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西周马车佐证东西方文化交流
2020年07月31日 09: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航 赵立凡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西安讯(记者 陆航 实习记者 赵立凡)中国马车的起源一直是颇受学术界关注却又悬而未决的问题。对此,国内外学术界争论不休。7月30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2014年宝鸡岐山县周原遗址贺家村出土的“青铜轮牙马车”近年来的室内考古发掘情况,为东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实证材料。

  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介绍,这辆出土于周原遗址车马坑的马车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联合发掘的。王占奎发现了周原遗址车马坑之后,因为对坑内文物的清理需要很长时间细致的工作,考古人员最终决定将它们整体打包,送到位于西安市高陵区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泾渭基地进一步进行室内发掘。“这个工作很难,从现场工作到搬到西安,用了很长时间。打包时先要掏周围的土,要确保里面是塞实在的,黄土外面是一层石膏壳,最外面是钢架。运输时,不仅要动用吊车和大型运输车,还要把沿途道路的限高、限宽情况提前摸清楚。最终很小心地把这个重达70吨的大家伙运到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泾渭基地。在这个过程中,宝鸡市和岐山县文物部门也提供了很大帮助。” 王占奎说。

  2017年到2019年之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人员对周原遗址贺家村出土的青铜轮牙马车进行清理保护。通过清理发现,这套马车遗迹由车体和四匹马的遗骸组成,马车形体较大,装饰华丽复杂,车厢装饰有大量镶嵌绿松石的青铜构件、薄壁青铜兽面装饰以及玉器和彩绘构件。

  大量复杂繁琐的修复工作,也为文保人员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和挑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黄晓娟说:“我们不仅是要保护好文物本身,我们还要把文物所能反映出来的所有的信息都要把它保留下来保存下来,为后面考古学家做判断,或者为文物学家做研究,都是一个很基础的材料。”据黄晓娟介绍,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绿松石,一件器物上可能就会有一两百颗镶嵌的绿松石。目前修复了400多件铜饰件,其中镶嵌有绿松石的就有300多件。每匹马的装饰都有铜佩件,比如马的络饰、马面等有铜饰件。銮铃保护状况比较好,上面也有绿松石。镶嵌有绿松石的铜饰件,小的有一二十片,大的有一两百片。这些绿松石的来源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测量数据显示,这套马车长3.13米,宽2.7米,高1.5米。DNA分析结果显示,与马车配套的四匹马不仅都是成年公马,而且都是纯色的黑马。除了装饰豪华,它最独特的地方在于整个车轮的外沿全部由青铜铸造而成。这是目前所发现的第二例。

  王占奎介绍,青铜轮牙以前发现过,但这次发现是直接在马车上,所以也是目前唯一一套保存完整的“青铜轮牙马车”。“这辆车轮子最外围的中间部分留下了浇铸的痕迹未被磨掉,这说明它很少使用过,不是用来作战的战车。它装饰得很好,铜片的兽面、玉雕,马的高度和纯色等,都显示仪礼性更强一些。从这些情况判断,它不是用来作战的战车,而是代表着某种西周高等级贵族的礼制,是仪仗用的礼仪性质的车。

  王占奎表示,由于在土库曼斯坦发现了早于西周时期的铜轮牙马车,而且中亚车马的使用要早于中国,差不多可以得出我们是从中亚学过来的这个结论。所以,这对“一带一路”东西方文化交流也提供了非常好的材料。“尽管这辆西周青铜轮牙马车可能属于陪葬品,但应该属于实用马车。西周时陪葬的马车,可能就是实用马车。”

  安阳殷墟的考古发掘表明,我国在商代晚期已使用双轮马车。国内学者有的持“马车中国本土独立起源说”,有的则持“外来说”,认为中国马车是来源于中西亚或欧亚草原的。在以往的考古工作中,商代早期都城遗址郑州商城曾发现铸造车用青铜配件的陶范,在与此同期的偃师商城也曾发掘出车用青铜配件。这些都说明我国在商代晚期之前,不仅有车,而且车上已使用了青铜配件。偃师商城车辙发现后,主持过偃师商城发掘工作的杜金鹏、王学荣曾撰文认为由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看,显然不宜将晚商马车之源头直接追寻到西亚去。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队长许宏博士认为,二里头遗址发现了车辙,可以肯定地说,中国用车的传统早在殷墟以前数百年就已出现了。二里头和偃师商城发现的车辙特征较为接近,形体较小,与安阳殷墟发现的马车有很大的区别。二里头时期,是人力驾车还是使用牲畜驾车,使用什么牲畜驾车,都有待将来的考古发现去证实。另外,在中国晚商以前的遗址中也罕见马的骨骸。因此,我国商代晚期以马驾车的习俗,目前尚未在考古学上找到其当地的源头,晚商时期马车的起源仍然是待解之谜。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易华认为,巴尔干到安纳托利亚一带早在7000年前已开始冶金实践,5000年前已发明范铸法和失蜡法,4000年前西亚已进入青铜时代的鼎盛时期。从技术史的角度考察,无论红铜冶炼、范铸法、失蜡法还是砷青铜、锡青铜、铅青铜、锡铅青铜都是西亚早于东亚。除了青铜技术,中国从西亚引入的家畜还有羊、黄牛和马。家马的野生祖先主要分布于欧亚草原的西端。乌克兰和哈萨克草原新石器和青铜时代文化遗址中大量马骨的出土显示了从野马到家马的驯化过程。而骑马和马车技术可能源于西亚的骑驴和牛车制作技术。

  “人们常有一种错觉,似乎东亚、西亚之间相距万里,会妨碍古人的迁徙和交流。其实东亚和西亚通过中亚紧密相连。”易华认为,西亚早期是四轮牛车或驴车,双轮有辐马车始见于中亚地区,商周时期东亚已是马车制造和使用大国。目前东亚出土马车最多,也最高大复杂,但其源头可以追溯到中亚,中亚与东亚之间的车马岩画就是重要线索。古代的草原犹如现代的海洋,千山万水不仅不会阻碍人类的迁徙,而且有利于文化的交流。欧亚大陆通过青铜与丝绸之路形成一体,并不存在明显的自然或文化的分界线。西周马车的出土,佐证了欧亚大陆东西方文化交流。

记者参观搬至实验室的周原遗址车马坑 本网实习记者 赵立凡/摄

西周马车复原图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作者简介

姓名:陆航 赵立凡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