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日本“在野党共斗”的成效与问题论析
2021年08月10日 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明 字号
2021年08月10日 08: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明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实行地方自治制度的日本,东京都议会选举(以下简称“都议选”)具有特殊的地位,它被称为国政选举的“前哨战”,其结果往往被看作下一时期日本政治走向的风向标和信号灯。2021年7月4日都议选开票结果显示,日本共产党稳中有进,立宪民主党的席位猛增一倍。尽管自民党重新夺回都议会第一党地位,但自民党、公明党执政联盟的议席并未过半。此次都议选的结果初步展现了日本共产党与立宪民主党“在野党共斗”机制的成效。

  都议选的基本情况

  2021年都议选是在日本新冠肺炎防疫形势依然严峻的特殊背景下举行的,各政党的主要竞选口号也围绕这一主题。日本自民党和公明党坚持举办奥运会,并承诺配套的防疫措施将严控疫情的扩散和蔓延。原都议会执政党、东京都的地区政党“都民第一会”同样认为应当举办奥运会,但要在无观众的条件下举办。立宪民主党提出“向保护生命和生活的政治转变”的口号,认为应终止或延期举办奥运会。日本共产党以“重视生命超过重视奥运的政治”为主要口号和目标,提出必须终止奥运会,并集中力量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尽快实现全民的疫苗接种。围绕这些议题,各政党共派出271位候选人在东京都的42个选区、127个席位之中展开激烈争夺。

  2017年都议选曾获得55个议席的都议会第一党“都民第一会”,在此次选举中没有得到该党特别顾问、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有力支持,议席数从改选前的46席大幅跌落至31席,失去第一党地位。而在上次都议选中惨败的自民党,本次因得到公明党的选举支持,由改选前的25席增加到33席,重夺第一党地位。公明党依靠其母体创价学会的支持,在都议选中实现连续8届全员当选的战绩,本次同样维持了改选前的23席。日本共产党稳中有进,所拥立的31位候选人共有19人当选,比改选前增加1席。立宪民主党改选前拥有7席,本次提出了28位候选人,当选15人,实现了议席的倍增。其他小党和无党派共获得6席。面对这样的选举结果,自民党东京都支部联合会会长鸭下一郎表示,“这场选举,谁也称不上是胜利者”。但事实是,实现了议席翻倍的立宪民主党和稳步前进的日本共产党在这场选举中获得了胜利,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于两党结成了“共斗”的合作机制。

  都议选中“在野党共斗”机制成效良好

  “在野党共斗”是日本共产党统一战线的一种实现形式。早在《1927年纲领》中,日本共产党就将马克思主义统一战线理论运用于日本革命的实际,提出要以统一战线为团结革命力量并最终夺取政权的基本方式。此后随着实践的不断发展,日本共产党的统一战线理论也不断丰富和完善。历史上,日本共产党曾与日本社会党结成多种形式的统一战线组织,包括1967年两党达成的关于东京都知事选举和联合斗争的协定,使两党共同推荐的候选人美浓部亮吉成功当选为东京都知事。2015年日本共产党提出“国民联合政府”构想之后,特别是立宪民主党(2017年)和国民民主党(2018年)成立后,日本共产党逐步同这两个政党以及社民党建立起“在野党共斗”的合作关系。

  所谓“共斗”即是各在野党基于一致或相近的政策主张,在国会斗争和选举斗争中共同斗争、联合斗争之意。较有代表性的事例是四个在野党提出为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而延长国会会期被拒之后,于2021年6月15日联合提出了对菅义伟内阁的不信任案。各在野党在选举斗争中的合作,主要是协调候选人的提名,在选举中相互支持和帮助。例如,在额定议席为1—2人的选举区,如果各在野党分别提出自己的候选人,可能造成选票分散,谁都无法当选,反使自民党渔翁得利。因此在野党通过协商,主动撤下当选希望不大的候选人,全力支持友党候选人竞选或共同提出各党都认可的无党派候选人,集各党之力量与自公联盟较量,则极有可能当选。在这次都议选中,日本共产党新当选的两名都议员就是在立宪民主党的支持下取得胜利的。东京都文京区候选人福手裕子在2017年都议选中以215票之差惜败,这次选举有了立宪民主党的国会议员及后援力量的支持,终于成功当选。日野市当选的清水俊子则是市民组织与在野党共同推举的候选人。立宪民主党在武藏野市的候选人五十岚爱里同样是在日本共产党的帮助下成功当选的。

  立宪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长安住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与日本共产党协调候选人的共斗机制“确实取得了成果”,如果在野党继续团结一致,将增加众院大选实现政权交替的现实性。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也表示,由于“在野党共斗”,在很多选区打败了自民党,希望今后加强同立宪民主党的协商和共同斗争。对于日本共产党而言,强化“在野党共斗”机制、协调候选人的提名和竞选工作显得尤为重要。

  “在野党共斗”机制存在不确定因素

  由于都议选具有日本国政选举的“前哨战”的地位,由日本共产党、立宪民主党两党的“共斗”机制带来的选举成果,令自民党的一些干部认为这次选举是失败的。不过,就目前形势来看,在野党的联合斗争仍属较为初级的合作形式,并且各党之间仍存在矛盾和分歧,未来发展仍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首先,各党之间的积怨可能被发掘出来而至尖锐化。今天的立宪民主党和国民民主党与历史上的日本社会党和民主社会党(民社党)有着深厚的渊源,两党之间本就有政策分歧和积怨,两党同日本共产党之间更是如此。目前支持立宪民主党和国民民主党的最大团体日本工会总联合会就是由社会党系的日本工会总评议会和民社党系的全日本劳动总同盟及一些中立工会合并而来的,合并之时确立的原则之一就是反共主义。而现实是立宪民主党不得不重视日本共产党的力量而与之联合。

  其次,日本共产党的某些态度可能会激化在野党之间的矛盾。从历史上看,日本共产党极其重视在各种场合、利用各种机会树立自己“唯一正确”“唯一革命”的形象。在同社会党的合作中,日本共产党经常批评社会党妥协、右倾、不彻底,即便是在合作较为融洽的时期也同样如此,遭到社会党的强烈反感。如果日本共产党坚持以这样的姿态与立宪民主党等在野党合作,那么一旦这些政党出现某种程度的倒退(日本共产党所认为的),“在野党共斗”也将难以为继。

  最后,在野党之间的竞争关系将产生不可预料的变数。尽管日本共产党同其他三个在野党建立了“共斗”的合作关系,在许多选区协调候选人的提名和选举,但合作并不是他们之间的全部,在野党之间的竞争仍然激烈。今年秋季将举行的众议院大选共有852位候选人,众议院额定议席为456个;集中在289个小选区的候选人有778名。立宪民主党计划推举207位候选人,日本共产党122名、国民民主党22名、社民党9名,立宪民主党、日本共产党两党在66个选区有竞争,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和社民党也在6个选区有竞争。日本共产党从1959年开始确立在全部选举区都拥立候选人的方针,自日本实行小选区比例代表并行制以后,日本共产党极少在小选区当选,故而2004年修改了这一方针,但仍坚持尽可能多地拥立候选人。今年日本共产党再次在小选区推举了100多位候选人,如果后期不同立宪民主党协调,势必造成在野党联盟的内耗。

  “在野党共斗”是日本共产党统一战线在当下能够采取的主要形式,都议选的结果已初步展现其成效,未来的发展虽然还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因素,但只要各党团结一致、求同存异,就有望在秋季的众议院大选中获得更好的战绩。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