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家族与社会双向互动
2021年01月13日 10: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海生 字号
2021年01月13日 10: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海生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名门望族与中古社会》(王洪军著,中华书局2020年6月版)以名门望族太原王氏为中心,对中古社会这一家族的仕宦、婚姻、信仰、家学门风、教育状况、家族经济等进行细致分析与考察,试图展现太原王氏千年发展历程及其与中古社会变迁的互动关系。

  绘就汉唐太原王氏谱系

  太原王氏源自周灵王太子晋。秦末王离之后,长子王元避难迁于“琅邪”,称为琅琊王氏;次子王威居于太原,即太原王氏。东汉初年,太原王氏迁至晋阳。魏晋时期,由晋阳到河内野王,由野王到洛阳,由洛阳南迁建邺,至北魏时期王氏孤儿王慧龙只身北归故里,太原王氏自汉魏至隋唐上下数百年间,居地屡迁,谱系多有讹误与遗漏。该书立足传统史学的实证研究,采用传世文献与墓志资料互证的方法,对相关资料进行梳理。作者先后阅读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墓志1.1万余方,摘录资料数十万字,据墓志资料厘清家族成员的房支和谱系,勾勒出太原王氏各房支历史变迁的基本脉络。

  略举二例为证。如,永嘉之乱中太原王氏南迁建邺后,对于北方是否还有宗支存在,传世文献语焉不详。该书以华芳、王温两篇墓志作为基本材料,搜辑正史、笔记相关记载,对太原王氏南迁之后的北方宗支世系及居地进行了具体考订,列出太原王氏北方支世系列表,太原王氏家族发展史上的一大疑难问题至此而豁然消解。

  再如,隋唐时期太原王氏谱系,《北史·王慧龙传》载:“自慧龙入国,三世一身,至琼始有四子。”由此太原王氏分为四个房支。但《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仅列出大房和二房两个谱系,目前学界也基本沿袭这一说法。虽有学者对此进行考证,但受资料限制,仍有诸多阙失之处。作者则据新出墓志将太原王氏大房、二房、三房、四房谱系分别列出。同时,对太原王氏大房、二房又增补了新的房支。在太原王氏大房谱系中新增补入了王秉、王安喜、王彪三个房支,对中唐以后大房王氏子孙进行了增补;对原太原王氏二房王季贞支谱系作了较大补充。乌丸王氏又新增补28人,其中男性21人、女性7人,并对数人名讳进行了订正。作者还对南北朝隋唐时期“文中子”(王通)家族谱系进行了具体考证,新增补列入谱系人数54人。这是太原王氏家族史研究的一个突破。

  汉代太原王氏谱系、魏晋太原王氏谱系、南北朝谱系、隋唐太原王氏谱系的绘制完成,为进一步研究太原王氏的仕宦、婚姻、家学、门风等奠定了坚实基础。

  “内圈”外散标志士庶合流

  中古时期世家大族之所以世代冠冕,占据国家政权要津,除了政治体制、外部环境、任官制度、科举等因素之外,还与家族文化传承、家学门风及人们的意识观念相关。尤其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官学衰败,学术文化的传承很大程度上维系在文化大族身上。文化上的优势使得世家大族很容易获得政治优势,政治优势又为世家大族带来经济上的繁荣,这三个优势呼应配合,奠定了世家大族较长历史时期内保持较高社会地位的基础。

  中古太原王氏作为当时著名的名门望族之一,兴于汉末,盛于曹魏两晋,北朝时期再次在北方崛起,一时显赫于北魏太和年间,至隋与唐初再次衰微,中唐与晚唐又显赫于世,至五代以后逐渐衰落,可谓与整个中古时期相始终。全书运用社会学与统计学的分析方法,对不同时期太原王氏的仕宦、婚姻、家学、门风等进行细致整理和分析,尤为注重对太原王氏与中古社会政治、经济、婚姻、家风、信仰、社会风俗的综合研究,对其近千年发展历程及其与中古社会变迁的互动关系给予详细论述。

  论及门第婚姻时作者认为,太原王氏自魏晋时期已形成一个以政治、文化、德操为主导因素的基本婚姻圈子。北朝时期,太原王氏家族的婚姻圈子呈现出内敛趋势,即与当时北方崔、卢、李、郑高门和皇室之间联姻。隋唐时期,统治者明令禁止“七姓十家”之间互为婚姻。作者对唐代五姓七家“禁婚”之家的婚姻关系进行统计,共统计个案985例。根据统计结果分析,作者指出,隋唐时期,就社会上层与士阶层的婚姻关系而言,基本可分为以隋杨李唐为首的关陇新贵群体和以山东旧贵为首的婚姻群体,呈现出一种“内圈”外散的态势,即以陇西李氏、荥阳郑氏、范阳卢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赵郡李氏、太原王氏“七姓十家”为中心,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扩大。其向外扩散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中唐之后士庶的合流。

  家学传统造就世家大族优势

  该书特别注重对太原王氏文化特色和文化优势的探讨,对其各时段的家学门风皆有专章论述。魏晋玄学盛行,太原王氏基本保持了儒学传家的传统,但亦受当时社会思潮影响,接受玄学中的一些思想理念,形成以儒道合和为特色的家学传统。在门风上,太原王氏在魏晋时期表现为“淳恻慎厚,侠气豪迈”的家风。这是太原王柔、王泽两宗支共同具有的家风,但二者存有差异,主要表现在对物质生活的追寻,王泽宗支较重物质生活追求,生活奢侈;王柔宗支在这一方面表现得较为淡漠。南北朝时,太原王氏继承了经史传家、礼仪济世的家学门风。隋唐时期,王琼四子及后人家学传统表现为“博达古今”“学综经史”;乌丸王氏表现为“常习诵经传,朝夕试骑射”;“文中子”家族则表现为“世秉诚烈,经书传家;磊落词韵,铿锵风骨”。通过对太原王氏家学门风的系统考察,作者提出,不仅太原王氏的科举仕宦建立在雄厚文化底蕴基础之上,而且世家大族之所以强劲地伴随中古时期始终,除去政治与经济上的原因外,长久地保持文化优势才是更为深层的原因。

 

  (作者单位: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周海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