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赵氏孤儿》影响欧洲文艺创作
2019年06月28日 08: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志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18世纪的欧洲,与中国相关的许多事物都能引起欧洲人的喜爱,其中当然缺不了宋元时期就已成熟的戏曲艺术的身影。更为重要的是,《赵氏孤儿》在欧洲的传播对其文学艺术创作带来不小的影响,令欧洲掀起一股“孤儿”改编创作热潮。在这股改编创作热中,最突出的是戏剧改编,而且成果颇多。

 

  在18世纪的欧洲,与中国相关的许多事物都能引起欧洲人的喜爱,其中当然缺不了宋元时期就已成熟的戏曲艺术的身影。

  “删曲留白”初传欧洲

  现知第一部被译介到欧洲的戏曲作品是元代纪君祥的《赵氏孤儿》,时间是在18世纪初期。当时在中国传教的马若瑟传教士虽然精通中国文化,并想在传教方面有所作为,但他因在传教方法上与欧洲耶稣会总部存在不同看法,使其作品被禁止在欧洲教会刊物上发表。为了能让自己的文字在欧洲与读者见面,马若瑟就与任职于法国王家铭文与美文学院的东方学家傅尔蒙联系,以期通过他在欧洲发表自己的相关作品,特别是《汉语札记》。为了能说动傅尔蒙,马若瑟不仅给他邮寄了毛笔、《元曲选》等中国物品与书籍,还翻译了《元曲选》中收录的《赵氏孤儿》一并呈上,并声明傅尔蒙可用自己的名字刊发此译作。从此种意义上说,《赵氏孤儿》是被马若瑟作为赠送给傅尔蒙的礼物译为法文传到欧洲的。当然,这也与马若瑟认为通过掌握中国戏曲语汇可更快捷了解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化有关。

  马若瑟译的《赵氏孤儿》还没在欧洲出版前,此事似乎已在欧洲流传,以至于布吕玛还专门向杜赫德神父询问是否有马若瑟翻译的中国戏剧作品。可能正是这种预热,马若瑟翻译的《赵氏孤儿》到杜赫德神父手里,杜赫德神父并未征得傅尔蒙及马若瑟同意,就把此作纳入正在编纂的《中华帝国全志》,并于1735年正式与欧洲读者见面,开启了中国戏剧作品译介西传的模式。

  不过,由于马若瑟认为中国戏曲作品的“唱词比较难懂——尤其是对欧洲人来说”,因其充满欧洲人并不了解的“典故与修饰”,因而在翻译纪君祥的《赵氏孤儿》时采取了“删曲留白”策略,只在影响及故事叙述时才翻译相关的部分曲词以使译作叙事连贯完整。这样,使得具有独特文体的戏曲作品在首次西传时,就被消泯了其作为戏曲艺术的别有特色,在文体形式上更接近欧洲流行的戏剧样式。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欧洲读者对《赵氏孤儿》的喜爱与欢迎,在《中华帝国全志》不断被译成英文、德文、俄文、意大利文等过程中,同时也带动多种语言书写的马若瑟翻译的《赵氏孤儿》剧本在欧洲广泛传播。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把《赵氏孤儿》单独译介出版的现象,如在1736年和1746年分别在海牙和纽伦堡就推出两个单行的法文本,有助于读者获得《赵氏孤儿》。

  纪君祥的《赵氏孤儿》是依据司马迁《史记·赵世家》改编的,主要描写屠岸贾残杀忠臣赵盾一家,及程婴、公孙杵臼、韩厥等人舍生取义、舍子保孤,最终孤儿为国除奸的悲壮故事。马若瑟翻译的《赵氏孤儿》虽然并不符合当时欧洲盛行的戏剧创作“三一律”要求,以致被认为是“一大堆事实混乱地堆在一起,既没有时间的同一,也没有地点或行动的同一”,同时戏曲艺术所独有的自报家门也受到欧洲批评家指责,认为这种样式很是滑稽。不过,批评与指责虽有,但更多的是对该剧的欢迎与接受,以至于乡间妇女都以读过《赵氏孤儿》这部中国戏剧而感到自豪并向人炫耀。

作者简介

姓名:李志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