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青年战线》:宣传抗日救亡 巩固统一战线
2021年05月25日 08: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珊珊 字号
2021年05月25日 08: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珊珊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青年战线》于1938年3月25日创刊于西安,是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西安分队部等联合出版的公开刊物,编辑兼发行地点设在西安北大街平民坊五号青年战线社,由新知书店总经售、永新印刷所承印。

  为寻求突破两次调整办刊思路

  《青年战线》的主编为中共中央南方局青年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刘光。刘光,原名刘普济,抗日战争爆发后,刘光于1938年初从苏联回国,到延安后,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3月,他被调到西安,担任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常委兼宣传部副部长,主编《青年战线》。该刊起初定位为半月刊,第二期起改为旬刊,主要撰稿人有宣侠父、冯文彬、胡乔木、黄华、张琴秋。

  1938年4月16日《青年战线》第二期《编者的话》提到:“本刊原定每半月出版一次,第二期,四月十日就应该和读者诸君见面,但因为编辑部种种人事上的关系,直到现在,第二期才出版。”同时提到:“自本期起,改为旬刊,这是因为时事的变化很急骤,改为十日出版一次……”

  《编者的话》对于第一期的编辑出版进行了总结分析,同时提出了刊物的宗旨和期望,这也是该刊第一次调整办刊思路。文中提及:“第一期出版,编者自己检讨了一下,深觉不满,既欠充实又欠活泼,而且‘青年味’太小。从此以后,我们要努力把‘青年味’扩大:反映各种青年的生活状况,讨论青年生活上发生的各种问题,代表青年提出要求……”对于刊物的内容和形式,准确地提出“内容要尽量开展,形式也力求活泼”,编者最高的理想是把这个刊物变成每个青年自己的,同时提出,“至于究竟能办到什么地步,固然在于编辑部的努力,但主要的还要靠诸位读者青年朋友的不断指正,投稿和扶持”。从第二期至第九期,刊物目录登载于封面,并配有与“抗战”主题相关的插图;第十期起,封面不再刊印插图;自十一期起,封面的刊名“青年战线”位置发生调整。

  1938年8月15日,《青年战线》第十二期刊载了《青年战线的新计划》,办刊思路再次调整。文章重点围绕刊物将朝什么方向改变、有哪些具体改变、该刊对于读者有什么要求三方面展开。文中特别提到《青年战线》改变的四个原则,并指出,刊物作为一个纯粹的青年刊物,首先,需要有青年的内容和形式,也就是说,“要站在青年的立场上,要由青年的眼睛来看问题,也要由青年的嘴来说话,话要说得活泼,新鲜,简明,有趣”。其次,刊物面对的读者对象是广大的青年群众,要把视线放在“青年的工人农民兵士职员中小学生和妇女儿童身上”,不能专门迁就少数的高级知识分子。再次,《青年战线》既在西北出版,又由于战事的影响和交通运输的限制,“就必然要多登些关于西北各省和华北战区的文字”。最后,强调了《青年战线》是一个青年抗日统一战线的刊物,它的使命就是通过书写青年爱国救民的英雄事迹,指示青年协助政府的正当途径,宣传组织的具体方法及讨论青年修养、青年生活等各项切身问题来拥护抗战,做到“团结青年,鼓励青年到军队里来,到工作里来”,这也是该刊最重要的宗旨和原则。

  1938年9月15日,《青年战线》新一号出版,封面再次改版,恢复了封面插图,刊名“青年战线”四个字改为竖体,字形较从前也有区别。封面刊登了王芸生的题字:“由中国抗战起始,改造世界。”目录转至第二页,同时改为周刊,逢周四出版,计划全年出版52期;代售处改为生活书店。新一号刊载了短论《五青年出狱了》、社论《预祝西北青年代表大会》;报道了《抗日游击队在晋南夏县》《我见到的西安回民抗敌后援工作》《略谈少数民族——西康甘青番民——妇女问题》。

  出版各种时事特辑专号

  《青年战线》在刊行过程中,注重与时事、历史关联,出版了各类特辑专号,比较有代表性的有“‘五一’青工生活专号”“欢迎世界学联代表团特辑”“纪念九一八七周年特刊”“青年运动专号(一)”等。

  1938年4月26日第三期是“五一”青工生活专号,刊载《怎样纪念五一?》《目前青工工作的特点与任务》《一个工人的呼声》《两个时代下的青年工人生活》等文章。在《怎样纪念五一?》中,作者浩川写道:“纪念五一,我们要加强我们‘反对侵略’‘保卫祖国’的斗争,我们要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去!中国的工人是革命的先锋,也是祖国的最忠实最勇敢的守卫者。”同时提出纪念五一,“应该迅速建立并开展普遍的统一的工人救亡组织,以提高工人的爱国热情,以发挥工人在抗战建国过程里的最大力量!”文章充分肯定了广大工人在革命中的先锋作用,并鼓舞了广大青年团结抗战、保卫祖国的必胜信心!

  1938年7月20日出版的第十期为“欢迎世界学联代表团特辑”,刊载了刘光的《巩固中国青年的团结,学习国际青运的经验》,多名作者以在西安、在延安、在安吴堡等不同视角开展纪实报道,包括孟奚的《世界学联代表:科乐满先生访问记》、田间的《边区青年与代表团座谈会——在鲁迅小学》、唐亮的《世界学联代表团延行杂记》、向华的《带来了伟大的同情》等文。同期,还刊载了世界学联代表的相关报道,题名为《新的中国会在战争里出现的》。文中提到:“我们来中国的责任是非常重大的,我们要把你们为民族解放奋斗的精神告诉给我们的人民,我们的人民会信任新的中国是会在战争里出现的。”

  1938年10月23日,《青年战线》新四号出版,为“青年运动专号(一)”。该期刊载了社论《庆祝西青救二代大会开幕》、陈绍禹的《全国青年更进一步的团结起来》、滕季珊的《前进,三民主义青年团!》,河南通讯《青年是抗战政府最好的助手》、山西通讯《活跃中的辽县小英雄》、长沙通讯《抗战期间的湖大同学》等,此外还刊载了《广州青年统一战线中心的“抗先”》《陕甘宁边区青年的参战工作》《青年抗敌工作在江西》《八路军中的青年》。其中,《陕甘宁边区青年的参战工作》报道了10月2日在延安举行的陕甘宁边区青年救国会代表大会的相关情况。傅钟在《八路军中的青年》中集中报道了八路军青年队的生活,并指出:“八路军青年队的生活,是一种集体化,民主化,规律化的政治生活,从实际工作中,增进青年的能力和政治修养,在青年队里,有经常的汇报制度,青年们自己经常的督促和检查他们的工作,学习,卫生,和巩固部队的生活;一种‘团结,紧张,活泼,严肃’的优良作风就是在这里养成的。”文中还提到了八路军青年队的“五要五不要”,“五要”是:要做学习的模范、要讲卫生、要吃苦耐劳、要爱护群众、要勇敢杀敌;“五不要”是:不吸烟、不喝酒、不吃冷水、不逃跑、不掉队落伍。这体现了八路军青年队是一支纪律严明、能打硬仗的抗日队伍。

  注重重大历史事实的回顾性报道

  1938年5月6日第四期刊载了《“五四”的十九周年》。李昌在《“五四”的十九周年》中,论述了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经验教训,以及中国青年学生在民族解放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文中写道:“从‘五四’开始,中国的青年学生始终保持并发挥着光荣的战斗传统,不断的为祖国的独立与自由作斗争,而成为中国人民战斗行列中的一支生力军。”对于五四运动的意义,作者认为,“五四”是国民救国的第一把烽火,从此开始,“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与社会解放的巨潮,河流并进的掀起滔天巨浪,推动着中国向着近代国家的发展程途,迅速迈进”。同时,“五四”对于中国此后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伴随着现代的各种思潮大量涌流到中国,“中国人才认识了今日的世界和在今日的世界当中,中国所应遵循的道路”。文章同时犀利地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罪恶行径,并指出:“日本帝国主义是最阴毒险狠,最狡猾卑鄙的侵略者,他善于利用各种大小的机会,采用各色各样的方式,推行其灭亡中国的企图,而其最得意的一着,便是在中国内部培植一些汉奸,以制造分裂,为其内应,以出卖权利……”

  1938年7月20日出版的第十期刊载了韩进的《民族抗战一周年》等文章。文章生动论述了中华儿女在保卫祖国、反对侵略中浴血奋战的英雄事迹,讴歌了中华民族顽强不息的民族气节,缅怀了过去一年牺牲的民族将士,同时为广大青年及人民群众树立了保卫世界和平的勇气和信念。文章写道:“过去的一年,是中华民族解放斗争中划时代的一年,在这年中,中华民族以异常顽强的英勇奋斗姿态,在世界反对法西斯帝保卫和平的战线上出现。在这一年中,我们遭受了非常巨大的苦难与牺牲……但我们整个民族是在这苦难与牺牲中站起来了,给了日本帝国主义以重大的打击,向全世界指出了中华民族是不能屈服的伟大的民族。” 1938年9月18日《青年战线》新二号为“纪念九一八七周年特刊”,刊载了社论《九一八七周年》,文章首先对七年中在日寇汉奸的疯狂统治下作出的顽强不屈的搏斗和流血牺牲的以及正在奋战着的战士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并明确指出,广大青年要担负起团结统一战线的伟大任务,提出:“要百倍地加强与团结自身的力量,在这一点上,‘九一八’后的东北青年的统一战线,给了我们一个最早最好的示范。他们不论在各界群众的组织中,各种各样的游击队,义勇军,抗日联军中,都不分党派阶级信仰性别,一致的团结得铁一般的坚固,成为日寇后方不可战服的抗日力量。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拓展作品形式 鼓舞抗战士气

  自1938年6月20日出版的第七、八期合刊开始,《青年战线》陆续开辟“读者信箱”“世界小新闻”等栏目,以更加活泼的方式与读者互动,刊登内容不再局限于社论、通讯、救亡情报等,逐步增加了曲谱、谜语、战地文学等,进而以更为生动的作品形式鼓舞青年抗战的士气。

  该刊登载的曲谱内容十分丰富,如苏联有名的游击队歌《打到敌人后方》的简谱(第七、八期合刊)、《从这一边境到那边》(第九期)、《西北青年进行曲》(第十期)、《张二嫂放哨》(新一号)、《新编九一八小调》(新二号),除了曲谱,还包括时事演唱《天下大事》(新三号)等。其中,由成仿吾作词、吕骥作曲的《西北青年进行曲》,以艺术的形式表达了广大青年对于抗战反侵略的激昂热情:“大好河山被侵占,西北已经成了前线,起来!起来!西北的青年,齐为保卫西北而战。我们不做亡国奴隶,我们爱好自由民权……团结统一,勇敢向前,那怕血染八百里秦川?我们是西北的青年我们选择战……战!抗战建国成功不远!”《新编九一八小调》中娓娓道来地叙述着:“高粱叶子青又青,九月十八来了日本兵;九月十八又来临。东北各地起了义勇军;九月十八又来临,全国抗战越打越精神……”

  文学作品也在1938年的新号出现,如报告诗《湖李村大战》(新三号)、战地文学《一把血淋淋的小刀》(新三号)、独幕剧剧本《张兰镇的鸡蛋》(新一号)等。《湖李村大战》以平实且富有韵律的笔触,对抗战进行了生动的描述:“弟兄们!预备好,莫叫鬼子跑走了,这一回,要给死亡同志把仇报!你也要上前,我也怕落后。”

  《青年战线》于1938年10月停刊,该刊在宣传、扩大和巩固青年抗日统一战线,推进青年救亡运动,介绍各地和国际青年运动的动向、经验方面起了积极作用。

 

  (作者单位:国家图书馆典藏阅览部)

作者简介

姓名:张珊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