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微综述】让百年红色文艺经典绽放时代光芒
2021年04月08日 09: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胡子轩 字号
2021年04月08日 09: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胡子轩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即将迎来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的重大历史时刻,在全党集中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重要时间节点,建党百年红色文艺经典研讨会日前在江西赣州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紧扣时代主题,回顾总结了百年来红色文艺创作的辉煌成就和宝贵经验,从美学、艺术学以及各艺术门类的角度探讨红色文艺经典的时代价值和未来发展。

  红色文艺经典的内涵与价值

  中国文艺的百花园中,红色文艺一直是一个独特而耀眼的存在。百年的文艺长河中,一批批红色文艺经典感染、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从过去到今天,什么样的文艺作品可称为“红色经典”?“红色经典”应有怎样的价值?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董耀鹏这样概括“红色文艺经典”:它凝结着党领导文艺工作的生动创造,是我们党的文艺事业取得辉煌成就的集中体现;它记录着党领导人民创造的历史伟业,是中国共产党人初心使命和精神谱系的生动载体;它承载着中华儿女的历史记忆和情感力量,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它彰显着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他表示,在今后的红色文艺创作中,要充分挖掘保护利用各种红色文艺资源,着力引导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加大对红色文艺精品创作的扶持力度,切实强化对优秀红色文艺作品的研究评论和传播推介,努力创造出属于新时代的红色文艺经典,充分发挥文艺培根铸魂、凝神聚力的独特作用,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贡献力量。

  “红色经典”对中国观众而言具有特殊的含义,保留了人们的集体记忆乃至“集体无意识”。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认为,“红色经典”包括几个层面的考量,如约定俗成、群众公认、影响巨大、历史检验等,其本身具有丰富的内在张力。新中国成立后的十七年电影,无论是解放叙事(如《白毛女》《红色娘子军》)、英雄叙事(如《南征北战》《董存瑞》),还是新生活叙事(如《我们村里的年轻人》《老兵新传》)、民族叙事(如《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都可以归结为有关新中国宏大历史的叙事,充满了自信、向上、乐观的精神,形成了各自的作品群和经典作品。

  “红色文艺经典”是历史的,不仅在中国革命史也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中有其定位,是在中国文艺发展史中不断建构的;同时,它也是现实的,以其审美理想和审美追求时时回到人民性立场,在艺术本体的卓越性追求中高扬了人民性的文艺观,在不断阐释和价值积累中迈向当代文艺经典化。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教授范玉刚认为,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奋斗中,形成了红船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西柏坡精神、沂蒙精神等红色文化精神图谱,作为中国共产党人红色基因和精神谱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精神已经深深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和灵魂,是红色经典生成的土壤和重要资源,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丰富滋养,以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成为鼓舞和激励中国人民不断攻坚克难、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强大精神动力。

  红色文艺中的英雄形象塑造

  塑造英雄形象,彰显时代精神是中国文艺的一个优良传统,更是红色文艺最重要的主题之一。回望红色文艺的英雄画廊,从林道静、吴琼花、狼牙山五壮士、杨子荣,到最近热播的电视剧《觉醒年代》中的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陈乔年、陈延年……他们献身理想和信仰的革命精神和英雄主义情怀感动了当时的受众,也感动着今天的受众。在灿若星河的革命英雄之外,红色文艺作品还贡献了一大批诸如朱开山(《闯关东》)、陈寿亭(《大染坊》)、宋运辉(《大江大河》)、马得福(《山海情》)等不同时代的英雄,这些形象同样给人以思考、给人以引领和激励。

  红色文艺的组成部分革命英雄主义文艺有着曲折的探索过程,有值得总结的经验。20世纪90年代大众消费审美趋向出现,一方面使得作品有将英雄还原为人的突破,另一方面,一些作品又滑向另一种极端。江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南昌大学谷霁光人文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李洪华认为,在大众文化语境中,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最突出的问题是人物形象的塑造,塑造英雄应该平衡好表现英雄品质与平民色彩的问题。红色文艺的创作过程中,在彰显人文关怀时,不能迷失历史理性;注重平民色彩时,不能消解英雄品质;追求历史深度时,不能放弃时代高度。

  革命英雄主义文学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产生了重要影响,但也曾经历理论探索的曲折。其明显的特征是把英雄塑造当成了“造神”:一些作品放弃了典型的个别化要求,忽略了英雄人物作为普通人的真实生命,致使英雄形象走向虚假和僵化。过度地拔高英雄境界,不仅使得英雄的形象脸谱化,也忽略了普通人的描写,人民大众只能作为英雄的陪衬,这实际上是将英雄与人民群众隔离开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傅道彬表示,拒绝世俗是英雄主义文学的特点,也是英雄主义文学陷入困境的原因。过于强调非凡使得英雄形象失去了成长的艺术空间。新时代的英雄主义文学是对中华民族走向强盛的史诗性书写。新时代的英雄主义文学的英雄性应该从人民性出发,显示鲜明的个性,闪耀人性的光辉,具有历史反思精神,体现崇高的审美追求。

  红色文艺经典的美学特征

  红色文艺经典的修辞美学,是红色文艺经典在艺术媒介技巧艺术形式风格、艺术形象塑造和艺术情感思想等修辞方式上所体现的美学特征。它的修辞美学特征包括典型示范律转型再生律、破旧立新律、洋为中用律和古为今用律。中国文艺评论家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认为,重温第一个百年红色文艺经典的历程,有助于我们更加气定神闲地向着第二个百年新目标进发。应当将红色文艺经典纳入中国自己的文艺经典传统链条,同时参照世界文艺经典去衡量,使之成为中国现当代文化成就精华的一部分。今天的主题文艺创作要想成为新的文艺经典乃至文艺高峰,需要鼓励“远离浮躁、不求功利”的创作态度和创造精神,既需要借鉴第一个百年的宝贵经验也需要汲取其中的教训,更应当切实根据社会生活的变迁及其产生的新的审美表现需要,开创新的百年文艺创作历程。

  “问所从来”是理解红色文艺的前提。从1927年大革命失败到1936年“左联”解散,有一条以上海为中心的左翼文化战线在唤起民众、鼓舞青年。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深圳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高建平认为,中国现代美学除了去功利、艺术自律的“静观”美学,还有一种“介入”的美学传统,这种传统不是像“静观”美学把美学与社会进步和改造、道德伦理和政治追求隔离开来,“左翼美学”对于推动这种美学在中国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左翼的美学以“现实主义”为主,写实不只是一种方法,而且使文学艺术与现实结合在一起。左翼的美学继承了“尚力”的传统,主张文艺要有激情,具有鼓动人参加革命斗争的力量。这种美学所要求的文学家是火热的生活的参与者,而不是消极的避世者。左翼的美学理论是为人民大众的。

  饶曙光提出,红色影视剧创作必须“守正创新,通变集成”,要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反对各种各样没有底线的“戏说”,反对没有节操“娱乐至上”;要着力塑造出有生活质感、历史质感,富有内涵,富有个性,富有张力的人物形象;要摒弃“公式化”“概念化”“灌输式”的方式,在思想、感情层面实现个人的“小我”和国家“大我”有机的结合,在叙事和表述层面实现“红色叙事”与个人化叙事的有机结合;要坚持现实主义的路线和底色。在他看来,“不搞现实主义,就会脱离群众”,要吸收方方面面的成果和智慧转化为一种艺术创造力,最终通过守正创新、通变集成使得红色影视剧的表现、呈现更“年轻态”,从而吸引年轻观众,并且建构起共情共鸣共振,建构起“共同体美学”。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采编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胡子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