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马克思对德国观念论历史观的重建
2021年01月28日 08: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袁芳 字号
2021年01月28日 08: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袁芳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随着世俗化运动与传统宗教社会的决裂,在维柯制定了历史科学的真理原则之后,历史哲学在18—19世纪迎来了迸发,人们开始相信理性将带领人类社会逐步走向更完善的阶段。德国观念论在高扬人的主体性和理性能力的基础上,对历史哲学进行了目的论的设定,使抽象的理念和绝对的精神统治了真实的人类历史。在近代理性形而上学和目的论历史观被否定之后,马克思重新为人类历史确定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在实践批判的总体性方法论和扬弃资本逻辑抽象统治的政治哲学的双重层面为人类建立了新的“历史科学”。

  德国观念论从康德开始,面对近代科学和理性对于人类认识世界方式的重构,致力于解答“普遍历史观念”何以可能的问题。康德运用批判的武器对人及人的理性能力进行了重新考察,将世界划分为“现象世界”和物自体世界,认为主体能把握的只有现象界,作为本质的自在之物世界是不可知的。人虽然是自由理性的主体,却不能为自身未来的发展制定一个总体性的理性目标。因为人类历史的发展是一个合乎规律又合乎目的的“大自然的一项隐蔽计划的实现”,人不过是这个自然和社会统一链条中的一个环节。人可以通过对于理性的运用使自身趋于完善,具有在历史中不断发展自己的能动作用,但只能认识经验的历史,真正的历史归根到底是抽象观念的历史。黑格尔不满康德对于现象世界与物自体世界的划分,试图通过绝对精神的充分展开和实现的辩证运动来消解人类对于“物自体”世界的不可知。在黑格尔绝对精神的体系中,始终存在一个支配历史的“理念”实体,外在的客体成了绝对精神的思维运动外化和扬弃的对象,人的现实存在更多是出自概念演绎的合乎逻辑的范畴论意义上的“总体”。在这种目的论的解释模式下,黑格尔把人类历史看作一个整体,认为历史发展是符合某种最终目的或者遵从“世界精神”的过程,历史的意义是“绝对精神”合乎自身逻辑的演变。历史本身成了有目的和有终点的,人类仅是这种抽象精神的承担者和自觉配合历史实现的工具,以物质生产为基础的人类历史发展完全被排除在视野之外,人的本质也成了一种一劳永逸的同质化、超历史性的已有的东西。

  马克思指出,真实的历史不是德国观念论哲学对于先验的精神或者上帝的迷恋,也不是实证科学完全经验化的事实堆砌,而是人类通过自身实践不断生成和确证自身的现实活动,“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马克思在《神圣家族》中提出,真正的人类历史是由人类愈来愈丰富的交往活动和实践活动创造的,历史的根基在人的生产实践、人与人的社会交往、人类社会发展演变的活动中。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是不断以多样性的方式,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自我发展和自我完善的过程,不会以某种所谓的“理想状态”而终结,“历史同认识一样,永远不会在人类的一种完美的理想状态中最终结束”。真正的历史是开放的,是“处在一定条件下进行的、现实的、可以通过经验观察到的发展过程中的人”的自然需要和社会需要通过劳动不断得到满足,同时又不断生产和发展新的需要的过程。换言之,历史不是与人和人的实践活动无关的抽象的外在实体,而是人类不断与外界自然互动和人类社会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的过程,劳动就是人存在的现实基础和历史内容,“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说来的生成过程”。

  不同于黑格尔仅在劳动中看到人的自我实现和创造的本质,在马克思看来,劳动是一种历史的概念。现代社会的劳动,一方面是人的感性存在方式和人类最基本的物质生产实践活动的感性样式,另一方面资本主义社会异化劳动的普遍化实际上孕育和包含着现代人类社会未来革命和发展的历史图景,尤其是凝结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产生和变迁的历史。这种对于劳动的理解中包含了一种对于现实历史的解释,是将劳动作为“一个具体总体的精神结果”,表明人类可以从劳动中探究一种描述现实的真正的历史科学的可能。一方面,在对于传统哲学思辨、抽象理论的批判和重新吸收之下,马克思将“现实的人”的活动引入思辨和理论的活动中,建立了历史唯物主义实践批判的总体性方法论。另一方面,通过对抽象理性形而上学的超越和对经验论的实证史学将历史看作资料收集的看法的克服,马克思从历史的维度终结了德国观念论的思辨唯心主义哲学关于历史是“上帝”或者抽象主体的精神运动的看法。思辨唯心主义哲学将对象性劳动看作人的先验本质的实现工具,马克思不仅将其拉回原位,将人的本质设定为现实的自由自觉的类活动,且进一步深入到社会存在的社会理论层面,将其看作一定社会发展阶段的产物。存在的只是与生产力发展阶段相关的、各种历史的现实的具体的社会运动法则和历史形态。

  伴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兴起和资本逻辑的全球化扩张,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过程已进入一种以生产力和世界交往的普遍发展为前提的世界历史阶段。资本主义大工业带来了人类物质财富和历史发展的巨大进展,但也将人类纳入资本主义经济运行和普遍异化之中。无产阶级作为受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压迫,现实中天然被排除在外的“革命化”的力量,出于自身解放的需要,将通过自身的阶级行动和历史活动建立一种“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复归”的真正的人类共同体——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真正世界历史的开始,人类将扬弃西方中心主义的价值偏见和基督教信仰认知的历史意识,不再局限在意识形态的隔阂中,构建出以人类解放为普遍目的的历史科学。对马克思来说,并没有永恒不变的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和宗教式的彼岸世界,只有从现存的社会力量和人的自为活动中实现的人类历史。真实的历史活动本身就是现实的,是人类实现自身需求和创造各种未来可能性的过程,其自身就蕴含着对私有财产否定的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全部运动,既是这种共产主义的现实的产生活动,即它的经验存在的诞生活动,同时,对它的思维着的意识来说,又是它的被理解和被认识到的生成运动。”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列宁政治哲学及其当代价值”(19BZX017)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

 

作者简介

姓名:袁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