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错综古今 通论巴蜀 ——访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西南民族大学教授祁和晖
2020年12月25日 07: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曾江 廖苏予 字号
2020年12月25日 07: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曾江 廖苏予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初冬时节,西南民族大学武侯校区内,梧桐叶落,银杏泛黄,记者来到学术伉俪谭继和研究员与祁和晖教授的书斋参观、采访。两位学者均年届八旬,谭继和为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杰出研究员、“巴蜀文化学”重点学科首席专家,祁和晖为西南民族大学教授、四川省郭沫若研究会名誉会长。

  记者走进书斋时,一位在审读“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相关的书稿,一位在阅读《中国社会科学报》。两位前辈对《中国社会科学报》很熟悉,并有读到好文章就做剪报收藏的习惯。

  把握巴蜀文化个性

  祁和晖生于1939年,谭继和生于1940年,两位是同乡,都生于三峡腹地的四川开县(今重庆开州区),分别在四川大学和西南大学完成学业,由巴来蜀,居蓉治学,都是巴蜀文化研究领域资深学者。他们在峡中读小学、中学时是同校同级的同学。著名史学家隗瀛涛也是开县人,在两位学者读书时担任他们就读小学的校长,对他们后来的求学治学有很大影响。

  两位学者谈起巴蜀文化研究,有说不完的话题。祁和晖表示,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兼收并蓄各地域的文化,如齐鲁文化、吴越文化、湖湘文化、巴蜀文化等。“华阳黑水惟梁州”,巴蜀文化既融化在中华文化整体中,又独具个性。祁和晖撰写过一组文章“巴蜀文化研究与西部开发”,反复申说巴蜀文化的开放品格。在中华文化的形成与发展过程中,巴蜀善于接受各种外来文化,又以开放的胸襟不断丰富中华文化内容,作出了重大贡献。

  谭继和认为,我们要坚持在中华广域文化共同体的全局观、整体观视野下,研究巴蜀地域从古到今的文化品性与文化成就,以及它在整个中华文化中的历史方位与历史贡献。要在中国内部各地域文化差异的比较研究中,包括在同河洛文化、燕赵文化、吴越文化、齐鲁文化、荆楚文化、湖湘文化、关陇文化、岭南文化等地域文化的比较研究中,把握和研究巴蜀文化的个性特色和亮点。

  中央作出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重大战略决策,对巴蜀文化研究提出了新要求,也带来了新机遇。谭继和与祁和晖都是从巴东三峡来到川西成都,谈到当前成渝双城建设,感触尤多。谭继和表示,巴文化与蜀文化同根同源,是刚柔相济、阴阳相合的巴蜀城乡文化共同体。成渝经济圈的建设是成渝文化圈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和现实需求。巴与蜀差异互补是共同发展的动力,巴与蜀特色整合是合作发展的方向。成渝经济圈建设要重视成渝文化圈建设。自古以来,巴蜀你追我赶,竞争合作,而今在国家战略层面,巴蜀文化又迎来了新时代整合的新阶段。

  巴蜀文化名人研究大有可为

  两位学者认为,推进巴蜀文化名人研究,人是最重要的,巴蜀文化研究要以人为本。例如,四川近年来实施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已推出第一批和第二批共20位名人,包括文翁、司马相如、扬雄、诸葛亮、李白、杜甫、苏轼等。从影响力来说,这些人物既是巴蜀文化名人,也是中华文化名人。祁和晖说,回顾历年研究发现,此前的研究中已多有涉及这些文化名人,其中撰写过专题文章的就有十四五位。多年来自觉或不自觉以人物研究为中心,把握巴蜀文化活的灵魂。

  郭沫若在20世纪50年代撰写长诗《蜀道奇》,其中列举了巴蜀文化的一些代表人物,“文翁治蜀文教敷,爰产扬雄与相如。诗人从此蜀中多,唐有李白宋有苏。鞠躬尽瘁兮诸葛武侯诚哉武,公忠体国兮出师两表留楷模。利州江潭传是金轮感孕处,浣花溪畔尚有工部之故居”。谭继和告诉记者,在成都武侯祠悬挂的一副对联“鞠躬尽瘁兮诸葛武侯诚哉武,公忠体国兮出师两表留楷模”,就出自这首诗。这提醒我们,要学习巴蜀先贤以民为本、公忠体国的传统,弘扬爱国主义,同时也要以“公忠体国”自勉。

  在两位学者看来,让历史文化资源真正活起来,需要研究巴蜀文化历史名人的特点及其对历史的影响。巴蜀人敢为人先,推崇勇于创新创造的非常之人。在历史转折关头,巴蜀名人多次站在历史浪潮的前沿,堪称时代弄潮儿。巴蜀文化名人研究大有可为,还有很多学术工作需要展开。

  继承蜀学传统 探究巴蜀文化

  谭继和用“苞括宇宙、总览人物”“控引天地、错综古今”(司马相如语)的理想精神来概括巴蜀文化特征,体现了仰望星空的崇高精神境界和浪漫的文化想象力。关于巴蜀文化与蜀学的关系,谭继和认为,蜀学是巴蜀文化的学术内核,是巴蜀文化之魂。蜀学的特征是重今文经学重文史重民生,以蜀解儒经为本,融释道,通诸子百家,贯穿百科六艺,直至于琴棋书画。基于这种总结和认识,谭继和、祁和晖的研究广泛涉及巴蜀文化方方面面,扎根巴蜀文化田野耕耘奉献,受益于巴蜀文化土壤,又反哺区域文化发展。

  巴蜀文化有“文宗在蜀”“才女在蜀”的特点。司马相如、卓文君可说是最早的代表人物。祁和晖对卓文君、武则天、薛涛、王昭君以及嫘祖文化都有研究,并形成一组巴蜀才女研究文章。在她看来,《史记》记载人物众多,只有卓文君因是才识卓异、有功国家社会的民间女子而被写入《史记》。自卓文君开始,巴蜀形成了独特的才女文化,值得进一步研究总结。

  在《巴蜀文化辨思集》中,谭继和辨析了巴蜀文化的始源、性质、特征及现代化问题。论及自己近期的巴蜀文化研究思考,谭继和认为,可以用两句话来表达:“传老祖宗薪火,走新时代新路。”他说,在研究中不要忘记老祖宗,不要失去科学判断力,要注意巴蜀文化传承了多少、转换了多少,研究并普及巴蜀文化对中华农桑文明起源的贡献,思考如何把巴蜀文化做到群众心坎里。构建巴蜀文化研究话语体系,要试图走一条学术新路,汲取百家,探索提出个人的观点,自铸新词。

  谈到当前学界存在的一些问题,祁和晖直言:不读书!在她看来,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巴蜀文化研究领域,还是很多研究领域面临的共性问题。现在有的学者不读书,不读原典,只从网络获取信息,觉得读书费力费神,导致见解片面狭隘,治学不严谨,且耐不住寂寞。

  祁和晖认为,当前存在三种现象:“炒陈饭”“炒冷饭”“炒洋葱”。对于一些问题,学界此前研究已形成共识,但有的学者在没有发现新材料的情况下,仍在“炒陈饭”。而“炒冷饭”虽说比“炒陈饭”略好,但是学者还要关注学术主要潮流,着力解决主要问题,而不是只关注一些“碎碎渣渣”的问题,导致研究碎片化。也有学者迷信国外研究,盲目跟着西方研究走,只会“炒洋葱”。此类研究是粗糙的、教科书式的或翻译式的研究。在祁和晖看来,当前巴蜀文化研究要努力形成一些共识,而这些工作费力不讨好,需要学术史的梳理研究,需要静下心来读书。

  祁和晖说,自己现在日常读书,大家诗文特别是杜诗每日必读、常读常新。近来在重读《宋史》,集中读《道学传》《儒林传》《文苑传》,特别是与巴蜀有关的材料。过去阅读可能更侧重苏门学士,对有关重要人物的生活方面有所遗漏;现在更注意与巴蜀有关的学人。自己会继续服务巴蜀文化研究,努力撰述,传承巴蜀文化。

  记者 曾江 实习记者 廖苏予

作者简介

姓名:曾江 廖苏予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