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走向世界的中国戏曲
2019年06月28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一帆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909年,纽约出版了耶鲁大学第一位中国留学生容闳的自传My Life in China and America,从字面上看,意思是“我在中国和美国的生活”。六年后的191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本书的第一个中译本,由恽铁樵和徐凤石合译,译名为《西学东渐记——容纯甫先生自叙》。“西学东渐”成为一个学术概念,大概就是从此时起,被中西文化交通史研究逐步熟练使用的。

  在东西文化广泛交流碰撞的各个历史时期,中国文明也通过以丝绸之路为代表的交流通道不断输送到域外,并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来自不同国家的两位旅行家马可·波罗和郑和,在他们的传奇经历中是否把中国的文学和艺术带到海外,因文献不足征,现在无法下结论。但我们可确切知道,在利玛窦去世后不到百年,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先后向清朝派来两批传教士,尤其是第二批,他们比较主动意识到,可通过中国的“纯文学”作品观察和了解中国文明。其中,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年的马若瑟节译的元杂剧《赵氏孤儿大报仇》(唱词未译),被法国汉学家兼传教士杜赫德收入四卷本《中华帝国全志》(1735年在巴黎出版法文本),成为中国戏曲被译介到海外的第一部剧作。根据蔺梦宇的《中西文化交汇视野下的中国戏剧作品〈赵氏孤儿〉研究》,马若瑟之所以在浩如烟海的中国戏曲作品中选择《赵氏孤儿》,原因大约有二:第一,很可能因其职业——传教士,他特别关心当时物产丰富的中国仍有许多被家庭遗弃的儿童;第二,尽管当时欧洲有识之士已认识到中国并无西方意义的悲剧和喜剧,但《赵氏孤儿》带有正义色彩的复仇情节,可阐释为西方受众所接受的悲剧内涵,《赵氏孤儿》的早期译本,就被标明是“中国的悲剧”,如此便于拉近与受众的接受距离。

  此后,伏尔泰根据马若瑟节译本,改编为五幕悲剧《中国孤儿》,将剧情设定到蒙古皇宫与赵宋王朝的矛盾,回归到“赵氏孤儿”的隐含原意,且比较严格遵循西方戏剧“三一律”原则,演出在巴黎取得成功。而儒莲全译的《赵氏孤儿》(名为《中国孤儿》),则认真且内行到指出马若瑟节译本译出“人参”的“人”字具有双关意。无论是把《赵氏孤儿》做“法国化”处理,还是力求体现中国戏剧文化特色,中国戏曲都从此不可逆转地进入西方的思考与研究视野。

  在“西学东渐”过程中,中国较早开眼看世界的有识之士,要么认为学习西方是为“师夷长技以制夷”,要么认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此认识背景下,确定“东学西传”的主体,似乎略显尴尬。但毋庸置疑,日本作为东西科技、经济、政治、文化交流的中介国,在这个问题上同样具有举足轻重地位。

作者简介

姓名:张一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