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音乐渲染下的人类共同命运:影片《音乐家》的艺术表达
2019年07月09日 09: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敏 字号

内容摘要:音乐渲染下的人类共同命运:影片《音乐家》的艺术表达?筵赵敏以冼星海在哈萨克斯坦的经历为主题的电影《音乐家》中,不同国家人民在战火中的悲剧命运以及同样的家国之思,通过音乐这一全人类的共同语言被浓墨重彩地渲染了出来。在文化全球化与“一带一路”的语境下,中哈合作制作的这部电影,有意地减弱了对中国革命的描述,将重点放在不同文化中的人们在面对全球性危机时的共同命运和情感表达上。在《音乐家》中,人类的共同命运是通过两个国家的音乐家的经历和情感以及电影音乐来表现的。他为哈萨克斯坦人民缓解战争的苦痛而演奏,改编了哈萨克斯坦的民族音乐,并为他们的民族英雄创作交响乐作品《阿曼盖尔德》,以一个中国音乐家的身份写出了深受哈萨克斯坦人民喜爱的民族英雄的颂歌。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以冼星海在哈萨克斯坦的经历为主题的电影《音乐家》中,不同国家人民在战火中的悲剧命运以及同样的家国之思,通过音乐这一全人类的共同语言被浓墨重彩地渲染了出来。在文化全球化与“一带一路”的语境下,中哈合作制作的这部电影,有意地减弱了对中国革命的描述,将重点放在不同文化中的人们在面对全球性危机时的共同命运和情感表达上。在《音乐家》中,人类的共同命运是通过两个国家的音乐家的经历和情感以及电影音乐来表现的。

  在战争的宏大悲剧背景中,音乐家作为人民的一员,体验到与大众一样的经历和情感。但艺术家的敏锐使他们对于悲剧命运中的痛苦与绝望、激情与希望有着更深刻的感知。即使是在热爱艺术和音乐的国度,即使是有意地保护艺术家不直面战争的威胁,影片中的音乐家们仍然亲身体验到了这些感情。

  冼星海,作为在艺术战线上为了国家民族而奋斗的中国音乐家,为了制作宣传延安的影片而来到异国他乡。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中,他的情感融合了爱国热情和为国家民族斗争而奉献的渴望、对妻子和女儿的思念、对哈萨克斯坦人民遭遇的同情、对帮助他的哈萨克斯坦人民的感激和友谊,以及对于音乐的热爱。影片中着重和正面地描绘了他的家国之思。德军进攻苏联之后,冼星海在寒冬流落街头,衣食无着,但他依然能够冷静地默默忍耐。当得知从延安带来的电影胶片因德军轰炸而被毁时,具有良好教养的音乐家却骤然失控,情绪崩溃。冼星海在边境线上对祖国的眺望,离开时的心碎也是影片的重要情节。在哈萨克斯坦期间,他对《黄河大合唱》的乐谱进行了进一步的修改。在病入沉疴时,他用尽了力量,最后一次指挥了《黄河大合唱》的演奏。冼星海在举目无亲、语言不通的苏联辗转奔波,寒冷、饥饿、居无定所的窘境折磨着他,使他身体虚弱,患有多种重症。即使如此,也从未磨灭他为国家而创作的热情。在临终前的几个月,他仍然在创作《中国狂想曲》。

  对于冼星海的爱国情怀,影片只选取了几个有代表性的片断,并没有压倒性的占据影片的所有空间,而是把相当大的篇幅留给了他对家人的思念和与苏联人民的友谊。哈萨克斯坦的音乐家们的爱国情怀在影片中同样得到了表现。不愿避开兵役而坚持上战场的第一小提琴手,最终牺牲在了保卫国家的战斗中;缺少补给、忍饥挨饿的乐团成员,仍然坚持为人民演奏。这种爱国之情也深深打动了冼星海,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在哈萨克斯坦期间,他亲眼目睹了战争给哈萨克斯坦人民带来的灾难,亲身体验了人民生活的困窘和爱国激情;他为哈萨克斯坦人民缓解战争的苦痛而演奏,改编了哈萨克斯坦的民族音乐,并为他们的民族英雄创作交响乐作品《阿曼盖尔德》,以一个中国音乐家的身份写出了深受哈萨克斯坦人民喜爱的民族英雄的颂歌。

  而拜卡达莫夫、他的姐姐达娜什以及哈萨克斯坦边境的士兵们也深刻地同情冼星海的遭遇,理解他对祖国的思念。遭受法西斯侵略的相似处境使他们在情感上淡化了国家的界限。冼星海创作《阿曼盖尔德》以及哈萨克斯坦乐团帮助冼星海举办《黄河组曲》音乐会,也体现了中哈两国音乐家对两国文化的理解与共鸣。在战争的背景下,不同的国籍、不同的文化已经无法阻挡他们体会和理解对方的感情,无论是艺术还是友谊,都在这一刻结出了最珍贵的果实。

  对于家庭和亲人的思念也是本片的重要表现对象。冼星海对于家庭和亲人的思念主要是侧面表现出来的:他对妻子和女儿的回忆在影片中反复出现,卡丽娅对妈妈说他经常对着照片流泪,以及小提琴盒中珍藏的女儿照片等。在家庭感情上,被着重描述的是小女孩卡丽娅对爸爸的思念。卡丽娅在思念中向母亲询问父亲的去向,在路口的等待,接到父亲的信时的欣喜若狂,都表现了普通人在面对战争中亲人离散时的无奈与悲伤。在酗酒的小提琴手身上,失去家庭和亲人的痛苦得到了极端的表现。在影片的一开始,这种令人绝望的痛苦就打垮了他,他放弃了赖以生存的小提琴,靠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而在影片的后半段,痛苦和绝望终于使他不堪重负,在漫长的悲剧气氛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种沉重的悲剧感打破了文化的藩篱,不需要过多的情节就能使观众感到深深的触动。

  在这部影片中,音乐既是影片的主要表现内容,也是最重要的表达手段之一。音乐与演员的表演和画面共同作用,推动情节的展开并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本片的情节并不曲折,角色的行为和语言极为简洁平实,只传达了基本的信息。冼星海的家国之思大多是通过没有语言的动作来表现的;在战场上牺牲的哈萨克斯坦小提琴手的故事也只通过一个场景和乐团成员的几句话来勾勒。影片的感情主要是通过音乐的渲染来传递给观众的。

  德国美学家沃尔夫冈·韦尔施在《为什么黑格尔如此推崇罗西尼,却从未提及贝多芬》一文中说,“音乐不仅在我们心里唤起种种情境,而且也唤醒思想和回忆,它调节我们整个内心生活的情态。它比情绪的语言更广阔,是整个主体性的语言”。影片着重呈现的两部音乐作品,《黄河大合唱》与《阿曼盖尔德》表达了中哈两国人民在二战期间最具代表性的情感结构。观众在倾听的过程中,唤起了脑海中已有的记忆,产生了爱国情感的共鸣,以此来弥补情节的精练所产生的空白。影片的背景音乐在描绘人物的细腻情感时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丹纳在《艺术哲学》中赞美音乐的艺术价值,认为“音乐还有第二个要素构成它的特殊性和异乎寻常的力量……声音同叫喊相似,人的喜怒哀乐,一切骚扰不宁,起伏不定的情绪,连最微妙的波动,最隐蔽的心情,都能由声音直接表达出来,而表达的有力,细致,正确,都无与伦比”。人类在悲剧境况下的复杂感受,在影片短短的篇幅中难以用情节进行深入的描绘。作为中哈两国的合作影片,语言显然也不能淋漓尽致地使双方观众得到深刻的体会。但是通过音乐,观众得以感受不同民族和文化中人们的共同情感和命运。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美学的基本问题与批评形态研究”(15ZDB02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赵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