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新时代甲骨学研究再谱新篇 ——访河南大学甲骨学与汉字文明传承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蕴智
2021年06月11日 08: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字号
2021年06月11日 08: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百余年来,甲骨文研究薪火相传,并形成以“甲骨学”命名的显学。近年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益于国家对甲骨学的重视和新兴技术手段的应用,甲骨文的整理和研究领域成果迭出。围绕甲骨学当前的学术热点、未来的发展方向等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河南大学甲骨学与汉字文明传承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蕴智。

  甲骨文是汉字的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报》:甲骨文是中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成熟文字系统。这种“成熟性”体现在哪些方面?请您谈一谈,如何认识甲骨文在汉字发展史上的奠基性地位。

  王蕴智:甲骨文是我国商周时期的一种古汉字载体。大宗的甲骨文资料主要是殷商时期的,此外也出土了一些商代后期至西周早期的甲骨文。以殷墟时期的10多万片刻辞甲骨和6500多件铜器铭文为典型代表的商代文字符号,是我国迄今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古汉字系统。

  就目前所见到的殷商文字资料来说,文字载体的门类已经很多。在龟甲兽骨上以刀代笔的文字就是甲骨文。由这些基本字形所构成的成千上万个会意字、形声字极富生命力。它们是汉字的基础,后世通过它们不断地派生新字。从商周时期的甲骨文、金文、陶文、玉石文到周秦时期的篆系文字、六国文字,还有秦汉以后的方块汉字(包括古隶、八分隶、楷书及发明印刷术之后的宋体字等),各个时期的汉语文字资料丰富完备,全方位地体现出汉字发展演进的历史轨迹。

  《中国社会科学报》:目前所见的甲骨文多为商代的文字。甲骨文体现了商代文字的哪些文化特征?

  王蕴智:以殷墟甲骨文为代表的商代文字系统,字式总体上可归纳为“表意”“假借”“形声”三种,这是就大多数文字而言的。另外,甲骨文还保持着古汉字早期的某些特点,一些甲骨文在字面上不太符合一般表意字、形声字的构形特征。这些特殊字例在构形上或是因变异母字而同源派生(同源分化字);或是因为贵族阶级别贵贱、正名分的需要,有意使文字符号繁缛美化和图案化(族徽字);或是出于书写的方便和习惯,将多音节字词复合化(合文字)。

  商代文字资料是研究华夏上古文明和原始汉语的珍贵素材。这些早期文字的构形表明,先民们既着意展示文字的实用性和系统性,又力求赋予文字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形体的优美感。

  甲骨学研究成果迭出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甲骨文首次发现至今,已历120余年。现在发现和可释读的甲骨文有多少?学界对这些甲骨文资料的整理释读情况如何?

  王蕴智:甲骨文主要是商王室后期200多年间的占卜记录,在文字的使用上带有很大的局限性。尽管如此,经过多年整理,目前所能见到的殷墟时期单字字目将近4200个,可释字目有1350个左右,剩下2800多个字大都已经“死掉”,不宜再与今天的汉字相对应。不过,它们的结体特征和记辞文例在书面语上大都是可以明确解释的,有些冷僻难字多用来代表某个国名、族名、地名、人名、动物名、植物名、祭名、祭祀动词、战争动词及某些虚词等。当然,商代文字的总数还不止这些,有的也许仍然埋没在地下,有的可能已不复存在。

  近年来,学界陆续出版了《甲骨文合集》《小屯南地甲骨》《英国所藏甲骨集》《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等大型甲骨著录,以及《殷墟甲骨刻辞摹释总集》等大型摹释资料工具书。甲骨文考释和缀合成果层出不穷,甲骨著录的方式更为丰富、科学,这些都为今后的研究奠定了学术基础。

  全方位开展基础性整理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报》:甲骨学的哪些方面还有待深化和拓宽?

  王蕴智:就甲骨学本身来说,它还是一门很年轻的学科,许多研究工作只是初步的。我认为,在当前和今后的一个时期,专业学者应从甲骨资料千头万绪的内在关系入手,全方位地展开各种基础性的整理工作。具体而言,至少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是推进文字释读工作,整理、编纂新的字书,全方位构建大型的语言文字数据库。二是重视甲骨分期工作,对卜辞进行严密、量化的分类整理。三是对甲骨刻辞的内容进行系统的排谱整理,多角度、多侧面地揭示其所反映出来的历史文化内涵。四是集中对各类卜辞文例及其相关的各种占卜遗物进行类型学分析,深入考究殷商至西周初期卜法系统、卜筮制度的演进以及那个时代的数术文化内涵。

  上述四个方面均是围绕甲骨资料本身深化展开的基础性工作,需要运用多学科的研究方法。比如,在数据库的建设和资料检索方面,要借助大数据信息处理技术及其他高科技手段;对于殷商文明研究,有必要将其放到世界古代文明的背景中加以比较认识。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启动。您本人承担了子项目“甲骨文全文数据库及商代语言文字释读研究”,请您谈一谈相关的研究情况。

  王蕴智:这个子课题包括两个方面的研究内容,首先是通过穷尽性的资料整理,建立甲骨文全文数据库及信息检索系统;同时,还需要翔实梳理辨别字形间的分合关系、字词关系及同时期出土所见金文、陶文、玉石文资料,专业释读并确立每一个甲骨文及商代文字字头。

  对殷墟甲骨文原文与释文文本的整理,是本课题最基础也最重要的工作。目前,课题组已着手把迄今所见公开出版的各种甲骨文著录书全部输入计算机系统,已收录甲骨86700余片,在剔除重片及缀入他片的甲骨9598片后,最后录入计算机系统有将近8万片,共有15.7万余条刻辞,原文与释文共计340万字。

  在整理资料的基础上,课题组编写出版了一套16册《殷墟甲骨文书体分类萃编》,其中的后两册是我们用原拓剪裁编纂出来的《甲骨文可释文字编》,这是我们一个阶段性文字释读成果。2019年,该成果获得“王懿荣甲骨学奖”。

  记者 张清俐

作者简介

姓名:张清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