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北朝文学的自然书写
2019年09月16日 08: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席格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北朝文学中有丰富的关于自然审美的书写,但受制于文学史观念、美学理论史范式等因素,现有的中国美学通史、魏晋南北朝断代美学史著作,并没有给予这些书写以充分关注。因此,有必要揭示北朝文学关于自然审美书写的具体内容,从而彰显其美学价值。

  《水经注》与山水审美

  宗白华曾在《论〈世说新语〉和晋人的美》一文中指出,郦道元的写景文属于“光芒万丈,前无古人,奠定了后代文学艺术的根基与趋向”的作品,高度肯定《水经注》在山水审美书写方面取得的成就。但在现有书写范式中,哲学理论品格不足的《水经注》根本无法进入中国美学理论史的叙述视野。而实际上,《水经注》的山水写景文章蕴含了丰富的审美观念。

  在郦道元笔下,山水已不再是基于宗教性崇拜的“神性”山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比德”山水,也不是南朝受玄学影响的“玄言”山水,而主要是回归自然山水本身的“畅神”山水。郦道元书写自然山水的方式可分为“身游”和“神游”两种。所谓“身游”,指作者在实地考察水道过程中,对亲身游览体验的书写。如他在《水经注·巨洋水注》中记载与友人在巨洋水边游玩休憩:“余总角之年,侍节东州,至若炎夏火流,闲居倦想,提琴命友,嬉娱永日,桂笋寻波,轻林委浪,琴歌既洽,欢情亦畅,是焉栖寄,实可凭衿。小东有一湖,佳饶鲜笋,匪直芳齐芍药,实亦洁并飞鳞。”而“神游”则指作者不能实地考察,只能基于史地、诗赋、志怪、谶纬、书简等资料,发挥审美想象书写山水。如他描写长江三峡之巫峡的写景美文,便是根据南朝宋盛弘之的《荆州记》稍加改动而成。

  郦道元所描绘的山水景观类型也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自然山水景观,即山水本身展现出纯粹的自然美。此类山水既不是人伦道德的象征,也不是长生成仙的媒介,而是天然的山水。这类描写有“青崖若点黛,素湍如委练,望之极为奇观”的瀑布,有“清洁澄深,俯视游鱼,类若乘空”的潭水,还有“四面壁绝,极能灵举,远望亭亭,状若单楹插霄”的山峰,等等。郦道元不仅以文学笔触描绘山水之自然美,还认为山水之美有“画”的品格。他在描写教水时说:“其水南流,历鼓钟上峡,悬洪五丈,飞流注壑,夹岸深高,壁立直上,轻崖秀举,百有余丈,峰次青松,岩悬赪石,于中历落,有翠柏生焉,丹青绮分,望若图绣矣。”“望若图绣”,实则是以艺术性眼光审视山水,与西方审美范畴“如画”具有一定相通之处。

  另一种是人文山水景观,指文化与自然山水交融所形成的景观,如岩画、石窟、碑刻、建筑、诗文及神话传说等景观赋予山水以人文性特质,从而呈现出历史感、神圣感等特性。以郦道元对晋水的一段注释为例:“昔智伯遏晋水以灌晋阳,其川上溯,后人踵其遗迹,蓄以为沼,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水侧有凉堂。结飞梁于水上,左右杂树交荫,希见曦景,至有淫朋密友,羁游宦子,莫不寻梁契集,用相娱慰,于晋川之中,最为胜处。”这段文字简明扼要地交代了晋水的发源地,并由“智伯遏晋水以灌晋阳”指出沼泽的由来,接着便对沼泽的人文景观进行描述。沼泽西边依山傍水,有唐叔虞祠和凉堂,水上有飞梁,并且树木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正因如此,这里成为亲朋好友、士人等结伴游乐的“胜处”。

  可以说,郦道元寻山访水,既是考察自然地理的过程,又是山水审美体验的过程。由此,他不仅撰写了代表北朝文学成就的写景文,而且结合切身的山水审美体验,提出了“望若图绣”“取畅林木”“物我无违”与“神心妙远”等重要审美观念。这便赋予《水经注》以重要的美学价值。

作者简介

姓名:席格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