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认知语境的当代变革与文学理论研究的再出发 —— “当前文学理论研究的问题与方法”学术研讨会在线上举行
2021年09月20日 11: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颜婧 字号
2021年09月20日 11: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颜婧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2021年8月28日至30日,由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共同主办的“当前文学理论研究的问题与方法”学术研讨会在线上成功举办。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山东大学、四川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开大学等38所高校和科研机构近90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分为八大主题,22场分组讨论,论文集近50万字。与会学者纷纷表示,此次文艺理论的研讨会,是对当前文学理论研究的及时反思和有力探索。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王立军教授、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教授在开幕式上分别致辞。王立军教授表达对与会专家的感谢与敬意,肯定会议的重要性。王一川教授表达了对与会学者的欢迎,认为在当下语境中讨论文学理论,可以为认识中国精神树立富于感召力的美学典范。这种讨论可外扩至其他艺术门类,从而在整体上守护文学、文化和文明的核心“文心”。他认为,新世纪以来,文学理论研究的语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无论是人文知识的构成方式,还是新媒介传播的多重形态,都对这一领域的问题意识与方法路径提出挑战。为充分回应这一挑战,这次会议以“问题与方法”为关键词,既从整体上反省当前文学理论话语的认知限度及其重构可能,同时又深入各个具体研究领域,以富有探索精神的个案分析探究其局部展开的可能路径。

  在此次会议的主旨发言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张江教授和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程正民先生,高屋建瓴地对会议主题做出总体分析。张江认为,面对漫无边际的非文学的理论,横跨文史哲的阐释学,应区分为文学阐释学与非文学阐释学。文学阐释学追求的是共鸣,深入关注文本,包含着方法论价值。在接下来的主题发言中,李春青、傅其林、谷鹏飞教授分别回应了这一阐释学议题。李春青认为,文学阐释学应以文学性为基础,介于本体论与方法论之间。后两位学者则针对“强制阐释”做出辨析。随后,程正民先生则结合自己长期深入研究的20世纪俄罗斯诗学领域,强调其从一元走向多元,从对立走向对话的演进历程,对于理解中国现当代文学、诗学的发展有重要启示。

  主旨发言之后,会议开始八个主题的分组发言。从整体上说,前四个主题主要针对当下语境中文学理论研究的总体性反思与追问,后四个主题则进一步指向具体研究方向的针对性辨析与探索。具体而言,前四个主题的安排点面结合,既有问题处境的整体呈现,又有不同方式的出路探索。

  话语危机抑或认知位移:当前文论的知识与媒介境遇

  方维规、张政文两位教授的发言侧重在整体上呈现当下文学理论研究的时代处境与问题指向。方维规强调在当代语境的变化中,读者逐渐从文学转向其他艺术活动,文学也逐渐进入新媒体,不再需要排他性的甄选与批评。而张政文则特别关注文学理论的功能在当下语境中的退化现象。文学理论或者一厢情愿地指导文学现实,或是借用非文学话语对大众文化隔岸观火。

  在上述问题语境中,文学理论话语的构成方式面临新的挑战。与会学者从不同角度对此展开深入分析。丁国旗提出,在深入现实语境的过程中要注意转化不同维度的理论资源。周均平认为,要以观念革新的眼光将文化问题纳入文学思考,以此更新文学理论话语。范玉刚强调,应当立足时代语境变化,推动文艺理论的学术范式转换。李健则将思考深入学科建构史,提出激活文学理论学科话语的实践可能。在此基础上,高建平更为明确地将当代原创理论的建构方式规划为从“拿来”到“实践”再到“创新”的三部曲,而谭好哲则具体提出理论话语形态建构的三种路径,即文学经验、观念以及文学之外的理论。

  如果说上述理解是基于当代理论话语的总体性状况,那么,更多的学者则将思考的目光指向对具体的理论路径与话语资源的追问。概而言之,这些追问包括五个方面:第一,知识论反思的可能性;第二,西方理论话语在中国语境的再定位;第三,从中国本位出发构建当代理论的可能方式;第四,批评观念的更新对于激活理论话语的意义;第五,新媒介的审美潜能对于理论话语之现实感的重塑。

  在第一种追问中,有四位专家从知识论反思出发,探索了当代理论话语的不同认知路向。陶东风提出代视野对于辨析文艺学知识生产的意义,李西建提出从多元构型走向范式创造的知识论路径,邢建昌强调知识学模式对于文学理论反思品格的构造价值,耿文婷将文学在当下的存在方式视为文学理论知识形态更新的切入点。

  在第二种追问中,如何界定西方文论在当代中国文论建构中的意义位置,是许多学者关注的议题。周启超首先指出,过去是粗放式引介,只有走向深耕式开采,才能显示出其流脉和声部。马汉广进一步强调,进入中国的外国理论已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化西”是一项复杂的工程。张法和曾军则分别从中西文论如何深入互鉴与对话的角度,提出重新把握西方理论的整体视角。这种整体关照,在金惠敏和李建中的发言中,被界定为走出民族主义和唯美主义的唯我论,开启从间性到兼性的包容视野。除了这些整体性的方法论勘测之外,也有学者通过个案辨析展示这一认识关系。比如,程巍以韦勒克、沃伦的《文学理论》在中国的接受为例,辨析其原初的政治意涵如何在中国被“去政治化”。

  与第二种追问方式相对,第三种追问将思考的重心落在中国本土资源的理论可能性。延续上一种追问,钱翰和刘涵之的发言表明,在过去一百年,西方对中国文学思想的接受,逐渐从东方主义话语开始转向对中国式思考之意义的尊重。可以说,这是重新思考中国本土理论建构之可能的基本语境。陶水平强调,要发扬中华美学精神对当前文论话语建构的引领作用。张晶更明确地希望赋予中国古代文论以建构中国特色学术话语的重要意义。王杰表示,中国的“红色经典”能够在当下文论话语的重构中发挥关键作用。

  从批评的活力到媒介的潜能:当前文论反思的实践契机

  如果说上述两种追问是从文学理论话语内部探索的话,那么,第四种追问则从与文学理论密切相关的文学批评的角度展开。也就是,不少学者尝试通过对文学批评之功能的再思考,激活文学理论话语的活力。王德胜重新界定了文学批评的意图化存在及其观念特质,郭宝亮以自律/他律的二元关系重新思考文学批评的范式。这些思考共同指向了杨守森提出的思考方向,即摆正文学批评的位置,以实用性促成文学理论向文学的回归。对于这种回归的认识路径,余岱宗指出,文学批评看似存在理论的竞争,但实际上相辅相成,而汤拥华则认为,如果把批评视为一种交往,就可以重新认识理论对理解文学的功用。在此意义上,孙书文强调,重新树立批评家的责任伦理,在根本上关乎文学理论的命运。裴亚莉进一步指出,这种可能性在文学教育中的落实方式是,深化对“审美”问题的实践探索。

  不过,上述四种追问路径,都必须面对的是当下的新媒介语境。也就是更进一层的第五种追问,当代新媒介的审美潜能能否以及如何被捕捉和激活。王峰从媒介观念属性的角度,指出当下语境中的后人类状况,提示了技术改变审美的实践可能。而蒋述卓则从媒介应用的角度,认为文化产业的繁荣带来新的审美滋长与延伸。事实上,这些审美实践层面的变化和观念层面的可能,典型地体现在网络文学领域。一方面,如陈定家指出的网文的海外传播成为网络强国的显著实践表征;另一方面,则是胡疆锋强调的网络文学评论需要被置于新的理论眼光下重新思考。当然,网络层面的审美表征并非孤立的事实,而是当下最具认识挑战的数字化和人工智能问题的折射。对于数字化问题,胡亚敏表示,它对审美表达所依赖的叙事形式提出新的挑战,许苗苗则进一步指出,大数据对个人生活的广泛计算,塑造了新的情绪规训形式。而对于当下最受关注的人工智能问题,刘方喜以生产工艺学批判的视角指出,它对文学生产产生的冲击需要有充分的把握,而赵炎秋则从读者接受的角度追问人工智能拟情与拟志的审美可能性。概括起来,上述学者的思考,从现实语境、问题表征、反思路径与重构意旨四个方面,提供了认识当下文学理论问题的重要方向,探索了当代文论重构的建设性思路。当然,这些认识与探索,不能仅仅停留在观念化的构想,还需要进一步落实在具体的理论研究领域之中。

  在此次会议上,与会学者分别从西方文论、二十世纪中国文论以及中国古典文论三个领域,结合具体问题与案例,提供了更新研究方式的可能路径。

  历史意识与观念构型:西方文论研究的路径更新

  西方文论研究视野与路径的更新成为会议焦点。这次会议既从整体上关注西方审美形态的历史过程与当下新变,同时也集中辨析西方马克思主义文论有待展开的研究面向。就前一方面而言,李世涛和胡继华分别从历史脉络与论争形态两个方面,追问人文主义、现代性与审美的认识型之间的多重构造关系。苏宏斌和张宝贵则抓住形式和经验这一相对的美学范畴,探索西方美学史对此的既有思考在当下语境被重新激活的可能。代迅和程相占的关注进一步集中在自然的审美意涵,通过深入辨析不同理论家的思考,探索自然美在当代的理论意义。毫无疑问,这些审美形态在当代西方经历了深刻的变化过程。这次会议对此展开的探索,特别集中在以往关注不够的关键词方法。麦永雄以“跨语境”理论为认识切入点,陈奇佳将“牺牲”问题建构为理论视角,吕黎则集中于“非再现”转向的当代理论革命意义。

  事实上,以关键词为导向的讨论,同样体现在与会学者对于西方马克思主义问题的重新思考方面。对于西方马克思主义中被关注最多的法兰克福学派,赵勇以“介入”与“自主”为概念对照系统对照萨特与阿多诺,重探批判诗学的理论预设。而朱国华希望通过文本考释的方式重新呈现这种诗学的本来面貌。段吉方则以“经验性”的要求,重新关照理论研究有效抵达文学的方式。而赵文和李莎分别以“梦幻刻奇”和“写意”为概念路径,集中反思本雅明理论隐含的多重认识线索。对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常规研究领域,关键词方法也提供了新的思考视野。周小仪以“物化”概念为切入点,提出审美物化的认识维度,以跨国视野考察其阶级根源。孙士聪以葛兰西的“文化领导权”概念为突破点,重新界定交织其上的三种思考方式。而王丽丽和杨建刚的思考进一步集中在福柯和杰姆逊,通过细读与辨析其核心概念“考古学”、“权力”、“政治无意识”等,提出更为内在的理解西方理论的视点。

  本土意识与当代使命:中国文学理论研究的观念重构

  二十世纪中国文论研究的观念引起重视。这种新探有两个特别值得一提的亮点。其一是从文学史的反思出发,重新理解文学观念更新的可能。王一川以游国恩的文学史书写为例,认为他的文学观念对于检讨当代的文学认识有重要的参照意义。陈雪虎以傅斯年的古代文学史写作为例,反思文学作为“语言艺术”的形成过程。张辉以中国现代比较文学的书写为例,强调思想史维度对于激活文学认知的重要性。李松通过追问文学史书写的理论形态之正当性,提出文学观念在其中重新被安顿的可能。其二是从主体与审美的关系出发,思考主体性诗学的可能性。周志强重新激活“十七年”语境中的现实主义,通过文体哲学的取径,将其视为对主体无法认识的现实世界的矛盾与悖论的暴露。毫无疑问,这种可能在新时期语境中包含着多重认识面向。张永清以历史考据的方式追问“文学审美反映论”的最初提出者、阐发者。汪正龙则通过理论、批评与诗学建构的关系,探索审美问题的主体语境及其内在张力。在此历史辨识之上,王确以自由主体与文明主体的二重关系,探索主体性诗学的当代构成方式。这些可贵的探索,对于我们重返当代文论的历史起源与认识构成,具有重要的参照意义。

  探讨中国古典文论在当代语境中被重构的现实可能。与会学者对这一问题的讨论,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其一是中国古典文论的话语系统重构的可能。刘彦顺在当代语境将这种话语系统概括为四大形态,周兴陆则关注其背后的文化认同在当代建构的可能。刘旭光以赫连勃勃为例,试图在儒家美学中植入审美自律性。刘思宇则以诗话体裁为例,提出古典文论作为生活美学的独特内涵。其二是重新考辨古典文论的关键概念的当代解释力。朱志荣关注“意象”范畴在当代的认识功能,黄键则针对戏曲“写意”问题的当代疑难展开辨析,阎月珍则尝试将古代文论中的“器物”建构为在当代处境可把握的叙述系统。

  此次会议系统、全面、深入地重新思考当前文学理论研究的问题与方法,既有高屋建瓴的总体性省察和探索,又有扎实稳健的局部案例辨析与追问。这与学者的深入思考有关,而且也离不开同道学者的洞察与回应。正是他们的共同探索、对话乃至交锋,决定了这次会议在当代中国文学理论探究中不可忽视的意义。

  王一川教授在闭幕致辞中指出,以多棱镜像的方式呈现出当前我国文学理论研究的多样化景观、硕果累累以及学者们的理论自信。参与听会的百余位师生也纷纷表示自己收获颇丰,这次会议对今后的个人研究有重要的启示。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文学理论研究构建自身主体性的漫长历程中,这次会议提供的诸多思考路向,将会在后来的理论研究者身上释放出更加富有创造性的思想能量。(颜婧/供稿)

作者简介

姓名:颜婧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郭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