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完善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
2021年01月08日 08: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宗祖盼 字号
2021年01月08日 08: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宗祖盼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文化产业作为研究对象进入中国学术视野以来,就一直存在对其“知识性”的质疑声,即它是否可以生产知识?要回答这一问题,需要从人类知识生产方式的变迁中来理解。人类的知识生产模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从纯粹的个人知识生产到以学科为基础的专业化知识生产,再到20世纪后期以来专业知识的社会化转型,不同阶段都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例如英国学者迈克尔·吉本斯等人在《反思科学》一书中就区分了“模式Ⅰ科学”和“模式Ⅱ科学”,认为整个社会的知识生产模式正在由“模式Ⅰ科学”向“模式Ⅱ科学”转型,其典型特征是以社会需求为导向和核心。这一观点也逐渐得到国内学者的认可。如北京大学教授彭锋认为,文化产业研究是一种典型的“模式Ⅱ科学”知识生产方式,它的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生产自律的知识。

  构建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的必要性

  既然文化产业研究有其知识性,那也就存在对其进行体系化建构的需要。许多西方国家并不致力于构建一个系统性的“文化产业学”,相关议题要么被不同学科所吸收,要么专注具体行业研究而放弃对宏观理论的建构。反观中国,建立完整的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是不少学者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这种反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文化产业研究的特殊性。

  其一,从“产业”与“事业”二分作为我国文化体制改革的基本框架以来,“文化产业”作为官方政策话语一直是政府文化政策中的核心关键词之一。正是基于这一点,学界认为有将其“单列”的必要。

  其二,与西方更多指称经济功能不同,文化产业的内涵在中国更加突出文化属性和社会功能,它以增强人民群众的文化获得感、幸福感为旨归,而非简单的市场导向。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学者注重文化产业文化特性的研究旨趣。

  其三,历史性地看,中国文化产业的发生发展有其自身环境、条件和土壤,借用西方理论生硬“裁剪”中国实践,存在时空上的错位,因此不少学者呼吁中国本土化的研究。

  其四,在现行中国科研体制下,是否有完整的学科关系到学术资源的分配和学术地位的确立,而文化产业研究一直在学科边缘徘徊,进一步增强了学界推动其学科建制化的愿望。

  因此,言之“文化产业学”,实际上体现了一种中国特色的话语表达,以及学界探索中国特色的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的学术理想。

  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的内涵

  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是围绕文化产业这一研究对象所形成的一系列知识总和。具体又包括“三大体系”,即文化产业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

  文化产业学的学科体系是文化产业研究的制度化体现。外部表现为这一学科在整个学科体系中的学科属性、定位、关系、地位,内部则包括其分支构成、专业划分、课程体系、教材建设、人才培养、学位授予、课题规划等。目前这些都有待进一步完善。如有关文化产业学的归属问题,学界已有不少折中的处理办法,但总体尚未获得明确的学科地位。目前虽然已有不少学科在某种程度上涉及了文化产业范围的问题,使得文化产业学科处于一种“共建”状态,但并不妨碍将一系列特殊性问题“单列”出来,由“文化产业学”加以统括和探讨,由此形成以若干骨干学科、次级学科和交叉学科构成的学科体系。文化产业研究在中国走过了从“合法性”的确立到“合理性”的建构阶段,如今还需要面向“科学性”再跨出坚实的一步。

  文化产业学的学术体系是指围绕文化产业这一特定对象,按照一定的内在逻辑与叙述次序,形成的相互关联、相对完整的知识和理论体系。具体体现为一系列学术观点、理论范式、研究方法等。需要注意的是,文化产业学中的“文化产业”是一个“上位概念”,它包含了“下位概念”的新闻出版、电视电影、游戏动漫、创意设计等具体文化产业形态。因此文化产业学是将文化产业作为整体对象进行研究的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它需要打通“下位概念”的产业门类,但又有别于各个门类的分支研究,具有一般性、系统性、综合性和宏观性。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胡惠林在《文化产业学》中指出,文化产业学的目的,是要把握与揭示不同文化产业共同的生命过程及其在这个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价值。

  文化产业学的话语体系是由一系列概念、术语、范畴、命题等学问零部件所构成的言语表达系统,展现的是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的“外观”。一种话语的形成,与特定的社会文化语境是分不开的,它在一定地域和历史文化中具有合理性,但不能将其机械地套用在各国各民族头上。在中国文化产业学话语体系的构建过程中,我们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内外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同时要积极创造一些有助于话语发声的平台。例如,以“中国文化产业管理专业委员会”“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中国文化产业学院奖”等为代表性的学术组织、学术会议和学术奖项的兴起,对中国文化产业学术话语权的提升无疑是有所裨益的。

  把握“三大体系”之间的内在关系

  学科体系在整个知识体系建构中,往往带有宏观性、全局性和总体性的特点,它标志着知识生产的水平,决定了学术体系与话语体系的辐射力和影响力。学科体系的完善必然会促进学术研究的繁荣。如1997年新闻传播学被认定为一级学科以来,这一研究领域便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文化产业作为一个年轻的学科,在2004年文化产业管理专业设置以后,也吸引了各种资源和人才不断汇入。除了国内学者的专著和教材大量出版外,文化产业相关丛书、译著的海量涌现成为引人瞩目的现象,弥补了教材上的短板。反之,学科体系的完善也有赖于学术研究的开展。如艺术学从文学下的二级学科到一级学科,再到学科门类实现“三级跳”,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一批学者长期在艺术学领域的耕耘和努力。目前在这一方面,中国文化产业学界还做得远远不够,没有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优秀理论人才梯队。

  就文化产业学的整个知识体系而言,学术体系的建设要更加重要一些,即应当先建“大厦”,再筑“城墙”,这也是符合大多数学科发展规律的。也就是说,当“大厦”数量达到一定规模,修筑“城墙”才有必要,也顺理成章。甚至在“大厦”的前期建设过程中,可以从其他学科借一些“砖瓦”,以弥补材料和技术上的掣肘。而目前更大的难点与挑战在于,中国文化产业学界能不能体察和洞悉中国文化产业的性质和特征,面对中国本土实践提出有价值的问题,并将这些问题提升到理论的高度,形成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夯实“大厦”基础。既不迷恋于对策性和实用性研究,又要摆脱对西方理论的路径依赖,这样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

  与学科体系和学术体系相比,话语体系似乎是派生出来的“副产品”,其成效显现要相对滞后一些。但实际上,话语体系很能体现一个学科的建设成效和学术研究状态。当前中国文化产业学术话语权较弱,传播到国外的声音还比较小,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学科建设存在短板,理论研究缺乏精耕细作,权威期刊和高端国际会议数量不足等,尤其是一些基本学术共识还未达成,一些学术论断不够严谨,直接影响了其他学界同行的评价。话语是思想表达的工具,有助于学术思想的创新,但错误或不恰当的话语征用又会给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带来阻力。

  总而言之,与许多成熟的研究领域相比,文化产业学科体系的系统性、学术体系的原创性,以及话语体系的民族性都还有待加强。当今世界,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日益频繁,文化产业对于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增强文化软实力、提高我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构建中国特色的文化产业学知识体系不仅是一种学术上的追求,还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建设重要论述研究” (18ZD0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宗祖盼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