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战“疫”,诗歌的力量
2020年03月24日 09: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正当庚子年新春佳节来临之际,一场猝不及防的新冠肺炎疫情袭击了江汉平原的名城武汉,很快蔓延到全国各地。全国人民都从辞旧迎新的欢乐中惊醒过来,不约而同聚焦江城,聚焦一个个疫情比较严重的灾区。随着武汉“封城”,各地也都采取了隔离和防护措施,一场前所未有的全民性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疫”在全国打响。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全民战争中,除了走上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和相关工作人员,每一个遵守纪律自我隔离的人,都以看似“消极”的方式进行了积极的配合。这其中,有一群人不仅自觉地禁足,而且尽可能地发挥积极的作用,他们用诗歌为民众鼓与呼,用诗歌为前线的抗疫战士鼓劲!他们实际上担负起了运动场上的啦啦队和战争年代的宣传队的角色。他们用文字写出的诗歌就像那歌声,最初或许只是几缕泉流叮咚成韵,而后便汇成了江河的波涛,乃至有海潮澎湃之势,俨然成为抗疫队伍中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

  当春节的祝福在我们的微信中洪涛一般涌现时,防疫的提醒已成为其中逐渐洪亮的声音。很快,诗歌便以矫健的身影“登陆”微信群。诗人们把目光投向湖北,投向一个个奔赴抗疫前线的医务工作者。于是,我的微信群里便不断有了“武汉挺住”“武汉加油”的诗的呐喊。除夕之夜,女诗人邵悦的诗一改往日的婉约和悦,而弹拨出铿锵有力的音韵:

  “别人一心想逃离这座城/而你,一心想冲进这座城里/冲到没有硝烟、不见敌人的战场/你明明知道/与新型冠状病毒抢夺生命/是一场硬仗,和另一场硬仗/还是踏上通往战场的列车/逆行者的身影,义无反顾。”(《致敬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一线的医务工作者》)

  开首这寥寥几句,就把医务工作者逆行而上的勇敢精神写出来了。一声“不”是对病毒的坚决否定,震撼人心。

  仿佛一鸟啼而百鸟鸣,诗人们开始陆续发声。有的直接贴出自己“新墨”淋漓的诗作,有的结成集体的阵容。他们歌颂出征的战士,他们哭别罹难的同胞,他们蔑视和诅咒瘟疫、病毒,他们寄望于科学与医学,大家的心不约而同“飞”到了武汉,去“亲历”每一场战斗。

  给我印象较深的是,陆子在《武汉:战疫之歌》中描绘这次疫情来袭的情形是那么准确:“大街小巷新布设的小摊店铺/也五彩缤纷着一片节日梦境//门庭红灯高挂,游子归心似箭/稀疏的爆竹嘹亮着渐浓的年味//可是,一个读来扎心的词句/——新型冠状病毒/像零星的雪花一样/偷袭武汉的肺叶/妄想窒息一个英雄的城市//感染,传播,蔓延/惊恐,慌乱,悲哀/刹时医院告急,病床告急/交通告急,人心告急/一片年关武汉的告急/淹没了白云黄鹤的节日装点/要摧毁中国的岁月之花/——除夕夜晚”。

  老诗人张庆和也用质朴的语言向医务工作者表达赞美:“疫区就是前线,是战士就敢于冲锋/那里有白求恩施救的辛劳/那里有雷锋穿梭的身影。”诗人们更是毫无保留地把颂歌献给已84岁高龄仍然出征前往武汉、掮住黑暗闸门的钟南山院士。郭新民的《向一座山致敬》这样吟唱:“一座山,多么令人景仰/他巍然屹立在江城武汉/是共和国顶天立地的大山//在严寒料峭风声鹤唳的年关/他再次一马当先挂帅征战……”

  洪波涌起,大音嘡嗒,闻讯李文亮医生倒在了抗疫第一线,诗界悲声一片,形成了一次小小的高潮。黑马在他的《致敬》一诗中说:“他从来也没想过要做英雄李文亮/他只想做一个诚实的医生……然而,他最终成了夜空中划过的/一颗最亮的流星,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注视着病毒肆虐的大地/花朵扼腕含悲。春雨为之哭泣……”连台湾老诗人林焕彰先生也给我发来哀悼李文亮医生的新作:“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盏灯,我时时点着/不止要照亮自己——密闭的心地……//我时时想着,日夜想着/想我的一生,都要用心点亮它/让它成为一盏天灯/升上天空,夜夜都在/天上……”

  我的微信群里,几乎每天都有诗歌的浪花迸涌,这却不是在赛歌台,而是长歌当哭、长歌壮行,呼出人们的心声、时代的强音,寄托着对人民、民族、国家无限的希望与祝福。许多诗歌类刊物更是自觉地组织诗人为这场阻击战而歌,许多报纸、杂志同样毫不犹豫地拿出珍贵的版面给予诗歌。无数的诗歌不胫而走,飞到抗疫战士的耳畔,回荡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我的同事也拿起诗笔,让它像镜头般对准疫情期的社会生活。

  蒲立业的诗歌总是彰显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敏锐和视野的宽阔:“无数条流水线在运转/每个螺丝都在溅射忧伤的火花/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一副副救急的口罩/制造业开足马力生产//企业税负被国税局大刀砍削/山东救援者拟制出/一份鲁鄂发音对照表/张仲景和医护人员联手御敌//我也于昨天复工了/久旱之田,禾苗重沐雨水/失散的灵魂皈依/而我诸多同事已奔赴一线……”

  周清印一边安排《半月谈》杂志的稿件,一边挥动如椽巨笔写下战“疫”诗百首,接着又写出七古长篇《世界大疫史悲歌》,并殿以骚体抗疫长诗《黄鹤归来辞》:“我所思兮在荆楚,/欲往探兮道悠阻。/乘黄鹤兮引辽鹤,/返故邦兮双翼翥……奠亡灵兮遗骨瘗,/仰英烈兮忠魂驻。/送瘟神兮舒欢颜,/城新筑兮天重补。/龟山翠兮蛇山峙,/长江奔兮岂可堵?/鹤再归兮恒守望,/邦长安兮国永固!”可谓慷慨悲歌,令人回肠荡气。

  确实,在这场空前的抗疫战斗中,诗歌自始至终在行动,和每一次民族遭遇苦难时一样,诗歌发挥着自己独特的力量,从不缺席。正如有位诗人所言:“诗歌并不能拯救生命、改变世界,但是沉重的时刻,我们可以在诗歌里照见自己的心灵,在彼此相通的孤独中获得抚慰;照见人性的幽微、生存的悖谬,在追问反思中汲取直面真实的勇气;照见众生之苦,保持悲伤,悲伤所有人的悲伤;照见理想之光,保持希望,在深渊里歌唱。诗歌,一直在传递温暖、力量、良知、希望、爱与慈悲。”

  我所读到的诗歌,从不同角度再现了抗疫生活的各个方面,为今天这一页非同寻常的历史留下了一份见证。特别是有些长诗具有“史诗”般的品格,将宏观的描绘与微观的凝眸结合起来,更注入诗人深度的思索。如胡丘陵的《戴着口罩的武汉》分为七章,以近千行的篇幅为抗疫绘制了一幅全景图,洵为佳作。

  值得一提的是,诗人们不仅用诗歌这种相对抽象的形式在参与抗疫,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冲向抗疫前线。诗人阎志为这场战役捐献了4000万元的物资,还捐建了9家临时应急医院,为武汉增加了7500人的收治能力,为不止7500人打开了生命通道。这多么令人惊叹,又多么让人赞佩!诗人李皓情不自禁地为他赋诗:

  “你用7500个汉字,或者词组/在自己本命年的正月里/写九首大诗//……洋洋洒洒的7500个汉字或者词组/我能想到的寥寥无几/只有写作了30年的诗人/才能在这些特别的时刻/如滔滔江水,山间清泉,喷薄着涌出/或如谷雨时节的甘霖,应时而降落/泽被着江畔三镇/乃至望不尽的荆楚大地……”

  确实如此,整个诗界在行动。诗歌,这看似没有力量之物在此刻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它唤起众人心中的大爱,它唤醒蕴藏于一个民族最深层的潜能,而有这种爱的力量和潜能,我们这个民族就一定能克服任何艰难险阻,实现多难兴邦这一良愿!

作者简介

姓名:李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