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中国工人》:指引工人前进的精神园地
2020年11月11日 09: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伟 字号
2020年11月11日 09: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伟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本刊是工人自己所创办的,它负有宣扬中国工人参加抗战建国工作的成绩,提供全国职运的意见,介绍职运理论与工作经验,及报道各地工会活动与工人生活状况等的任务。为使本刊完成以上的任务,并迅速成长和壮大起来,真能成为广大工人自己的园地,因之,要求各地的工友们及关心中国工人事业的人士,经常地向本刊踊跃投稿。”

 

  1940年1月16日,陕甘宁边区第二届工农展览会于延安举行。趁此时机,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提前一天召集来延安参展的各工厂工会代表,就筹备出版《中国工人》举行座谈,十余名参会者分别来自印刷厂、政印所、机器厂、纺织厂、农具厂、制药厂、化学厂、鞋厂、纸厂等单位,边区工人职业归属略见一斑。自抗战全面爆发,奔向延安的工人日渐增多,作为一个群体,他们渴望拥有自己的精神园地。并且,作为支援战争、建设边区的重要力量,他们也应被动员、组织起来,从现实出发,刊行《中国工人》的呼声渐起。于是,作为回应,乃有1月15日之议。实际上,早在20世纪20年代,中国共产党人编印的《中国工人》已问世沪上,但因局势紧张,出版业务两度暂停,总计发行十三期。到了20世纪40年代重新出版时,刊物面貌或有变化,但中国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本色一以贯之。

  《中国工人》将在延安出版,边区职工予以援手。据创刊号“边区工运情报”云:“难民工厂的工友,则已决议将文化教育费的百分之一作为《中国工人》的经常费。”延安中央印刷厂更加积极,1月23日,该厂专门召开讨论会,为刊物发起募捐、订阅活动。1月24日,该厂通讯小组成立,做好供稿准备。2月7日,印刷分厂亦募集、捐赠出版基金。2月上旬,《中国工人》交厂付印,工友取消周末休假,义务上岗。需要指出的是,因调换铅字,刊物至2月中旬方完成印制,但目录页仍标注原定出版日期——2月7日。

  《中国工人》的筹备工作亦受到中共中央重视,毛泽东为之题字并撰写发刊词。他指出,“《中国工人》应该成为教育工人、训练工人干部的学校”。它须“以通俗的言语解释许多道理给工人阶级听,反映工人抗日斗争的实际,总结其经验”。并且,考虑群众的接受水平与阅读心理,“我希望《中国工人》这个报纸好好的办下去,多载些生动的文字,切忌死板、老套,令人看不懂,没味道,不起劲”。毛泽东对刊物提出了要求与希望,同时,也勉励读者“提出意见,写短信短文寄去,表示欢喜什么,不欢喜什么,这是很重要的”。可以说,基于该文,刊物的宗旨、风格得以明确。编者承诺,“毛泽东同志给本刊的指示”,“本刊今后必向这些方面来努力”。具体做法大致如下:

  为提高政治认识,强化革命信念,《中国工人》以“特辑”的形式对受众展开专题教育。定于2月7日出版的创刊号乃“‘二七’纪念特辑”,收录文章3篇,分别谈及“二七”的意义、经验与教训,纪念活动的重点所在以及今后的斗争方向,激励后人牢记光荣传统,完成先烈遗愿。以此为始,编者打算“本刊每期都将有一个特辑,第三期拟出‘上海职运特辑’,第四期计划出‘边区职运特辑’,第五期后,则计划出华北、大后方、沦陷区、农村以及各业的特辑”。不过,日后计划有变。第二期为“‘三八’特辑”,所载论文既有对中外妇女运动的总结、检讨,亦有面向延安女工的颂扬、动员。第四期推出“‘五一’纪念特辑”,回顾世界“五一”简史,说明中国工人当前任务,并举华北工人事迹,指引全国工友继续投身生产、战斗。第六期为“‘七七’抗战纪念特辑”,发表毛泽东、朱德、王稼祥、任弼时等中共中央首长文章9篇,号召军民“团结到底”,战胜困难,争取最后胜利。第七期系“工人生活特辑”,含多地不同行业工友自述11篇,“从这些生活实录中,一面透出黑暗的阴影与悲痛的消息——如大后方的工人生活;一面也反映出光明的图画——如边区与晋西北工人的生活”。两相对比,劳工出路何在,不言自明。以上五个特辑可谓《中国工人》这所“学校”的“讲义”,其编写者包括边区党政军首脑、职运干部及普通工友,他们或从全局出发解读斗争形势、发布指导意见,或以个人为例讲述职场甘苦。除抗战特辑,多数文章涉及工人的历史境遇、生活现状、奋斗目标等议题,字里行间,阶级意识自然申发。另外,刊物时常在显著位置编发领导人讲话、重要会议宣言、时事短评等,与“特辑”有点题、呼应之意,此或可视作“配套教材”。正是借助这些“讲义”“教材”,刊物方以教员之姿,“解释许多道理给工人阶级听”。

  强化学习,不止于“听讲”,《中国工人》还极力引导工人参与讨论、写作。创刊伊始,毛泽东即嘱读者“提出意见”,编者亦有言在先,若“有疑难的地方,对《中国工人》有什么意见和批评,请多多的提供本刊,我们一定能及时的答复”。或由此,“读者信箱”应运而生。该栏目中,有工友很快进入学生角色,来函求教“店员究竟是什么阶级”。这一问题的提出,似可表明阶级学说已被某些工友当作思考、分析社会现象的工具,而用马克思主义武装工人头脑自属刊物初衷。编读问答系《中国工人》“教学手段”之一。为使更多工友走入“课堂”,刊物再三向大众约稿。创刊号“征稿启事”声明,“本刊是工人自己所创办的,它负有宣扬中国工人参加抗战建国工作的成绩,提供全国职运的意见,介绍职运理论与工作经验,及报道各地工会活动与工人生活状况等的任务。为使本刊完成以上的任务,并迅速成长和壮大起来,真能成为广大工人自己的园地,因之,要求各地的工友们及关心中国工人事业的人士,经常地向本刊踊跃投稿”。稿件内容较为宽泛:“1.关于职工运动的理论和意见。2.工会活动与工作经验教训。3.工人参加抗战建国的工作成绩与困难问题。4.工厂通讯与工人生活通讯。5.国内外各地工运情报。6.边区工运情报。7.工人习作。8.可供工友阅读的小品文、诗歌、故事、谜语、特写、通俗讲话(关于科学、卫生、学习、生产等方面)及漫画、木刻画等。”当然,写稿须有所准备,故刊物同时建议,各单位“马上成立《中国工人》读者会,组织全厂的全乡的读者,经常的来阅读和讨论每期中的重要文章”。读写两手抓,编者促工友加紧学习。

  其时,边区工农兵写作活动已展开,赵鹤、柳风等工友崭露头角,《中国工人》顺势而为,推出系列举措。例如,从第三期开始“特开一栏‘工人习作’,专登载工友们自己所写的短篇文章,使开始学习的工友们有比较短小浅近的文章好读,同时,使初次学习写作的工友们也有一个发表的地方”。征求工友创作,刊物别出心裁。“各工厂所编的壁报,其中有很多极精彩的文章,宝贵的意见和生动的消息。这些都是我们工友们的精心杰作,有许多是值得向外介绍与发扬的。现在既然有了工人自己的喉舌——《中国工人》,就应当利用它来传播到全中国去,不能再让它局促在狭窄的工厂范围之内了。因此,请各工厂工会把今后所出的壁报或工厂小报,在你处张贴之后,就寄到本社来。”开专栏、登壁报,目的皆在激励工友勇于尝试。“请你们大胆写来,就是写不好,写不多都不要紧,只要你们把自己想要说的话,想要发表的意见,想要说出的感想,想要记下的事情,想要讨论的问题……把它写出来就很好的了。能够写的多写些,不能写的少写些。”

  经不懈努力,《中国工人》汇集不少工人作品。通览各期,“通讯”“速写”“工运情报”“工人习作”“工人生活特辑”等栏目多为工人手笔,其数量颇为可观。边区鼓励工友写作,主要着眼于提升其思想政治觉悟。倘以之为准绳,衡量《中国工人》之工人创作,即如茅盾所言,“这些作品,并不需要什么瑰丽的字句来掩饰内容的空虚,也不需要什么造作的紧张场面来掩饰感情的浮浅”。“他们要写,只因在民主自由的环境里他们能为民族的解放贡献他们的力量”,“这样的为民族为自己的而工作的愉快,使他们要说话,要把他们的喜悦和决心,告诉他们的同伴,告诉其他还没有得到这样的幸福的人们。这样的写作的动机,是圣洁的,因而由此而出来的作品亦就真挚而生动,自然,也不应该否认,文学作品是需要技巧的,但若追求技巧而损害了真挚朴质,还不如没有倒好些”。

  《中国工人》将宣传、教育工人之旨贯彻至终。1941年3月,该刊第十三期刊发启事“征求通讯员”,“本刊现要在各工厂各县工会内设固定通讯员一人,经常为本刊供给各工厂各县工会的消息”。按此,刊物今后仍有反映工会工作得失、培养工人写作能力之安排。不过,同期刊物也坦言,“本刊由于印刷与纸张的困难,篇幅较前减少,不能容纳许多文章,自十二期起,每两个月出一期合刊,使篇幅略为增加,可多登载些文章”。时值边区处境艰难,刊物未言放弃,但遗憾的是,《中国工人》就此告一段落。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20世纪中国反侵略战争小说研究”(17AZW015)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赵伟 工作单位: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