的被子和床单等都已收拾干净放进储藏间,餐桌上餐具已经摆好,等我们回来。早饭虽然没有晚餐那么丰盛,但更具当地特色。当天的参观活动定在九点半出发,知道日本人非常遵守时间,我们也不能细嚼慢咽,等我们吃完饭赶到旅馆门口时,旅游局长和随员已经在等候了,遂立刻上车出发。车上的随员告诉我,想要当天参观朱鹮保护中心,可不是好安排的项目,因为中心属于日本中央政府环境保护部管辖,外部人参观必须得到东京有关部门的批准,我们此次参观还是当地旅游局长亲自打电话报备的,对此我非常感谢。

  一路上才真正体验到了新潟的大雪。那天阴天有风,虽然没有下雪,但被风吹起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地上、树上、房顶上,到处都是雪,路边的雪堆形态各异。路上几乎没有其他汽车行驶,道路也被积雪覆盖若隐若现。朱鹮保护中心在山里,当汽车离开公路进入山区之后,更看不到路了,司机只是凭着感觉走。我被这眼前的雪景惊呆了,雪中的山坡更显陡峭,两旁的树木愈发伟岸,风吹过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这雪景宛如童话世界,当时的我真想冲窗外喊几声,赞叹这壮丽的景观!

  说到朱鹮,以前知道和关注的不多,只临时看了一点资料。这种鸟也叫朱鹭,非常珍贵,有“东方宝石”之称,不幸的是,它是世界上的濒危鸟类。早年间,朱鹮曾广泛分布在西伯利亚、朝鲜半岛、日本和中国。据记载,300多年前,日本佐渡岛附近朱鹮很多。朱鹮非常漂亮,有着洁白的羽毛,艳红的头冠和黑色的长嘴,还有细长的双脚,被日本皇室视为圣鸟、国鸟。它的拉丁学名为“Nipponia Nippon”,直译为“日本之日本”。以国名做鸟名,足见朱鹮对日本的重要性。然而,明治维新(1868年)后,日本废除藩镇,禁猎令放宽,人们大肆狩猎,朱鹮数量骤减。20世纪中期之后,农业现代化兴起,为了提高产量,农民滥用农药、化肥,环境污染日益加重,城火殃鱼,朱鹮野外种群数量持续减少,很多幼雏因食用农药中毒而亡。虽然后来日本政府花费巨资,尝试了很多挽救朱鹮的方法,但收效甚微。1981年,日本全境仅有6只朱鹮幸存于佐渡岛,2003年,日本最后一只本土朱鹮死亡,中国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朱鹮物种种源的国家。自1985年以来,为了使朱鹮繁衍,日本政府多次恳请中国予以支援,以租借和赠送的方式引进了中国朱鹮。直到1999年,中国赠送的一对朱鹮在日本成功孵育出了首只朱鹮“优优”,不仅震惊日本全国,更使设在佐渡岛深山的朱鹮保护中心名声大噪,成为旅游胜地。中国的朱鹮在日本传宗接代被誉为“外交大使”,成为中日友谊的见证。后来,为呼吁民众支持朱鹮保护事业,日本政府专门在佐渡岛设立一个朱鹮森林公园,把山坳里的朱鹮保护中心包围起来,建成了朱鹮野外适应基地,这个朱鹮的“家”投资高达13亿日元。

  汽车在厚厚的雪路上开了好半天才到达朱鹮保护中心的研究所,在茂密的森林里,一幢独立的两层建筑格外显眼。我们到后,值班的研究人员直接把我们带到保护中心的朱鹮观察室,室内一面墙上挂着多个电视屏幕,从不同的视角显示着户外朱鹮活动的实况。中心技术人员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了保护朱鹮的设施和措施,可谓精心周到。当天技术人员还破例带我们去参观专为朱鹮建造的“家”。这个核心保护场所是不对公众开放的。朱鹮的“家”离中心办公室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只能徒步踏雪而至。走近一看,那是一个巨型钢架结构的大棚,自由空间很大。出于安全保护考虑,这个山坡空间用巨大的铁丝网笼罩,足有一个足球场大,里面有着和外面山景同样的环境,有雪有树,温度也相似。我们走进大棚后,保护人员小心翼翼,放慢了脚步轻轻走过。为了不惊动这些敏感的朱鹮,大家尽量避免交流,甚至连照相机快门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刺耳。

  饲养员告诉我们,朱鹮是日本人的宝贝,一谈起它,大家都很兴奋,难怪新潟市和佐渡岛都把它视为“形象大使”。来这里游览的人不允许进入朱鹮活动的区域,只能在展室里看图片或视频,听专门人员讲解。即使如此,每年还是有大量游客蜂拥而至,他们不仅游览参观,还志愿为保护朱鹮出力。日本民间组织也积极作贡献,很多地区成立了朱鹮保护机构,在当地组织募捐,并向朱鹮故乡的中国洋县捐助资金和设备。日本有一位叫村本义雄的老先生,为保护朱鹮奔波60多年,现已超过95岁。从1986年开始,他几乎每年都去洋县考察,连续多次为朱鹮项目捐款,深受当地人的尊敬。在日本,从政府到当地居民,都千方百计为朱鹮能够重返大自然生活而努力。朱鹮一直是佐渡人的骄傲,朱鹮的再生更让当地人倍加珍惜。为了保护朱鹮,表示对家园的热爱,他们下决心减少污染,自觉拒绝过度使用农药或其他化学品,并为此放弃很多商业利益。佐渡岛以朱鹮的重现为契机,建立起“与朱鹮共生的城乡建设认证制度”,让朱鹮与人类共生,增加了生物多样性,实现了地域经济循环持续发展。比如,当地通过低农药水稻种植,创造朱鹮的野生放飞环境,有关部门不仅扩大了朱鹮觅食的水田面积,农民在种植水稻过程中也最大限度地降低农药和化肥的使用,提高了水稻的质量,收获的大米被称为“朱鹮之乡大米”,在日本各地广获好评。当地农户不断修缮通往朱鹮觅食区的水路,泥鳅和蚯蚓等鸟食增多,生态环境的多样性得以改善。2011 年 6 月,佐渡岛正式被联合国粮农组织(FAO)认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GIAHS)。

  访问朱鹮保护中心后,我们在途中公路旁的一个小餐馆用餐。积雪掩映下的餐馆,颇有些神秘。餐馆的名字叫“御宿 花の木”,规模不大但很优雅,雪花和干花把餐馆外点缀得很有情趣。店内焦黑色的门窗与梁木突显古朴典雅,配之以淡黄色墙壁和透过玻璃看到的晶莹的皑皑白雪,别有一番雪乡风情。用餐的地方不大,桌椅都是原木做成,店里陈设简单,特色鲜明。餐馆主人是一位中年妇女,非常热情地安排我们的座位。那天餐馆里就我们一行人,听说我们来自中国,主人显得更加殷勤。日本餐馆提供定食,当我称赞她家米饭特别好吃时,她也竟然跟我说起了朱鹮。她告诉我们,朱鹮喜欢佐渡岛,现在佐渡岛的朱鹮又得到了重生,开始繁衍,这是佐渡人的福缘,说明这里的环境真正变好了。她很认真地说,佐渡人现在把朱鹮看作试金石,它们在这里生活,就是天天在考验乡亲们对环境保护的诚意,她还对中国的援助表示感谢。作为一个旅游研究人员,我亲耳听到一个乡村妇女如此真诚地和我们说起生态问题,当地居民身体力行地保护生态环境,让人感触良多。囿于语言的障碍,我们没能深入交流,然而我能深切地感受到当地人对朱鹮的情感,这些漂亮珍贵的小精灵,对他们来说不仅是优美风光的象征,更是幸福美好生活的见证。那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不仅因为主人的殷勤好客和食品的美味,佐渡人和朱鹮的故事更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里。

  回国后,我经常以佐渡人与朱鹮的情缘来思考“生态旅游”的真谛。人类与大自然和其他生物之间需要这样的共生情感,全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们也应当坚守敬畏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这一理念也是发展旅游业时需要慎重考量的。

作者简介

姓名:张广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何迪雅)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