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捕诉一体化办案机制”的实践价值
2019年11月21日 09: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任建华 字号

内容摘要:“捕诉一体化办案机制”的实践价值?筵任建华我国宪法第134条规定,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而非公诉机关,其使命是维护宪法和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宪法将批捕权、起诉权统一赋予了检察机关,且没有规定检察机关必须分开行使,这就为检察机关统一行使批捕权、起诉权提供了宪法依据。“捕诉一体化办案机制”并不是说,把批捕和起诉压缩成一个程序,两个程序合二为一,而是由一个检察官或者办案组负责批捕程序、起诉程序这两个程序,“捕诉一体化”合的是办案人员,而不是办案工序。各地平均节省办案时间在3天至20天不等,同时也进一步优化了案件比(检察机关对案件在诉讼流程中出现次数的一个衡量指标,简单说刑事犯罪在批捕、起诉过程中不出现退查、延期等案件回流、延长办案期限的情况即为案件比好,多次出现即为案件比差),有效提高诉讼效率。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我国宪法第134条规定,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而非公诉机关,其使命是维护宪法和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宪法将批捕权、起诉权统一赋予了检察机关,且没有规定检察机关必须分开行使,这就为检察机关统一行使批捕权、起诉权提供了宪法依据。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批捕权与公诉权统合于法律监督权能之中,二者之间并非对立关系,而是统一互补的关系。批捕权与公诉权二者之间虽有来源和功能属性的不同,但更多的是具有监督制约的属性一致、客观公正的要求一致、人权保障的价值追求一致等共性。

  批捕权与公诉权的配置属于检察机关内部职权配置问题。《刑事诉讼法》和《人民检察院组织法》将审查逮捕权和公诉权赋予检察机关行使。但并没有规定这两项权力必须由两个部门分别行使。在我国法律上作为一个诉讼主体进行诉讼活动的是检察机关这个整体,各地检察机关可以根据需要设置相应的职能部门,现实中批捕和起诉的权能分离,仅是检察机关内部的一种工作协调分配关系而已,其最终决定权都在检察长或者检察委员会。目前所探讨的“捕诉一体化”的推行具有正当性和法理依据,也符合现行法律规定。

  第一,强化了侦查监督。侦查是为了最终的审判,也是为了检察机关的公诉做准备。我国刑事诉讼中,公安机关、检察院和法院分别负责侦查、起诉和审判职能,三者形成分工负责、配合制约的诉讼关系。在实践中,由于公安机关侦查活动相对封闭,缺乏外部的有效监督和取证引导。1996年刑诉法修改后,审查逮捕标准放宽,由“主要犯罪事实已经查清”改为“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这一变化表明逮捕条件放宽。然而,这一修改后,批捕和起诉之间分歧逐渐加大,在批捕起诉分离的情况下,批捕后移送起诉的案件证据出现达不到起诉标准的情况越来越多。2012年刑诉法再次修改,虽列举了逮捕的情形,规定了3种特殊情形的逮捕条件以及转化逮捕的条件,但在捕、诉分离体制下,检察机关内部办案人员之间的认识分歧仍然突出。检察机关现有的考核机制,将捕后不起诉、撤回起诉、判无罪等均作为负面评价指标,更加突出了部门之间的不一致。虽然一直推行,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检察机关介入引导侦查,但是在捕、诉分离的职能配置下,介入侦查和引导侦查办案的侦查监督部门,其引导效果大多止于逮捕的需要,缺乏庭审观念,效果不尽如人意。在一些犯罪专业化、智能化趋势日趋明显,案件办理难度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不再按照诉讼环节分设侦查监督与公诉部门,而将两者重组是现代法治发展的必然趋势。

  “捕诉一体化办案机制”并不是说,把批捕和起诉压缩成一个程序,两个程序合二为一,而是由一个检察官或者办案组负责批捕程序、起诉程序这两个程序,“捕诉一体化”合的是办案人员,而不是办案工序。由于诉讼程序没有减少,当然就不会出现案件质量下降的问题。“捕诉一体化”要求“谁捕谁诉”,负责批捕的检察官自然会带着起诉的标准从批捕开始就关注侦查,捕后会考虑诉。实行“捕诉一体化”后,检察官更加关注整个案件的证据收集,对侦查监督目标监督也着力于确保侦查活动的合法性,使其最终的价值体现为侦查获取的证据被法庭采集。检察官把起诉的证据标准运用到批捕中,以捕后证据标准引领批捕,引领侦查,对侦查工作的引领更加具体精准。这样,就可以确保案件的事实关、证据关和程序关,从而可以有效提高办案质量,降低退补率和不起诉率,消除批捕与起诉之间的分歧,因而监督的效果更实、取证引导更准、事实掌握更全,拉近侦查和起诉的距离,提高了案件侦查质量,进而提高了案件整体办理质量。

  第二,提高了诉讼效率。从目前各地试点实施情况来看,实行“捕诉一体”,一个检察官既负责批准逮捕,也负责审查起诉,检察官在审查起诉前就对基本案情有所掌握,在审查起诉时注重新增证据的审查,无需再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去阅读案卷、熟悉案情、核实材料,进行同质化的重复性工作,各地平均节省办案时间在3天至20天不等,同时也进一步优化了案件比(检察机关对案件在诉讼流程中出现次数的一个衡量指标,简单说刑事犯罪在批捕、起诉过程中不出现退查、延期等案件回流、延长办案期限的情况即为案件比好,多次出现即为案件比差),有效提高诉讼效率,降低司法成本,也缩减了犯罪嫌疑人被羁押的时限。

  第三,有利于落实办案责任制。“捕诉一体化办案机制”可以将员额检察官办案责任制落到实处,提升队伍素质。部分人认为,捕、诉合二为一,案件由谁批捕就由谁起诉,减少了一道程序控制,内部制约减少,相应缺少了一道质量保障,而同一个案件是由两个部门的不同承办人进行审查,每个人的思维不同,站的角度也不同,对案件的认识也不一样,这样案件质量就更有保障。这是难以成立的。“捕诉一体化”虽然将同一案件的批捕权和公诉权赋予同一个检察官或检察官办案组,但在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大背景下,仍存在足够的内部制约机制。为防止不捕权滥用,检察官权力清单规定了相应的内部制约机制,如无罪不捕或者存疑不捕由检察长或检察委员会决定。同样地,为防止不诉权的滥用,也规定了相应的制约机制,如绝对不起诉、存疑不起诉、相对不起诉均由检察长或检察委员会决定。实行“捕诉一体化”后,外部制约更加强化。公安机关对不捕案件的复议复核,又如法院对捕后起诉、不捕起诉这两类案件的审判把关,再如司法公开、阳光检务对案件质量的监督等。司法责任制改革确立的错案终身追责制,为案件质量树立了一道坚固防线,“捕诉一体化办案机制”将批捕权和公诉权交由同一个检察官或检察官办案组行使,有助于办案人将办案责任一扛到底,更好地落实“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进而形成以责任倒逼检察官注重案件质量效果的良性循环。

  第四,推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们应该正视,并通过制度优化加以解决。在“捕诉一体化办案机制”下,律师说服对象由两人、两个办案组,变更为一个人或一个办案组。这里面有利之处是听取辩护人意见更加充分全面,不利之处是往往办案人先入为主,在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意见有可能会流于形式,不受重视。现在全国检察机关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强调在审查起诉阶段全面听取辩护人和犯罪嫌疑人意见,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或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另如该机制减少了检察机关的内部监督,加大了办案人被围猎的可能性。这就需要检察机关通过其他形式强化对队伍的管理,如加强检察官联席会作用、强化检委会对疑难复杂案件的讨论、把关处置职能、部门负责人定期轮岗、引进人民监督员参与部分案件的终结性处理、加强内部和上下级案件质量评查等来实现。当然“捕诉一体化”情况下检察机关对案件审查的重心必然会发生前移,会把审查起诉的标准,甚至法庭审判定罪的标准提前到逮捕审查阶段,会在机制推行初期出现逮捕功能抑制的现象。这一短期结果从公平正义的角度看,是有利于被追诉人的一种“正向抑制”,但随着制度的不断适用和完善,承办人会出现一种新的动态平衡来校正相应的情况,达到一种新的合理性。

 

  (作者系山东省德州市宁津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作者简介

姓名:任建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