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怎样创作爱国主义题材电影 ——评西尔扎提·亚合甫作品《音乐家》
2019年07月09日 09: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雀宁 字号

内容摘要:怎样创作爱国主义题材电影——评西尔扎提·亚合甫作品《音乐家》。2013年,习近平同志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讲述了二战期间中国音乐家冼星海同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拜卡达莫夫结下深厚友谊的动人故事。在怎样创作爱国主义题材电影这一问题上,《音乐家》显然向我们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在当代中国以爱国主义为题材的众多影片中,《音乐家》不一定是场面最宏大、上座率最高的影片,但是在表达真挚情感方面,它的确值得称道。由此看来,我们中国的电影创作者在讲述宏大的故事和创作史诗级的大片方面还需要进行认真的学习、艰辛的探索、勇敢的创作。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中国近代以来的音乐史上,冼星海是家喻户晓的人物,被称为“人民的音乐家”。20世纪40年代,冼星海的音乐对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运动起到了极大的鼓舞作用。2013年,习近平同志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讲述了二战期间中国音乐家冼星海同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拜卡达莫夫结下深厚友谊的动人故事。中哈两国的影视创作人从这一演讲中受到启发。西尔扎提·亚合甫作品《音乐家》就是一部以冼星海的音乐创作之路为故事原型的电影。这部电影的拍摄不仅有助于加深中哈两国人民的友谊,而且可以促使人们去重新认识在国家和民族危难之际音乐艺术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功用性。就题材而言,这部电影不但讲述了饱含国际友谊的动人故事,而且表达了深厚的爱国主义情怀。在怎样创作爱国主义题材电影这一问题上,《音乐家》显然向我们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

  在当代中国以爱国主义为题材的众多影片中,《音乐家》不一定是场面最宏大、上座率最高的影片,但是在表达真挚情感方面,它的确值得称道。它从下面三个方面体现了爱国主义题材电影应有的基本特征。

  第一,嵌入生动感人的情节。爱国源自真挚、淳朴的情感,它集中表现为民族自信心、民族自尊心以及为了国家利益而表现出来的奉献精神。因此,在电影中表现爱国情感时矫揉造作、故作煽情只会适得其反,必须做到真诚、真实和自然,唯有如此,才能生动感人。片中小女孩卡丽娅对父亲的思念最为真挚和自然:她经常跑到征兵处等待父亲的归来,然而她每次都失望而归,她还数次同在余晖下等待儿子归来的老人进行了感人的对话。当我们看到这些场景的时候,如果不被感动,那我们或许需要对自身情感的敏锐性进行反思和质疑。这些镜头控诉了战争的残忍无情,同时对普通人的生命给予了深切的关怀和同情。

  第二,塑造不屈不挠的形象。片中达娜什(卡丽娅的母亲)的丈夫在战争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任何一个妻子而言都是一次巨大的打击。然而,逆境中的达娜什以坚韧的品质展现了战争中一个家庭主妇不屈不挠的形象,她如同脊梁一般担负起了家里的一切重担。钱韵玲(冼星海的妻子)也有一个女儿,为了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钱韵玲的丈夫远渡重洋,由于外在的因素他一直没能踏上回国之路,但她和达娜什一样用坚强的毅力养育女儿并面对各种困难。

  第三,讴歌为国奉献的精神。事实上,在两位妻子的表现中已经包含了为国奉献的精神,此外,这一精神在两位音乐家身上得到了集中的展现。拜卡达莫夫竭尽所能地创作音乐,其目的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是为了抚慰在战争中处于悲痛、焦虑和恐慌的同胞。可以看出,在战争年代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音乐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片中有一个镜头对此进行了很好的诠释:在征兵处,音乐家受到了很好的关照。因为征兵处的人认识到培养一个音乐家是十分不易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一情况恰好决定了音乐家需要将自己的精力甚至生命奉献给国家和人民。从冼星海身上更能够感受到为国奉献牺牲的精神,他虽身处异国他乡,但始终没有忘记祖国和人民,他曾经三次靠近中哈边境线,每一次的情境都无不让人动容,这表明他想尽快回国并报效祖国,他身上具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英雄气概。然而,正当风华正茂时,病魔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我们相信,如果不是英年早逝,他回国之后必定能为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

  从上述三个特征来看,在当代中国的爱国主义题材电影中,《音乐家》理应获得较高的评价。对立志于创作优秀的爱国主义题材电影的影视创作者而言,它可以提供值得借鉴的经验。当然,不能说这部作品是完美无缺的,在进行影视批评的过程中有必要指出它的不足之处。其不足之处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就叙事的空间维度而言,它并没有注重平衡性。真实的历史告诉我们:冼星海于1929年赴法国求学,1935年回国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他和妻子结成了革命伴侣,奔赴延安;之后大约一年半的时间里,他进入了创作的巅峰期,凭借之前的勤奋所积累的创作经验和个人天赋谱写了《生产运动大合唱》《军民进行曲》《黄河大合唱》等优秀作品。从这些史实可以看出,作为一位中国的音乐家,他在延安的那一时间段是他艺术生涯中最高光的时刻,这部影片的创作者也基本来自中国,但是影片用过多的时间来讲述他在异国他乡的经历(尤其是在哈萨克斯坦的经历),而在讲述延安的重要经历时基本上是以粗线条的形式带过,这暴露了空间叙事方面的不平衡。

  第二,在选择扮演者方面也值得商榷。影片中冼星海的扮演者在外形方面具有硬汉的形象,若扮演硬汉,他显然具有独特的优势。但冼星海是音乐家,他的扮演者无需具有硬汉的气质。况且真实的冼星海具有一副英俊的面孔,英俊这一概念基本上接近于美学中的优美范畴,加之在理想和现实中音乐家的外形往往具备一种艺术气质,这种气质是柔性的,而不是硬汉所具有的刚性气质。冼星海的扮演者固然需要体现出坚强的一面,但是这种坚强可以是内隐的,不必外显。柔性的外表和坚强的内心更符合音乐家的普遍气质,这样的形象更具冲击力,更能够感染人。由于没有选择好核心人物的扮演者,所以影片在很多应该感人的地方并没有让我们感动。按理来讲,影片最感人的镜头大部分应该由冼星海的扮演者来承担,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部分感人的镜头被扮演卡丽娅的小女孩扛了起来。黑格尔说,“小孩是最美的”,这种观点在影视表演方面也有一定的道理。在电影史上,小孩的表演往往更加感人、生动和自然,而经过专业培训的很多成年演员的表演却显得僵硬、做作。

  第三,缺少必要的诗意色彩和绵延之感。这部电影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史诗级的大片,毕竟,面对一个包含着重要历史意义的故事,如果仅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来对其进行讲述确实是短了一些。由此看来,我们中国的电影创作者在讲述宏大的故事和创作史诗级的大片方面还需要进行认真的学习、艰辛的探索、勇敢的创作。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美学的基本问题与批评形态研究”(15ZDB02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雀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