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社火“牛犊爷”融合多民族文化特征
2021年09月22日 10: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世昌 字号
2021年09月22日 10: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世昌

内容摘要:近三年来,笔者与团队成员在牙塘地区进行了长期田野调查,并对社火“牛犊爷”开展了全面、深入研究,其内容深刻反映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历史文化根基,展现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事实。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和政县牙塘社火“牛犊爷”,是和政牙塘地区春节期间的一项主要民俗活动,又称“庄稼会”。作为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牛犊爷”在保留传统的基础上,已创新演变成为人们春节期间娱乐的主要项目,传承发展于农户之中。社火是广泛流传于我国民间的民俗艺术,是集民间舞蹈、民间音乐、民间美术、民间工艺、民间文学等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形式。甘肃和政牙塘地处汉藏民族交错地区,该地每年都会举办一种别具一格的元宵社火“牛犊爷”,其内容和形式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近三年来,笔者与团队成员在牙塘地区进行了长期田野调查,并对社火“牛犊爷”开展了全面、深入研究,其内容深刻反映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历史文化根基,展现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事实。

  汉族地区盛行元宵社火活动,在全国各地较为常见。但在进入汉藏民族交错地区后,其吸收了大量藏族文化元素,在角色装扮、演员服饰、活动过程、舞蹈形态、祭祀食物等方面都有所体现。与北方其他地区社火演员相比,“牛犊爷”演员角色装扮更为简单原始,服饰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例如,其脸谱相较于其他地区社火演员京剧脸谱式的装扮而言,只是白粉涂面,而京剧脸谱式的装扮深受清代社火风俗、戏曲扮相的影响。“牛犊爷”演员服饰装扮只是一件简单的皮袄,有着鲜明的藏族服饰特点。“牛犊爷”社火活动带有明显的祭祀祈禳仪式特点,其主要目的是祈福禳灾、团结民众。从舞蹈形态来看,“牛犊爷”社火舞蹈颇有“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原始舞蹈形态,舞姿简单,又具有“仪式舞蹈”的特点,不像其他地区社火舞蹈那样复杂、烦琐。社火“牛犊爷”在进行地方神祭祀时,使用的祭品是藏族传统食品糌粑、干奶酪,祭祀仪式也借用了藏传佛教的煨桑仪式。由此可见,社火“牛犊爷”与其他汉族地区的社火活动虽在举行时间上较为一致,但由于地处汉藏民族交错地区,深受藏族传统文化影响,体现出多元文化交融共生的特点。

  从历史上看,牙塘属河州治,秦以前属羌戎聚居区,汉代始纳入中原政权管辖。唐宋时期,由汉、藏、党项轮流统治。13世纪初,成吉思汗攻打西夏,《元史》载:“太祖二十二年(1227)丁亥春,帝留兵攻夏王城,自率师渡河攻积石州。二月,破临洮府。三月,破洮、河、西宁三州。”此处的河州,即为临夏地区。“至元五年(1268),割安西州属脱思麻路总管府。六年(1269),以河州属吐蕃宣慰司都元帅府。”吐蕃等处宣慰使司都元帅府是元朝管理安多藏区(包括今天之牙塘地区)的最高军政机构,直属于宣政院,下辖河州路、洮州路等。据《临夏回族自治州志》显示,当地至今仍有蒙古族后裔及其文化遗存,如东乡族、土族、保安族等民族中就有部分为蒙古族后裔。

  田野调查发现,社火“牛犊爷”的起源有三。一是当地民众为庆祝元宵佳节而进行的民间舞蹈表演活动,这一点根植于民众集体记忆深处,并通过口头形式流传。二是祭祀“牛犊爷”,“牛犊”乃当地方言读音的误译,正确读音应为“刘都督爷”。这里所指的“刘都督”,乃明朝平西大将刘昭,因其生前平定甘青地区二十四关的匪患(《明史》),使当地百姓安居乐业,为当地作出了巨大贡献,故刘昭殉国以后,牙塘百姓将其供奉,受香火,并逐渐演变为地方保护神,每年正月十五、十六,由民众集体进行祭祀祈福活动,世代流传。三是受藏传佛教供奉神灵、祭祀仪式的影响,在“牛犊爷”活动环节中,还直接挪用了煨桑仪式,民众在日常生活中,同时供奉藏传佛教的神灵“班丹拉姆”,当地人也称“骡子天王”。

  社火“牛犊爷”除祭祀祈禳的主体功能外,尚有教育、娱乐、传播生产知识等衍生功能。活动中的“唐将五旗”“十二古人”等环节主要作用是教育、警示民众以古代先贤为榜样,为社区乃至整个民族国家作出应有的贡献。“白话倒实”环节具有娱神和娱乐民众的功能。活动还有一些环节,则承担了传播生产知识和传承技艺的功能,使当地古老的茶叶、青稞酒、服饰、蜡烛、糌粑和干酪等物品的制作工艺得以传承。

  更为重要的是,从“牛犊爷”的多元信仰和多元文化属性来看,民族交融地区各民族之间风俗、文化相互影响,再加上相互通婚,汉族、藏族、回族和谐相处。此外,每一次社火的举行,对于当地社会、民间信仰及民俗文化,都是一次重大事项,由此,更加稳固了牙塘当地的民族关系、社区关系和民众之间的关系。

  总而言之,作为民族交错地区多民族文化交融的产物,社火“牛犊爷”在稳定地方社会秩序、加强民族团结、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等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深入研究社火“牛犊爷”,则是实践“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有效途径。

  (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2019TS11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甘肃民族师范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赵世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