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姓名表征自我 ——心理学的视角
2020年06月30日 10: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显翠 周爱保 雷云飞 字号

内容摘要:姓名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人类语言不断进化的结晶,包含了重要的文化信息。姓名对个人而言,具有重要的意义1959年,心理学家莫瑞(Neville Moray)发现了“鸡尾酒效应”——即便是在嘈杂的背景中人们也很容易识别自己的姓名。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姓名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人类语言不断进化的结晶,包含了重要的文化信息。姓名对个人而言,具有重要的意义,人们对自己的姓名也会格外关注和敏感,来自心理学的研究证据为我们揭示了姓名对自我表征的心理机制。

  1959年,心理学家莫瑞(Neville Moray)发现了“鸡尾酒效应”——即便是在嘈杂的背景中人们也很容易识别自己的姓名。在这一效应中,心理学家最早发现了自我姓名的认知优势。自鸡尾酒效应之后,人们用不同的研究范式对自我姓名加工进行了研究。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很多研究发现,自我姓名加工优势与其他社会信息有关。具有高社会或应用价值的信息对于特定的个体来说更容易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比如心理学家汉佛莱斯(Glyn W. Humphreys)和隋(Jie Sui)在2016年发现,自我姓名是注意的一个重要线索,更容易被认为是一个目标,也更容易让干扰成为干扰。大量研究表明,人们对自我姓名的加工具有优势效应,揭示了姓名对自我的表征。

  1999年,阿尼尔(Karen M. Arnell)、夏皮罗(Kimron L. Shapiro)和索伦森(Robyn E. Sorensen)的研究发现,人们在眨眼和昏迷时,会出现自我姓名的识别优势。2004年,哈里斯(Christine R. Harris)、帕施勒(Harold E. Pashler)和科伯恩(Noriko Coburn)等研究者在视觉和听觉层面都发现了自我姓名的认知优势,表现为对自我姓名的加工有更快的反应和更高的正确率。尽管有这些研究结果,但是也有证据表明,人们在识别自我姓名时其注意优势有不一致的结果。例如,川原(Jun-Ichiro Kawahara)和山田(Yuki Yamada)在2004年的研究中发现,当被用作干扰物时,自我姓名不会产生比其他姓名更多的干扰。布莱斯卡(Assaf Breska)等人和杨(Hongsheng Yang) 等人分别在2011年和2013年发现,人们只有对自我姓名加以注意或加工时,才会出现姓名的认知优势效应。

  此外,其他研究还发现了自我姓名在情景记忆方面会产生自我参照效应,相对于名人与目标刺激的匹配,自我姓名与目标刺激的匹配会产生更好的记忆效果。还有人发现,让被试简单地报告目标词在他们姓名(或名人的姓名)上方还是下方的时候,也会出现这一偏差。这说明,人们会很自然地将自我姓名等与自我相关的信息,与外界同步发生的事情相关联。

  2016年,坎宁安(Sheila J. Cunningham)的研究也发现自我姓名识别优势效应支持了记忆的自我参照效应。同年,布里达特(Serge Brédart)的研究不仅发现了在口头报告任务中被试回忆了更多和他们的姓名相同的已知的(熟悉的或著名的)姓名,还发现了即便是对很亲密的人,例如伴侣或很好的朋友,也会出现自我姓名识别优势。这说明,对于记忆的自我参照效应,人们更擅长检索像他们自己那样的人。

  眼动的测量可以为实时视觉注意提供客观的心理生理指标。眼动数据进一步支持了这一优势效应。2013年,杨等人对自我姓名的眼动研究发现,相对于熟悉他人或名人的姓名,被试对自我姓名搜索的反应更快,即被试对自我姓名的首次注视更早,而且眼跳更少。由于眼动是一种内隐的测量,并且不需要有意加工,更早的首次注视和更少的眼跳意味着自我姓名的注意是自动的。这说明,当姓名与任务相关时,才会出现对自我姓名更快的反应时和更有效的眼动。

  对自我相关信息加工的电生理学研究在神经层面支持了自我姓名加工的优势效应。对自我相关信息对脑区激活的研究发现了自我姓名加工与其他自我相关信息激活了同样的脑区。2011年,塔西考斯基(Pawel Tacikowski)等人对自我姓名识别的脑定位研究发现,自我姓名识别与额颞叶、边缘和皮层下结构的激活相关,自我和重要他人的姓名识别与内侧前额叶的激活有关。这些结果表明,自我和他人姓名加工之间的差异可能是定量的而不是定性的。

  在脑电成分上,福尔默(Robert L. Folmer)和格雷(Heather M. Gray)等人分别在1997年和2004年,发现自我姓名引发了更大的P300波幅,尤其是当听到熟悉的声音叫自己的姓名时。2005年,佩兰(Fabien Perrin)等人还发现了人们在睡眠时对自我姓名有不同的P300波幅。2008年,费舍尔(Catherine Fischer)等人发现,昏迷的病人也会出现这种效应。2010年,塔西考斯基和农维卡(Anna Nowicka)的研究发现,自我面孔和自我姓名产生了非常相似的行为和神经反应模式,即更快的反应时和更大的P300波幅,而且这两个自我相关信息的加工没有区别。这一结果说明,自我面孔和自我姓名是相关的两种自我相关信息类型。听觉通道的研究也发现了相似的脑电成分。听觉处理是认知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姓名是最常发生的接受性语言刺激。2016年,凯(Alexandra Key)等人研究发现,对儿童进行的被动倾听模式研究表明,儿童会从陌生人的姓名中识别自己的姓名和亲密他人的姓名,在顶叶有更大的P300波幅,对自我姓名和亲密他人姓名的反应并没有差异。这一结果表明,对已知/未知姓名的听觉ERPs是评估复杂听觉处理的一种可行手段,而不需要明显的行为反应。

  姓名不仅是个体的语言符号,对个体而言具有独特性和象征性,更体现了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包含了重要的文化信息。来自心理学的研究从行为层面和神经生理层面证明了人对自我姓名加工的优势效应,揭示了姓名对自我的表征,寻找到了人们对自己姓名的情有独钟和表征自我的心理机制。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基于自我相关加工的抑郁症语音声学建模研究”(3166028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刘显翠 周爱保 雷云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