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军队党的建设宏观定位与时代要求
2021年04月08日 08: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钱均鹏 杨青春 字号
2021年04月08日 08: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钱均鹏 杨青春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随着党中央、习近平主席对军队党的建设核心、关键地位的强调,以及首部《中国共产党军队党的建设条例》的发布,时代的发展与理论的进步要求全军准确理解军队党的建设的宏观定位。“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立足全党大局,才能看清军队党的建设在其中的地位。

  在庆祝建党100周年的伟大时刻,把握军队党的建设的宏观定位,追溯军队党的建设的历史源头,既是学习理解《中国共产党军队党的建设条例》的必要环节,又是有力推进新时代军队党的建设的理论前提。

  宏观定位:党的建设伟大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概念角度看,军队党的建设是党的建设的种概念,也是党的建设的分支领域。军队党的建设曾经有两个使用较为广泛的定义。定义1:“军队党的建设是军队党组织为提高领导能力和水平,在与时俱进中加强、改进自身思想、组织、作风、制度的实践活动,是中国共产党建设的重要而特殊的领域。”定义2:“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各级组织中,以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为主线进行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和制度建设的实践活动。”这两个定义均是在党的十八大前提出的,已不能满足新时代党的建设理论与实践。对概念进行与时俱进的定义是理论研究的重要任务。笔者认为,军队党的建设可以口语化表述为“军队中党的建设”或“党在军队中的建设”。以习近平主席关于军队党的建设的重要论述为指导,汲取《中国共产党军队党的建设条例》所承载的思想要义,可做如下定义:新时代军队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人民军队中贯彻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以党的强军目标为引领,从政治、思想、组织、作风、纪律、制度、反腐败7个方面加强党组织和党员队伍建设的实践活动,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理论逻辑看,军队党的建设是党的建设“伟大工程”的子工程。1939年10月,毛泽东同志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把“建设一个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布尔什维克化的中国共产党”形象地称为“伟大的工程”,列为“三大法宝”之一,并明确了党的建设对于统一战线和武装斗争的统领地位。1994年9月,党的十四届四中全会上提出“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重要概念。同年12月,中央军委随之作出《关于贯彻党的十四届四中全会精神进一步加强军队党的建设的决定》,第一次以中央军委名义提出“军队党的建设”概念。此后军队党的建设随着党中央关于党的建设理论的创新发展不断发展。

  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2018年8月,习近平主席在中央军委党的建设会议上指出:“全面加强新时代我军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工作,是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必然要求,是推进强国强军的必然要求。”军队党的建设自毛泽东同志提出“伟大工程”就作为子工程包括其中,同步推进,进入新时代以来,在党中央、习近平主席的坚强领导下地位更加重要、更加稳固。

  从实践视角看,军队党的建设概念因长期处于武装斗争环境,曾被党的建设所包含,一定程度上被军队政治工作所代替。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武装斗争是党的主要斗争形式,军队是开展武装斗争的主体,自然是党的建设的重要领域,提到党的建设概念自然包括军队党的建设。由于军队政治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开展了军队党的建设具体工作,并且还做了大量党的统战工作、群众工作,一定程度上包含了党的建设具体工作,是实现党的意志的重要途径,所以军队政治工作概念出现频率高于军队党的建设。在党中央到达延安有了落脚点和新出发点后,才在有经验基础、有思考时间、有战略需求的条件下提出“党的建设伟大工程”,“军队党的建设”作为一个重要领域自然包含其中。

  历史源头:生动的早期实践和鲜活的理论源泉

  通过对理论和实践的历史探源,可以擦去常用概念因岁月久远而蒙上的尘埃,从而看清概念的本来面貌、初始状态。

  党的幼年时期开始的积极探索。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列宁、斯大林基于实践的建党建军思想对我党产生直接影响。列宁在领导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实践过程中提出了军队党的建设的原创性理论。1903年,列宁起草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关于军队工作的决议草案》提出:“在军队中供职的社会民主党人最好成立单独的团体……”1919年7月,他在《俄共(布尔什维克)中央给各级党组织的信》中又提出:“注意军队政治工作和政治委员工作,一般说来,蓄意叛变的军事专家就最少见,他们的阴谋也难以实现,军队中就没有松懈现象,军队的秩序和士气就好些,胜仗也就多些。”依据列宁、斯大林的军队党建学说,按照共产国际的指导,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我党在黄埔军校、国民革命军中开展了实行党代表制度、建立秘密的共产党组织等积极有益的探索。

  党的早期文献中论及军队党的建设。《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党的建设”最早出现在1927年6月1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议决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其第2章题名“党的建设”,主要是指党组织架构。同年11月《中共中央工作计划》中又出现了“党的建设”的表述。1931年11月,《中央苏区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关于党的建设问题决议案》再一次出现“党的建设”的表述,其第3部分第8条单独针对军队党的建设提出“建立红军中党的组织工作”,要求“实现政治委员制度与政治工作条例”。到1932年2月,《中共中央给共产国际的组织报告》中7次提到“党的建设”,“党的建设”已经成为高频词。

  建军之初虽没有“军队党的建设”独立概念,但在军队重要历史关口开展的关键工作均属军队党的建设。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部队首先开展了军队党的建设,建立了军队党组织架构。7月27日,起义军组成了以周恩来同志任书记的中共前敌委员会,这是部队最高领导机关。在前委领导下,各军、师建立了师党委,各团建立了党总支或党支部。军、师两级设立了党代表,团、营、连三级设立了政治指导员。可见,我军自建军之日起就高度重视“军队党的建设”这个关键,开展了丰富的党建实践活动,为以后的创新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1927年9、10月间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三湾改编”,核心内容就是创造性开展了军队党的建设。班设党小组,连设党支部,连以上各级设党代表,营、团设党委,这些组织设置显然属于军队党的组织建设,同时贯穿着制度建设。“三湾改编”中党组织设置下移到连队的军队党的建设制度创新,为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直达基层、直达官兵奠定了稳固的组织基础。

  1929年12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性质上首先是党的会议,会议通过的《古田会议决议》自然是关于军队党的建设的决议。《决议》共8个部分,前3个部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党的组织问题、党内教育问题)属于军队党的建设内容,可以分别对应我们现在划分的政治建设、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后5个部分(红军宣传工作问题、士兵政治训练问题、废止肉刑问题、优待伤病兵问题和红军军事系统与政治系统关系问题)属于党领导下的军队政治工作的内容,具体包括宣传工作、思想政治教育、内部关系和军政关系等。这8个部分中,军队党的自身建设内容在前,党领导的军队政治工作内容在后,体现出军队党的建设这个核心关键需要党领导的“生命线”具体配合,以促进党的领导向全体官兵及军队外部全面拓展。

  时代要求:对标宏观定位审视差距补齐短板

  从“伟大工程”到“新的伟大工程”,再到新时代“新的伟大工程”,军队党的建设作为子工程同步施工。作为支撑总工程整体稳固、承重承压的重点工程,新时代军队党的建设更要稳慎施工,确保质量,走在前列。对标宏观定位,以强烈的问题意识来审视,军队党的建设在既有成就基础上尚需从以下三方面有针对性加强。

  与党的建设学科建设相一致,加强军队党的建设学科建设。军队党的建设进一步走向科学化,需要加强军队党的建设研究工作,建立必要的理论基础和人才支撑。近年来,地方上党史党建学科建设高速发展,取得了很大进步。在我军院校教育中,中共党史、党的建设、军队政治工作曾经捆在一起进行教学科研,军队党的建设的学科定位是在军事学学科门类、军队政治工作学一级学科之下。当前,应该依据军队党的建设的权威宏观定位,提高其学科位阶,跟上全党步伐,组建相关机构,培养专业人才,产出学术成果,搭建理论支撑。

  与党内法规建设相配套,跟进军队党内法规建设。《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将“军队党内法规”作为一个独立概念提出。军队党内法规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加强军队党的建设的重要依据,加强军队党内法规建设是军队党的建设的基础工程。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一基础工程卓有成效,但相对于中央党内法规,军队党内法规建设还存在较明显的基础性、法理性薄弱环节。规范军队党内法规的制定、备案审查、执行责任、解释等工作的军队党内法规缺位。为保证军队党内法规建设与中央党内法规建设相配套,我们需要及时明确专责机关,建立学术机构,形成高质量军队党内法规建设学术成果,促进军队党内法规的立规、执规与全党进度相同步。

  与宏观定位相统一,厘清军队党的建设与军队政治工作关系。军队党的建设与军队政治工作的关系问题是军队理论界长期讨论而无定论的问题。由于我军长期把军队工作分为军政后装四类,军委实行四总部制,各级部队机关实行四部门制,政治部之下设组织、干部等业务部门,而组织、干部等工作都是党的建设重要工作,党的建设的许多工作由政治机关承办,所以一度曾有党的建设在政治工作之下的片面观点。《中国共产党军队党的建设条例》明确指出军队党的建设“是军队建设发展的核心问题,是军队全部工作的关键”,进一步明晰了军队党的建设和军队政治工作之间领导与被领导、核心与外围的运转关系。“军队党的建设”作为一个独立概念,包括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军队党组织自身建设两个板块。而军队政治工作作为我军的生命线,本质上是党领导和掌握军队的工作。其定位首先是党的工作,是党领导下的服务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和军队党组织自身建设的具体工作。这种关系需要从理论上进一步厘清。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西安校区)

 

作者简介

姓名:钱均鹏 杨青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