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新华字典》第12版编修与汉字规范化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新华字典》第12版主持人程荣
2021年06月11日 08: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杰 字号
2021年06月11日 08: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杰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文字的运用是否合乎规范,往往反映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汉字规范化既是汉字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必然要求。字典是进行规范化的重要工具,对于推广普通话和实现语言文字规范化具有重要意义。2020年,第12版《新华字典》发行。围绕该版《新华字典》的编修与汉字规范化等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新华字典》第12版主持人程荣。

  正确体现和引导汉字规范

  《中国社会科学报》:汉字规范的制定与贯彻离不开辞书的引导,您怎么看《新华字典》第12版的编修意义及汉字规范化的重要性?

  程荣:《新华字典》是新中国第一部现代汉语规范字典,既是汉字规范标准的体现者,也是汉字规范标准制定的促进者。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语言文字规范化工作,主管部门一直积极组织研制相关规范标准。《新华字典》以不断推陈出新的方式率先实践,在各个阶段发挥着积极作用。1988年,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公布《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和《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用以指导人们规范使用汉字,而《新华字典》是研制这两个表的重要参考。2000年,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明确规定,“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此后,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组织专家研制《通用规范汉字表》,《新华字典》成为研制新字表的重要参考。

  2013年,《通用规范汉字表》正式公布,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领导十分重视,很快启动《新华字典》进一步贯彻落实新字表工作。《新华字典》第12版编修团队注重加强对新字表里三级字表的研究。《通用规范汉字表》三级字表里的1605个字是现代专用字,因其被用于姓氏人名、地名、科技术语等而具有现代专用属性,所以被收入字表。我们从字表看到的只是一个个不带注音和释义的单个字形,字表组使用的带专业属性的材料信息不在被公布字表当中。这些当代专用字如果不能很好地在字典里显现其专用属性,难免会被处理成文言生僻字,无法真正体现新字表收录这些专用字的意图,也就难以准确引导用字规范。例如,《通用规范汉字表》里的三级专用字“钜”的属性是地名和姓氏,《新华字典》作为现代汉语规范字典,引导用字规范需要按照现代用法设立现代的地名义项和姓氏义项:“钜(鉅)用于地名:~桥镇(在河南鹤壁)。姓。”该字在古汉语里虽然有同“巨”、表示“大”的意义,但根据规范字表的精神,对于这个用法,在《新华字典》里只适宜把它的繁体字形附列在“巨”的后面关联显现:巨(△*鉅),表明在表示“大”的意义上,现代的规范写法是“巨”,不能写成“钜”,“钜”的专门用法,见另一处的“钜(鉅)”字条。目前,有些广告把“巨惠”写成“钜惠”是不符合规范要求的。我们认为,通过字典加强相关规范性引导十分重要,因此,在《新华字典》第12版的编修中加大了力度。《新华字典》第12版延续了此前各版的风格特点,始终把正确体现和引导汉字规范作为修订工作的重要目标,坚持调查研究,力争精准落实。

  恰当处理规范性与实用性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报》:《新华字典》的研制应社会需要而起,从实践中来,为应用服务,通过对文字规范的贯彻执行来引导社会遵从使用。据悉,此次《新华字典》编修历经多次调查、专题研究,很好地体现了语言本身的发展变化。您对此有何体会?

  程荣:《新华字典》虽是小字典,但社会影响广泛。因此,我们一直把《新华字典》的编修工作当成很重要的大事来抓。以学术研究领航,编研结合,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团队进行《新华字典》编修工作时一贯坚持的原则。第12版的编修工作从启动到完成,自始至终都根据编修工作的实际需要,做多方面的调查研究,吸收新的研究成果,与时俱进,以确保品牌辞书的高质量、高品位。

  在《新华字典》第12版的编修过程中,我们十分重视现实应用问题,注意进一步加强对用字规范的引导,恰当处理规范性与实用性的关系。例如,《新华字典》十几个版本一直在运用“同某”这一体例,以简约的方式不断跟进国家的汉字规范标准,在第12版中,更有改进完善的新发展。在第11版里用到“同某”的副条或副义项有500多个,其中有些属于目前按照国家用字规范有关标准不宜使用或是当代社会和权威媒体基本不再使用的情况。在这次修订中,我们对涉及“同某”的全部条目进行了统查分析,区别不同情况,改善了一部分“同某”的释义。对于曾经混用的字,如果现在已有相关的规范标准可遵从,或是当代通行辞书在其使用分工上已有共识,当代主流媒体和通用教材等重要用字领域也基本不再混用,第12版就在副条或副义项“同某”的释义前加上“旧”字,改用“旧同某”的释义语。如:“沈chén”的释义“同‘沉’”,改为“旧同‘沉’”;“狠hěn”的释义“同‘很’”改成“旧同‘很’”;“帐zhàng”的释义“同‘账’”改成“旧同‘账’”等等。

  此次编修工作还非常重视梳理字际关系,把引导汉字规范与传承中华汉字文化结合在一起。例如,“匮”字,读kuì音的“缺乏”义是其现代汉语的主要用法,但东汉张仲景著述的中医专著《金匮要略》里的“匮”读guì,用的是其本义,同“柜”,“金匮”即“金柜”,现如今中药名“金匮肾气丸”“金匮温经汤”等当中的“匮”也是“柜”义,读guì,不读kuì。《新华字典》从1962年版以来各版的“匮kuì”字条均用“〈古〉又同柜(guì)”的注释方式系连了“匮”与“柜”的关系,可是在当前更加注重传承中医药方药理,《金匮要略》特别是与此相关的中药名称已变得较为常见的情况下,以更为清晰的方式说明“匮guì”在“金匮肾气丸”等当中的音义就显得十分必要。为此,从引导用字读音规范、正确传承中华医药优秀传统的角度考虑,我们在《新华字典》第12版里增补了“匮guì”的字条,明确显现了“匮”与“柜”的关系及其主要用例:匮(匱)guì 同“柜(櫃)”:《金~要略》|金~肾气丸。

  加强汉字规范化和辞书编纂

  《中国社会科学报》:信息时代的到来,对汉字规范化和标准化提出了更高要求。未来,语言文字使用的规范和辞书编纂应着力推进哪些工作以应对信息时代的新变化?

  程荣:我个人认为,相较于计算机技术的快速发展,辞书编纂计算机化以及在辞书编纂中的汉字信息处理相对滞后,瓶颈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出版者主要使用的排版系统字库,与编修者主要使用的桌面办公系统所用字库不能很好地转换衔接,致使辞书编纂至今难以充分利用现代化技术手段,这对提高辞书编纂效率有一定影响。有必要尽早研制和出台现代汉字字形规范标准,着力打造适用于辞书编纂的精加工语料库、高保真的汉字字料库。

  记者 张杰

作者简介

姓名:张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