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从亚洲文明到“文明亚洲”
2020年03月31日 09: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根友 字号
关键词:亚洲;基本内核;“文明亚洲”;“文明世界”

内容摘要:何谓亚洲?它仅是一个地理上的区域概念?当然不是。亚洲本身就是一种文明现象。地理上的亚洲是一个疆域极其辽阔的大陆板块。作为观念上的亚洲,则从来没有统一的认识。布罗代尔在《文明史纲》中曾提出“统一的欧洲”概念。在此,我想阐发一下观念上的亚洲,以及由亚洲文明的描述研究如何上升到对“文明亚洲”的理想追求。

关键词:亚洲;基本内核;“文明亚洲”;“文明世界”

作者简介:

  何谓亚洲?它仅是一个地理上的区域概念?当然不是。亚洲本身就是一种文明现象。

  地理上的亚洲是一个疆域极其辽阔的大陆板块。作为观念上的亚洲,则从来没有统一的认识。布罗代尔在《文明史纲》中曾提出“统一的欧洲”概念。在此,我想阐发一下观念上的亚洲,以及由亚洲文明的描述研究如何上升到对“文明亚洲”的理想追求。

  寻找观念亚洲的基本内核

  试图从观念上理解亚洲的统一性,已经有先贤做过尝试。1991年,新加坡内阁向国会提交的关于亚洲的“共同价值观”,基本内容是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扶持,同舟共济;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宗教宽容。但亚洲价值观并未得到广泛认同。这自然与亚洲人民对日本军国主义曾用刺刀打出的“大东亚共荣”口号保持警惕有关,也还有各种政治与文化的原因。政治上,东盟的成立在亚洲内部形成区域性的统一组织,为亚洲精神的统一提供了现实社会基础。伴随亚洲在当今及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在国际事务上重要性的增加,以及人类一体化进程的加速,作为观念上统一的亚洲,是世界一体化进程中的重要环节。区域性的精神统一,是逐步形成人类精神的重要历史环节与逻辑环节。从观念上探索、理解统一的亚洲,是从精神上理解人类精神统一的重要步骤。亚洲在精神上的统一、团结与和平,对于当今世界在精神上的统一、团结与和平有着重要意义。

  观念上的亚洲是多元文化和平并存的亚洲。多元宗教、文化和平共处,相互尊重、相互包容,并在和平的交流过程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将是亚洲各民族国家和平相处的思想前提。观念上的亚洲不应是一个纯粹逻辑的建构,而应从亚洲文明历史进程中寻找一些低度的文化共识,应当而且必须从亚洲文明的历史进程中,寻找观念亚洲的基本内核。回到“亚洲文明”的概念上来,我们可以从西亚、南亚、东亚几个区域来认识亚洲的文明。西亚文明大体指今日中东地区的文明,古代则是两河流域的文明。这里是人类文明最早的发祥地,今日世界影响最大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均发源于这一地区。南亚是今日的印度、孟加拉国等国家地区,东亚则是今天中国、日本、韩国等国家。而东南亚则主要是岛屿国家,当然也有泰国、缅甸、老挝、柬埔寨、越南等。

  从宗教文化的角度来看,除了西亚、中亚,南亚与东南亚的印度教、佛教、耆那教、道教等,也有很多信众。此外还有具有人文宗教特点的儒家文化。从人类进入现代文明的角度看,亚洲从整体上落后于欧洲与北美洲,而且也因此遭遇了欧洲殖民者长期的侵略与剥削,在经济与文化上,均有很多创伤。日本在亚洲虽然率先进入现代化,但日本在亚洲内部制造了很多罪恶,同时也在二战中遭受了原子弹的袭击。

  “文明亚洲”的内容与含义

  今天的亚洲整体上进入了现代化的历程,但亚洲内部的现代化程度参差不齐。从经济角度看,亚洲在整体上表现为生机活泼,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今天的亚洲也是不安宁的亚洲,一些地区仍然战争不断,表面看是不同宗教信仰团体之间的矛盾冲突,实际上是欧洲尤其是美国的政治、经济势力在背后斗争的结果。亚洲有丰富的文明,但距离文明的亚洲,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亚洲文明之间的交流、对话,互鉴、互融应求同存异。求同,是为了寻求文明之间的共识,凝聚力量,便于进一步合作、发展;存异,是为了保存文化的多样性与生动性,并在多样性中保持着文化心态的开放性、思维的开放性,进而激发人们的创造活力。文明之间的对话、交流,互鉴、互融,最终要促成一个“文明亚洲”的到来。

  何谓“文明亚洲”?我想至少包含如下几方面的内容。其一,各个民族国家在政治上是独立、自主的,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人民生活处于温饱与小康状态之中。其二,亚洲各民族国家之间没有战争与敌视状态,存在正常的经济、贸易、文化上的来往,各国人民之间的旅行有一个安全与和平的社会治安环境。其三,亚洲各民族国家有比较开明的政治文明,人民在自己的国家事务中有主人翁的地位与真实的主人翁待遇。其四,亚洲各国有良好的自然生态,对待其他外来国家、地区的公民,有基本的好客态度。其五,文明的亚洲应该非常珍视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对于不同文化传统保持着宽容的态度。

  以“文明亚洲”推动“文明世界”

  为促进“文明亚洲”目标的实现,亚洲地区不同民族国家,不同职业人群可以根据自己的职业特点做自己的事情,而作为人文学者,则可以贡献思想与精神的产品。

  今日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亚洲的一个重要成员国、亚洲内部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大国,理应在“文明亚洲”的建构过程中作出自己独特的贡献。中国儒家文化“天下一家”的观念、中国化佛教的形成,为亚洲,甚至为世界其他民族如何接受、消化、吸收外来文化,创造出一种新的文化,作出了有益尝试。当代中国走出一条独特的现代化道路,也可以与亚洲地区其他民族国家分享这一经验。现代中国秉承着中华民族悠久的热爱和平的文化传统,在和平亚洲、和平世界的建设过程中,也将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积极作用。

  有些人甚至预言,“21世纪将是亚洲的世纪”。这个即将到来的亚洲世纪,应该是一个“文明亚洲”的世纪,它将为一个“文明世界”的到来作出自己的特殊贡献。而作为一个疆域广阔、人口众多的亚洲,如果变成一个文明的亚洲,对于“文明世界”而言,本身就是一份巨大的正面力量。因此,以“文明亚洲”推动“文明世界”的历史进程,或许将是作为观念上“统一的亚洲”对当今及未来人类文明的贡献。

  (作者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哲学学院院长)

 

作者简介

姓名:吴根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