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从早期人神关系看中西文明殊异之源
2019年07月12日 11: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禹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国家是文明诸要素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而宗教信仰则与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区域环境特征和文明进步程度有紧密关系。古希腊文明作为地中海文明的一种典型形态,与早期中国文明有着极大殊异。

  在古代希腊,早期国家的建立是通过血缘氏族、部落的崩溃而形成新的政治制度结构。史前中国社会复杂化进程则是通过内聚型方式,形成血缘与地缘相结合的“复合型”政治架构。正是这两种演进道路,使古代中国与古希腊的社会与宗教、信仰有着重要区别。

  城邦与王权护佑神

  古希腊诸神大都是自然神祇。在其诸神系统中,从宙斯到奥林匹斯山诸神,均是自然神的人格化。同时,尽管古希腊的氏族、胞族、部落有自己的神祇,但是宙斯等奥林匹斯山诸神却具有开放性、公共性。所以,古希腊的宗教与神话被作为当时各城邦通行的话语。尤其在城邦从氏族、胞族、部落社会向公民社会转型中,宗教与神话也在不断随之转化,并与民众的政治需求同步,成为城邦的公共神、庇护神与精神信仰。而希腊国民通过反复的祭祀仪式,产生出狂热的宗教热情,并转化成增强城邦凝聚力的精神信念。所以,古希腊神话本质上作为一种城邦公共生活的精神信仰,在城邦政治发展中起到积极作用。

  在早期中国,原始宗教亦具有多神崇拜与诸神禁忌的特征。距今5000—4000年之间,是史前原始宗教向“礼”转化的时期。从考古材料看,许多大型墓葬的墓主,既是主持祭祀的巫师,又是部落军事首领。它导致世俗性等级规则过早浸入宗教祭祀中,使世俗人王的先祖先公成为宗教与神话的主角,并兼具神圣性与社会性品格。史前人们尊崇、祭祀的神界主神,其护佑对象主要是自己的血缘宗亲及家、族。如在陶寺遗址的大型墓中,随葬有成套石斧、石镞、玉(石)钺、瑗、特磬、龙盘等,许多为庙堂重器。这说明这些墓主生前可能是部落组织中的首领兼觋巫的人物,死后则作为该部落组织的祖先神与护佑神而备受尊崇。

  《国语·楚语下》论述颛顼时所进行的宗教改革。少皞氏之衰世,“民神杂糅”“家为巫史”,通过颛顼的宗教改革,使上天与民众“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所谓“绝地天通”,即统治者垄断了与最高天神的沟通。但是从大量材料看,“绝地天通”并没杜绝“民神杂糅”的民间巫术、祭祀及民众与诸神灵的交通,只是将原始先民与神祇的沟通转化为等级不同的各先民氏族、宗族对自然山川的泛灵禁忌、山川崇拜的祭祀等序,以及对自己家族、宗族祖先神的“家祭”“宗祭”“族祭”,形成古代中国传统的“宗自为祀”“家自为祀”的血缘等级祭祀制度。它使神祇祭祀呈现层级化、血缘化、泛社会化趋向,并使祖先神按照世俗社会等级高低而分为不同神阶,在祭仪上有着尊卑的区别。

作者简介

姓名:李禹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