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让古文字学后继有人 ——访郑州大学文学院院长李运富
2021年06月11日 08: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字号
2021年06月11日 08: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古文字是汉字发展的早期形态,包括秦代以前的甲骨文、金文、简牍文字、玺印文字、石刻文字及汉代以后的传抄古文。古文字学因长期面临研究力量不足、后备人才匮乏等困境,被称为冷门“绝学”。近年来,我国出台多项政策,旨在加强古文字研究力量,推动学科发展。郑州大学文学院院长李运富近年来尤为关心古文字学的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谈到了对相关问题的思考。

  古文字学学科建设长期受制约

  《中国社会科学报》:古文字学在中华文明史上有着悠久的学术传承。在现代学科范式中,如何对古文字学进行学科定位?

  李运富:传统文字学也叫“小学”,包括侧重文字形体研究的《说文解字》类、侧重词汇意义研究的《尔雅》类和侧重音韵研究的《切韵》类。从传统“小学”的研究内容来看,是用文字研究涵盖语言研究。但在现代学科体系中,文字学则被包含在语言学中。现在的“文字学”和“古文字学”还只是学术概念,尚未成为正式的学科概念,所以大学没有独立的文字学专业,研究生招生没有独立的文字学学科。对此,我建议调整学科目录,让文字学和古文字学在现代学科体系中具有明确的定位。

  《中国社会科学报》:古文字学是冷门学科,研究古文字学需要有“坐冷板凳”的精神。在您看来,哪些因素制约了古文字学的发展?

  李运富:秦汉以后的历代都有学者对古文字学进行过研究。如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就收有一些“籀文”“古文”材料,西汉发现的孔子壁中书、西晋发现的汲冢竹书、宋代及清代的金石学等,都属于古文字学的研究范围。在1899年甲骨文被发现以后,我国才有了现代意义上带有综合性质的古文字学。正如王国维所说:“古来新学问之起,大都由于新发现。”甲骨文的发现和发掘、著录和研究、收藏和展览,不仅使历史悠久的古文字学研究焕发生机,而且促进了考古学、语言学、历史学、文献学的发展。

  经过几代学者潜心钻研,我国的古文字学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但以甲骨文研究为代表的古文字学毕竟是少数人沉浸于其中的“冷门学科”,发展起来并不容易。古文字学发展的制约因素主要有四点:其一,古文字学学科地位不明确,专业从事古文字教学和研究的人员缺乏归属感;其二,古文字学具有跨学科性,该领域的从业人员不仅需要古文字学的专门知识,还必须具有语言学、历史学、考古学、文献学、数字化技术等相关学科的知识,因此能够胜任的人非常少;其三,在科技手段尚未被广泛应用于古文字材料的时候,对古文字的字形和图像处理比较困难,相关学术成果的发表和出版很不容易;其四,社会各界对古文字学的重视程度不够。

  上述四点因素导致古文字学长期被视为“冷门”,但“冷门”不等于不重要。古文字学以出土文献和文物为主要材料,这些材料承载了中华文明起源和流转变迁的诸多信息。因此,古文字学研究事关文化传承,是任何其他学科都替代不了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文化的传承有赖于一代又一代专业人才的不懈努力。当前古文字学的人才培养主要面临哪些瓶颈?

  李运富:古文字学人才匮乏是现实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全国(不计港澳台)毕业的古文字方向博士生达600人以上。这一人数看起来不少,但其中长期专门从事古文字教学和研究的只有100人左右。在我看来,古文字学人才的培养存在以下问题:一是生源缺少专业志向。凭兴趣报考古文字学方向的学生不太多,相当一部分是在二级学科之间调剂过来的,这些学生可能对古文字并不感兴趣。二是培养质量难以保证。培养古文字学人才需要对其进行特殊的专业训练,但当前的学科体系中并没有古文字学专业,相关学位点分散在不同学科中,其中有些并不具备古文字学专业的师资力量,如此培养出来的古文字学研究生专业基础较差,毕业后难以胜任古文字研究工作。三是就业后发展困难。古文字学属冷门学科,出成果难,发表成果更难,部分古文字研究者因而改行转业,大量人才的流失反过来影响古文字学方向的招生和培养,最终导致古文字学人才远不能满足现实需要。

  古文字学迎来新时代发展机遇

  《中国社会科学报》:进入新时代,古文字学有哪些新的学术增长点和发展机遇?

  李运富:近年来,古文字学的发展环境已经大为改观,古文字学建设和人才培养迎来了新的机遇。一是科技手段的进步提高了古文字研究的质量和效率,也带来许多新的学术增长点。现在,古文字输入输出、图像剪切、数字化存储、文献检索、智能识别、智能缀合、智能校对等技术问题都已被攻克,甚至出现不少功能强大的古文字大型数据库和大型工具性软件或平台。借助新技术,古文字学的研究水平不断提升,跨学科的思路和方法不断涌现,智能型、交叉性研究成为时代特色,古文字学正在脱胎换骨,旧貌变新颜。二是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让古文字学由“冷”变“热”。目前,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教育部、国家语委都单独设立了冷门绝学专项研究项目,中宣部、教育部、国家语委等八个部门共同实施“古文字与中华文明传承发展工程”,并成立了古文字工程专家委员会。这些措施站在建设文化强国的高度,使古文字学具有了更大的现实价值和更高的目标追求。

  《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教育部将古文字学专业列入强基计划招生和培养范围(以下简称“强基计划”),这一重大决策的宗旨是什么?落实古文字学“强基计划”,强化古文字学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

  李运富:古文字学能否持续发展,人才培养是关键。教育部适应形势需要,2020年开始在“强基计划”中列出古文字学方向,2021年又将古文字学作为本科教育的一个专业单列出来。这样,古文字学人才培养就从研究生层面扩大到本科层面,由此确保了人才培养从基础抓起。

  将古文字学纳入“强基计划”本科招生,是解决古文字学人才紧缺问题的必由之路。不过,古文字学人才培养是个系统工程,要想达成预期目标,还应该有一些配套措施。对此,我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明确古文字学地位。有了学科地位,才能进行学科建设;有了学科基础,才能系统培养学科人才。没有独立的学科地位和坚实的学科基础,古文字学人才的培养就难见成效。

  第二,增加古文字学培养单位。现在的“强基计划”限于“一流A类”高校,如果不按学校级别规定,而是允许各单位根据自身情况主动申报,经过评估审核满足基本条件的,就能进入古文字“强基计划”,这样做的效果应该会好得多。

  第三,探索多途径的古文字学人才培养模式。“强基计划”之外,教育部的“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计划”也可以用来培养古文字学本科人才。其基本做法是,从已经入校的一年级文科生中,根据自愿原则择优选拔,组成小型特专班,采取中期流动方式,至三年级基本稳定。培养目标是未来的古文字专业拔尖人才、顶级专家,培养模式可以尝试“一制二专三化四通”。“一制”即导师制,“二专”指专业定向和专业课程,“三化”是小班化、个性化、国际化,“四通”为本硕博连通、文史考古融通、文理工科兼通、科教实践互通。这种培养途径的优势在于,学生的专业兴趣和志向比较稳定,成才的可能性也更大。

  第四,建立古文字学专业人才的合理评价机制。作为传统学问,文字学特别是古文字学具有自身特点,一方面要与时俱进,尽量适应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等新趋势;另一方面要保持传统,重根底、重积累、重综合,在文史哲融通的前提下突出专业,在继承的基础上开拓创新。因此,对古文字学专业人才的培养和评价不能急功近利。只有摒弃功利性目标,古文字学人才才能健康成长,古文字学学科才能蓬勃发展。

  记者 张清俐

作者简介

姓名:张清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