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积极应对数字经济时代的机遇和挑战
2019年06月04日 08: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大伟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以物联网、区块链、云计算、移动支付、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以及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技术等为代表的新一轮信息技术在中国迅速发展。这一轮信息技术发展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数字化。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年来,以物联网、区块链、云计算、移动支付、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以及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技术等为代表的新一轮信息技术在中国迅速发展。这一轮信息技术发展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数字化。而当数字化的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紧密结合在一起,就会催生出诸如电商(网购)、网约车、共享单车、智慧医疗等一大批新生事物。这一切无疑昭示着一个事实,即数字经济时代已经来临。

  在数字经济领域,我国目前已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巨大成就。例如,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G20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研究报告(2018年)》指出,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在G20国家中居第二位,总量达4.02万亿美元。具体而言,我国的数字经济正面临着两个难得的发展机遇。

  一方面,我国已经把发展数字经济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网络强国战略进行第三十六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以及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等国际国内多个场合,均对发展数字经济作出了重要论述和指示。2017年,我国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到了“数字经济”。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提出,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2018年9月,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19个部门印发《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意见》,明确了今后我国大力发展数字经济的战略方向。在此背景下,全国各地对发展数字经济给予了高度重视。例如,浙江省就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发布了《浙江省数据中心“十三五”发展规划》等一系列前瞻性文件。

  另一方面,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已经在全社会形成普遍共识,不仅人民群众日益享受到数字经济带来的便捷、舒适的服务,而且从学校到企业乃至许多行业都在研究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比如,在学校层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与领英(LinkedIn)公司开展合作,发布了《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报告。在企业层面,阿里巴巴、京东、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已广泛涉足数字经济产业布局。例如,阿里巴巴积极为“一带一路”建设探索数字之路,连续发布《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此外,社会上还有一些相关人士发起设立了数字经济智库、举行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更有甚者正在发起筹备中国数字经济大学,倡导将“数字经济学”作为独立的学科进行讨论和研究等。

  尽管我国的数字经济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大好机遇,但在一些尖端的核心技术层面也面临着严峻挑战。事实表明,我们在核心技术研发、互联网创新能力等层面还存在着明显的短板。因此,想要掌握核心技术,不受制于人,就必须大力培养数字人才,这是数字经济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

  人才培养是一项系统工程,而系统工程的首要特点就是需要做好统筹。因此,大力培养数字人才,我们首先应当站在战略高度,加强顶层设计和整体谋划。目前,我国在宏观战略层面亟须进一步建立健全关于数字人才培养的政策法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数字人才的培养,我们应当主动学习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先进经验,同时结合国情制定规划纲要,从娃娃抓起,从基础教育抓起。例如,日本长期重视信息技术发展规划,从2001年开始先后制定了《e-Japan战略》《i-Japan战略》《ICT成长战略》《智能日本ICT战略》等。

  其次,在宏观战略规划之下,我们需要做好微观层面的工作。数字人才培养的具体方式,可以概括为教育、培训和“干中学”。无论是哪种培养方式,都需要打好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特别是数字经济发展要求高新科技不断创新,因此数字人才必须具备良好的科技知识基础。这意味着,对于数字人才的培养,需要引导和鼓励培养对象刻苦学习、努力钻研,掌握扎实的信息通信技术、互联网经济等基础知识。这是符合人才成长成才基本规律的。同时,各类学校、企业和各级相关政府部门等在数字人才培养的各个层面、各个阶段,都应严格要求,保证培养质量。

  最后,还有一个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就是由于当下的数字技术属于高新科技,应运而生的数字经济属于经济发展的前沿领域,因此数字人才也相应地具有高层次创新型人才的属性。而对于高层次创新型人才的培养,除了要尊重人才成长成才的基本规律,还要勇于打破一些体制、机制和制度性障碍。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因此,掌握关键核心技术的数字人才绝不能只靠“请进门来”,而要更多依靠自主培养。在这种情形下,我们要培养数字人才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同时,在编制、户口、档案、社保、职称、薪酬、课题报销、子女上学等制度安排层面,各级相关主管部门也应主动作为,真正做好“放管服”改革,为数字人才的成长成才、创业创新提供良好的环境和氛围。

  总之,大力培养数字人才,让数字人才资源真正成为数字经济时代发展的第一资源,是实现新旧动能转化、推动我国快速发展的巨大引擎,也是参与国际竞争、构建新型全球治理体系的重要途径。因此,我们应当高度重视并加快推进数字人才培养,以有效应对数字经济时代的各种机遇和挑战。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人事教育局)

 

作者简介

姓名:孙大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