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探索新时代学科发展路径
2020年07月13日 07: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楠 段丹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年来,一批新学科得以设立,也有部分学科被撤销。这不仅反映了学科发展数量、质量状况,也反映了时代变迁背景下的学术发展路线。2020年是“十四五”规划编制启动的关键之年,“双一流”建设阶段性总结深入开展,第五轮学科评估逐步推进。分析学科变迁中的深层内涵、与时代的紧密联系、预测学科未来的发展走向,对高校“十四五”规划编制、世界一流学科建设等具有重要意义。近日,本报记者围绕有关议题采访了相关学者。

  学科发展与时代密切相关

  学科的形成与发展是人类实践的产物,在对经济、政治、社会生活的规律总结、反思、凝练的基础上逐步积累而成。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董磊明提出,学科发展作为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参与、推动了社会的变迁。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刘跃进表示,在时代和社会发展过程中,有新成立的学科,也有被撤销的学科;有失而复得的学科,也有得而复失的学科……这些都属于正常现象,体现了学科发展与时俱进的特点。

  “历史地看,每一个新学科的诞生,往往就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产生。”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侯为民认为,从学科发展规律而言,学科发展是与社会实践发展要求相一致的,体现了人们对客观世界认识的深化过程。一方面,随着认识的深化,原有学科在内涵上会进一步拓展,学科内部知识分工更精细化、专业化,大大提高知识生产和运用的效率。另一方面,认识的深化也使原有学科发展空间得到拓展,或使原有学科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产生一些交叉性学科或新学科,可以被定义为时代的发展。

  在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李立国看来,学科是在交叉融合中不断前行的。20世纪以来,知识结构不断变化,传统知识被新兴知识取代或补充。新旧知识的不断演化,反映到学科结构上,即有些学科取得快速发展,有些学科逐渐被弱化。大学是由不同学科组成的,各个学科有着自身的知识特性与话语体系,但各个学科并不是孤立的,而是融合发展的。由此,学科建设的目的应该是推进学科之间的有机发展。

  处理好学科生态关系

  “学科的产生和消失有内在的逻辑和必然性。”侯为民认为,从深层次内涵上来说,导致学科分工变化的因素包括社会需要和社会生产。在社会需要方面,它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人们的精神追求、好奇心等有关。在社会生产方面,则与社会分工协作有关。应从整体出发强调影响学科分工因素的合力作用,而不能单独强调某一个侧面或某一个部分。

  不同的大学有着共同的使命,即为推动社会发展、国家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浙江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眭依凡表示,学科调整应是大学依据自身发展规律和社会需求而进行的,不应单纯受学科排名或学校排名的影响。

  在重视“双一流”建设的同时,要关注学科之间的协调发展。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别敦荣提出,不同类型大学学科的构成、数量、结构、水平有很大差别。综合型大学通常具有优秀的基础文科和理科,并在此基础上设置医科、工科、农科等其他学科。行业特色大学过去学科比较单一,但如今都走向了多学科化,成为工科大学、医科大学或农业大学等。这类学校中的新兴学科较多,从学校长远发展来看,应谋划如何推动这些学科协调发展。学校若要追求较为理想的学科结构、较好地完成新时代的办学任务,在进行学科调整时就应更为审慎,依据自身的办学定位而非外部评价,并认真听取教职工和相关专家的意见之后再行动。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理论与政策研究院院长项贤明表示,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学科体系,应注意处理好学科生态关系。高校在学科建设过程中,切忌用形而上学、孤立的眼光看待每一门学科的发展。每一门学科的发展都离不开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关系。如果在学科建设过程中,为了提高学校在学科评估中的排名,不惜以减小分母的方式,将大量难以在全国名列前茅的学科解散,这对大学长远的学科建设是灾难性的。在注意学科生态联系的同时,要尊重每个学科自身的特殊性及其独特价值。在分配学科资源时,不能以懒政思维,用转引率、影响因子之类来评价所有学科,而应根据其自身发展规律和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的需要,用不同的标准评价各个学科。

  构建中国特色学科体系

  不同的学科在发展过程中面临不同的挑战,未来规划也有所差异。但不同学科的学者认为,要尊重学科发展规律,关注高校自身定位与中国实践,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学科体系。

  随着经济与科技的快速发展和人类认识的不断深化,“双一流”建设背景下的世界一流学科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学科概念,而是对人类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具有知识贡献的研究领域,可以是某一学科新发现的或某科学原理创新应用而产生的富有深入挖掘价值的研究方向,但更多的是由多学科、跨学科交叉融合或协同攻关的新学科。眭依凡表示,遴选及建设世界一流学科,必须针对能够占据知识与技术发展的制高点、对改变人类生存和发展方式具有突破性的知识创新领域,以及在我国相对薄弱且受科技发达国家限制的高新科学技术。一流学科建设,不仅要依靠增加投入、改善制度环境及办学条件,还要通过内部治理结构创新,激发学科发展活力。把研究领域相对固定、专业化程度较高的实验室作为“一流学科”进行投资建设,或许是一种颇富建设效率的选择。

  别敦荣认为,入选“双一流”建设高校的学科建设,目标是世界一流,这需要长期积累、逐步发展演进,才可能实现。因此,“双一流”建设更不能短视,要统筹各学科的发展,使学科间更为协调。非“双一流”院校的学科建设目标导向更多,具体可根据学校办学定位和学科发展规律、特点来考量,要在确保学科基本发展水平的前提下,更好地发展高水平学科。

  “学科体系可分为基础学科、应用学科和政策研究三个层次,三者共同构成学科生态体系,彼此各有侧重,相互支撑。”董磊明表示,基础学科废弛,应用学科和政策研究必然会成为无本之木。基础学科作为整个学科大厦的根基,必须始终如一地加以重视。尤其是国家重点投入的“双一流”高校,更应该成为基础学科包括“冷门学科”在内的研究基地、人才培养与储备基地。应用学科的建设,可根据社会发展的需求,结合学校和区域的特点,做相应的动态调整。此外,对于高校的政策研究、智库建设,应扬长避短,发挥自己在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深厚积淀的优势,在擅长的领域产出更系统、深刻、厚重的成果,不能随意跟风、蹭热点、人云亦云。

  侯为民认为,基础学科是应用学科的基础和源头,重大的时代变迁都是基础学科先行,但基础学科的突破却很难。在学科建设上不能有短期思维和目光短浅,要将长远和当前结合起来,既重视应用学科建设,也重视基础学科建设,使两者相互结合。此外,还应看到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有时也是相对的,一些应用学科将来也可能会归并到基础学科中。而基础学科的发展往往还可以创造出新的应用学科。在这个意义上说,发展基础学科和重视应用学科之间也具有统一性。

  谈及学科研究重点,刘跃进表示,对于当前文学研究来说,最大的变化是从中国文学研究走向中华文学研究,已具有更宏观的研究视野。未来文学研究应继续坚持两条腿走路,坚守中华文化传统,立足当代中国现实,创造面向现代、面向未来、面向世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型文化。

  构建中国特色学科体系还应关注中国特色和世界性之间的关系。“中国特色学科的形成,意义不仅在于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还在于为世界文明作出自己独特的贡献。”项贤明认为,在中国特色和世界性的关系方面,自然科学的世界性更加突出,中国特色必须在为中国现代化建设服务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社会科学则应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国特殊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与中国国情,在服务于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形成各学科的中国特色,切忌生搬硬套。

    记者 吴楠 段丹洁

作者简介

姓名:吴楠 段丹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