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效果至上:爱伦·坡的创作观
2019年07月16日 08: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二磊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短篇小说与诗歌应唤起读者内心强烈的情感

  为了凸显统一的效果,坡把诗歌置入小说之中,以呼应小说情节的发展。譬如,诗歌《闹鬼的宫殿》最初出现在他的小说《厄舍古屋的崩塌》之中。该诗以叙事的方式讲述了一位国王感觉到邪恶的力量威胁着他和他的宫殿:“邪恶,身披魔袍,/侵入了国王高贵的领地。”最终,“过去御圆的融融春色/昔日王家的万千气象”都一去不复返,“许多影子般的怪物/伴着不和谐的旋律漂游。”诗歌中的邪恶意象预示着小说中主人公精神世界的崩溃,为故事情节的发展做出了预言式的铺陈。短篇小说《丽姬娅》中的诗歌《征服者爬虫》则是把诗歌《静》中关于死亡玄虚的主题进行了一种戏剧化的转换。宇宙由人类和“非人类”(或者说是由人和上帝)组成,那个充满血腥的戏剧就被题为《人》,“而主角是那征服者爬虫”。诗歌语言所产生的画面“充满疯狂,充满恐怖”,描摹出故事中的生存就是与死亡不停斗争的主旨。与故事情节相对应的是,诗歌中的天使们看到这个场景,却“遮好面纱,掩住泪流”,她们没有怜悯人类的不幸,反而表现出兴致盎然的情趣。诗歌暗示了故事中的主人公丽姬娅对自己死后玉体腐烂的忧虑以及生还的渴望,为扑朔迷离的情节发展增添了统一的阅读效果。

  如同他在诗歌中所强调的适中长度一样,坡认为就篇幅而言,故事比长篇小说更能为艺术家提供施展才华的美妙天地,而后者由于无法一口气读完,就失去了“效果统一”性的巨大魅力。虽然坡承认展现美不是故事作家的优势,故事主要以呈现真理为鹄的,但他依然排斥小说中的道德训诫,尤其以寓言为载体的文类。坡坚信短篇小说与诗歌一样,以唤起读者内心某种强烈的情感为终极目标。为此,作者必须精心择取材料,合理安排故事情节,从而产生强烈的美学效果。坡对欧文和霍桑的短篇小说中诡谲恐怖场景的营造颇为赞誉,但对库珀小说中的乐观精神大加挞伐。可见,坡把短篇小说也视为一件唤起某种强烈情感的艺术作品,而不是道德训诫抑或铸造民族凝聚力的实用工具。为了让读者产生身临其境之感,坡在大部分小说中都采用第一人称叙述视角,借叙述者“我”之口讲述了众多离奇而又诡异的故事。

  总之,坡在作品中异常重视艺术效果,并把效果之美置于其创作论的核心地位。他以读者为中心,在作品中营造气氛、铺垫情节、聚焦人物内心世界,都是为了达到预设的效果,从而激荡读者的心灵。诚然,这在一定意义上也不无一种“为了艺术而艺术”之嫌。坡对效果美的崇尚让他成为美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关心读者反应”并提出相关理论的批评家,也被誉为接受美学的圭臬。因此,如果只看到了坡作品中流于表象的“颓废”和“病态”,我们将无法领略到波德莱尔及其追随者们所窥见的唯美的“诗意世界”。时间是真理的试金石,到了20世纪,坡的成就与影响在欧美乃至全世界逐渐得到了肯定与公认,被奉为首屈一指的诗人、杰出的短篇小说家和卓越的评论家,诸多现代派思潮先驱的尊称也纷至沓来。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19世纪西方文学思潮研究”课题组成员、浙江工商大学讲师)

作者简介

姓名:王二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