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西方政党政治的历史变迁及特征
2021年02月24日 09: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胡志伟 字号
2021年02月24日 09: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胡志伟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政党是当代政治活动最重要的主体,政党政治是现代政治体制的重要形式。系统梳理西方政党政治的历史变迁及其特征,对于理解当下西方政党政治的各种乱象及未来趋势具有重要意义。

  西方政党政治的历史回顾

  在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后,西欧、美国经济和社会领域快速发展,在此背景下现代政党政治逐步建立并不断调整。

  美国建国深受启蒙思想影响,以此为基础建立和发展了三权分立的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尽管大多数美国宪法制定者反对政党政治的建立,但他们也逐渐承认政党政治对于新政府运作必不可少。政党成为不同利益群体进行利益博弈和协调的工具。第一次显著政党利益对抗的出现,是代表商人和手工业者金融利益的联邦党与代表普通民众利益的民主—共和党,争论焦点在于是否支持强大联邦政府存在。在180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共和党人杰斐逊当选为美国第三任总统,大众型政党民主—共和党相对于内部分裂的联邦党取得胜利,标志着现代政党的诞生。随后,联邦党逐步消亡,民主—共和党分裂重组,形成当代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竞争制。第二次显著脱离民主体制的政党对抗出现在南北战争时期。代表北方工业资产阶级利益的共和党和代表南方奴隶主利益的民主党,针对是否废除奴隶制进行战争。

  随后,两党在长达150多年里轮流主政美国,在总统选举、国会选举、政策制定以及法案通过等政治过程中不断博弈。1929年,美国遭遇经济大萧条,国民经济出现严重衰退。反映在政党政治中,以罗斯福为首的民主党于1932年推行新政,联邦政府对社会中下层进行救济,国家对资本主义商业和农业进行强力干预。20世纪80年代,随着共和党总统里根执政,新自由主义成为美国主流政治理念,放松国家管控和支持私有化使金融资产阶级迅速崛起,形成稳定强大的利益集团。政党政治博弈聚焦于资产阶级内部不同财团对总统和议会的争夺,党争导致治理效率低下,陷入“否决政治”。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以后,全球新自由主义经济出现衰退,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更是加剧了美国政党政治的衰退,宣传自由民主的资产阶级政党政治越发偏离自由资本主义。

  在西欧,英国与法国都深受封建主义影响,但政党政治的演化存在明显差别。17世纪末期,围绕詹姆斯公爵是否享有王位继承权,英国形成了辉格党和托利党之争,新兴资产阶级和新贵族与旧封建皇权和旧贵族展开利益对抗。随着工业革命迅速发展,利益格局分化重组,在1832年议会改革后形成代表工业资产阶级的自由党和代表旧贵族和大商人利益的保守党。随着工人阶级不断壮大,工党建立并不断壮大。自1924年之后,工党与保守党轮流执政,并在二战后形成稳定的两党制。虽然政党间和政党内部多次分裂重组,但政党政治体系没有变化,工党和保守党形成稳定的制衡关系,“有产阶级一般拥护保守党,工人阶级支持工党,中间阶级则在两党之间摇摆不定”。1997年工党首相布莱尔主政后,采用“第三条道路”,汲取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想推进经济改革,体现出左翼政党中间化趋势,同时其分权制改革客观造成了民族分离主义的崛起。当前,英国下议院的边缘政党席位上升,传统政党政治格局受到挑战。从苏格兰独立公投到英国“脱欧”进程可以看到,反政治精英和反移民主义正在形成合流,形成新的右翼民粹主义力量,传统政党政治出现明显分裂对立,进而导致政府决策效率低下。

  法国政党政治起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保皇派和革命派在议会中的政治分歧成为划分当今左翼政党与右翼政党的最初标准。在随后共和国与帝国上百年的反复更迭中,政党政治也在不断演变。20世纪初,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现代政党政治确立,但极化多党制导致没有政党得到过超过四分之一的选票。法兰西第四共和国时期,极化多党制虽然有所削弱,但围绕意识形态、信仰等方面的分歧,衍生出多个政党。政党政治的不稳定也使得法国内阁频繁轮换,政局持续动荡。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坚持戴高乐主义的人民运动联盟经过历次重组改名,代表传统右翼势力长期主政法国。在右翼政党治理失能的背景下,代表左翼的法国社会党崛起,在1981—1995年和2012—2017年赢得法国总统选举。但是,总统和总理属于不同政党的“左右共治”现象时有出现。2017年总统大选中,由2016年成立的中间党派共和国前进党创立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原社会党党员)当选总统,由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成为主要反对党。多党制条件下党争更严重地削弱政党治理能力,由此导致法国政党政治的常态化治理失能。

  西方现代政党政治的特征

  第一,政党分裂性。政党从根源上诞生于西方,西方政党政治发源于宗派,现代政党政治是代表各个不同利益集团在非暴力民主制框架下进行利益协调和博弈的媒介。对比考察美英法三国政党政治的历史演变,社会成员代表各自集团利益在政党政治框架下进行利益博弈。不同于俄国和中国由政党领导革命推翻旧政权建立新政权并进行彻底革命消灭资产阶级的模式,其没有形成以政党为中心的政治实践模式,而是在多元主义思维模式影响下,形成资产阶级内部不同财团博弈,且传统右翼受到左翼政党和极右翼政党的冲击,内部分裂形成无休止的党争,导致治理成本过高、治理效果低下,甚至治理失能和极化政治等现象。

  第二,政党阶级性。“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现代西方政党政治是资产阶级参与政治,并最终取得主导的历史。在现代政党政治形成的过程中,封建贵族、地主阶级、新兴资产阶级、金融资产阶级、产业资产阶级、工人阶级均为其自身利益而不断斗争博弈,因此阶级斗争一直是客观存在的政党政治博弈的核心要素之一。当下西方政党政治的乱象体现出非暴力民主框架下政党的治理失能,表明政党所代表阶级与普通民众之间的利益背离,资产阶级政党统治出现合法性危机。

  第三,治理问题严峻。在资本逻辑支配下,资本主义形式不断演变。资本主义自身的变化对政党政治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导致政党治理失灵的现象。20世纪80年代,新自由主义取得支配地位,金融资本主义成为当代资本主义的主要形式。随着金融资产阶级的迅速崛起,资本对国家和社会取得支配性地位。政党政治被金融资产阶级基本控制,成为压制其他阶级的工具。同时,由于丧失了左翼力量的制衡,民粹主义政党通过煽动社会仇恨进行政治反馈,导致现代西方政党政治治理成本过高,治理效果低下。

  第四,反自由资本主义特征。在经济衰退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党政治震荡显著,而政党政治反馈经常出现反自由资本主义的特征。例如,在美国表现为明显左翼倾向的罗斯福新政和当今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政策主张,以及右翼民粹主义倾向的特朗普共和党政策的出台。在英国,则表现为左翼工党崛起对原政党政治格局的改变。当前,右翼民粹主义和民族分离主义正在合流冲击英国传统两党制政治格局。在法国,传统左翼社会党对法国政治经济影响深远,21世纪以来极右翼国民阵线的崛起也对传统政治格局形成冲击。这些新动向共同反映出,面对经济危机和衰退时西方政党政治反馈的反自由资本主义特征。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当代法国政党政治何以高频震荡?——基于2002—2019年法国政党变化的实证分析”(20XNH026)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胡志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