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明斯基诞辰一百周年
2019年10月09日 08: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黎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9年是美国已故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1919.9.23—1996.10.24)诞辰一百周年。作为20世纪最具独创性的经济学家之一,明斯基因悖离传统思维方式、超前于所处时代而大部分时间在默默无闻中度过,并没有对当时的主流经济学产生实质性影响。直到他去世20年后,缘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明斯基才被人们重新发现,并被奉为对这段危机历程最具先见之明的思想家。对于这样一位命运跌宕起伏、特立独行的经济学家,我们今天该如何特别纪念呢?

  还原明斯基思想的本意和要旨

  为了更好还原和理解明斯基的本质,须将“明斯基经济学”与“明斯基时刻”区分开来。他的研究成果并非仅适用于经济危机时刻,在危机结束之后便“寿终正寝”,而是旨在从现实的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中剖析资本主义经济的内部动态。危机不过是这样一种周期性宏观经济不稳定动态的一个暂时阶段。在探究资本主义这种宏观不稳定性动态的过程中,明斯基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将传统的实体部门与金融部门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从现金流平衡的视角,分析微观和宏观层面的经济运行,从而打破了西方主流范式在宏观经济学与金融学之间由来已久的隔膜。正是在这种探究过程中,明斯基洞察到资本主义经济内在的不稳定性。资本主义经济在周期性扩张过程中,对未来预期利润追逐的乐观估计将加速资本积累。投资的增加在带来利润现金流入增加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带来债务融资的累积及承诺的支付现金流出的增加,产生了现金流入—流出之间的匹配压力。这导致微观层面企业的脆弱性,以及宏观层面经济的不稳定性,以至引致危机和衰退。正如明斯基所言,“稳定孕育着不稳定”,著名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所刻画的这种“明斯基动态”,是资本主义经济内在运行和演进的结果,是经济主体在社会再生产一般条件的不确定性情况下“理性”决策和行动的自然产物。对于市场运行的这种宏观不稳定动态,不能放任自流以至于产生灾难性后果。相反,可以通过诸如“大政府”和“大银行”等一系列制度安排,来“稳定不稳定的经济”。只不过这些制度不仅会产生副作用,而且不可能一劳永逸产生作用。明斯基认为,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长期演变,相应的制度安排也应当与时俱进。

  借鉴明斯基的独特洞见和思路

  明斯基的思想洞见和理论框架在一定程度上适用于我国这样一个债务融资占主导、由投资驱动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因而能为理解和探究我国当前及未来改革和转型过程中的各种经济问题提供重要参考。近十年来,我国债务规模不断增加、宏观金融风险不断积累。从明斯基的视角来看,这是市场经济内在去稳定性力量周期性作用的自发现象,经济稳定和扩张必然孕育着宏观不稳定性和风险的积聚。因而,我们需要正视市场经济由来已久的“明斯基动态”,秉承明斯基的思路识别、研判这种动态不稳定背后具体的驱动主体和滋生机理,涉及企业投资债务融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及影子银行体系的扩张等。在此基础上,借鉴明斯基系统研究“大政府”作用的理路和框架,缓解“明斯基动态”加剧的局面,防范化解宏观金融风险。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从存量和流量两方面,把握私人部门与政府部门在会计核算上的联系和对应,管住它们在预算约束上的差异和后果。由此出发,通过构建和完善宏观调控体系,以公共部门的赤字和债务增加,“对冲”或“消解”私人部门的赤字和债务扩张,从而在宏观经济层面“稳定不稳定的经济”。与之密切相关的是我国金融领域的改革开放问题。按照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一旦金融交由市场放任不管,便会引发宏观不稳定性和灾难。拉美金融开放尤其是资本项目开放的历史教训依然历历在目。我们必须在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确保国家层面的宏观调控,结合本国国情,有序地稳步推进金融改革和转型,提升金融体系的配置效率和稳定效率。从长期着眼,根本上降低我国金融风险的出路在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坚决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近期视察河南的要求,坚定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强自主创新,发展高端制造、智能制造,把我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搞上去,推动我国经济由量大转向质强,扎扎实实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发展明斯基的思想图景和理论

  完善和发展明斯基的思想图景,首先应认识到明斯基所谓“华尔街图景”的局限性。尽管这种图景本质上是一种集实体生产部门(投资)与货币金融部门(融资)于一体的“货币生产型经济”,并以其特有的现金流视角予以呈现,但明斯基在具体探究这种图景的宏观不稳定性动态时,主要着眼于金融部门,而相对忽视实体部门的自主变化。事实上,虽然金融部门是产生不稳定性的典型部门,但却并非唯一的部门,实体部门面临利润的变化时同样有可能导致宏观不稳定性。因此,我们需要在“货币生产型经济”整体图景当中,具体分析生成经济不稳定性的过程及机制,并与制度分析有机结合起来。一方面,在当前我国货币金融体系尚未健全之时,关注货币创造和运行机制,以及债务产生的典型动态;另一方面,充分考虑我国特有国情,分析各类投资主体的投资动态及其效率。在综合这两方面的基础之上,才可能更好识别和理解造成我国经济不稳定的特有市场动态和过程。按照明斯基的逻辑,除了考察这种市场内生不稳定性,还需要研究阻碍和抑制内生不稳定性的制度安排,尤其是各种政策干预。为此,我们需要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大政府”和“大银行”制度,深入研究它们作用于经济的效应和机制,既包括抑制不稳定方面的积极作用,也涉及滋生新的不稳定方面的负面作用。围绕以上实体与金融之间、市场与政府之间的相互作用,从图景和技术两大层面,将中国作为“实验室”和“检验场”,深入考察中国特有的“明斯基动态”,不仅可以增进对我国现实经济问题的理解和解决,还有助于扩展和丰富明斯基的思想和理论。

  总之,在明斯基诞辰一百周年之际,理解、应用和发展其经济思想是对他的最好纪念。尤其是在西方主流经济学依然处于反思和纷争的当下,吸收和借鉴被西方主流经济学边缘化的流派的有益成分,为坚持马克思主义、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提供思想养分。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比较视野下的明斯基经济不稳定性思想研究”(18CJL00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黎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