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历史唯物主义重建论”及其局限
2019年04月25日 07: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太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领军人物,哈贝马斯的哲学思想始于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批判,这种批判毫无疑问具有推进历史唯物主义在当代因应新的发展状况以重新显现其生命力的自我意识。但不可否认的是,哈贝马斯通过将自己创建的交往理论植入历史唯物主义所提出的重建论路向,并未如其重建理念所要达至的更好实现历史唯物主义未尽潜能这一目标。

  作为“历史”的唯物主义

  与众多颇具代表性的理论家一样,哈贝马斯将历史唯物主义诠释为一种社会进化理论。按照经典马克思主义,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蕴含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中。按照这样的理解,在人类社会的进步中,生产力是历史发展的核心和能动要素,也是唯一固定并充当合法性基础的要素。由此,哈贝马斯认为,历史唯物主义失去哲学本有的反思批判意识,对生产力的强调缺少规范基础。他断言,历史唯物主义“不应该承诺有规律的科学的描述性的要求,而似乎应该是‘批判的’社会理论”。当历史唯物主义不再试图做出自然主义解释,从而寻求实证科学的客观结果时,才能使历史唯物主义摆脱科学主义而成为真正的“历史的”哲学。哈贝马斯极力规避黑格尔对历史的逻辑化理解,而将历史理解为感性主体的现实创造过程。人在创造历史过程中,学习机制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除生产力外,规范结构的发展在此过程中对社会进化亦提供重要动力。所以,所谓“历史”和“唯物”,在以社会进化为理论取向的历史唯物主义中应作此理解:所谓历史的,应该在历史时间中用发展逻辑重现所有可能的历史发展动力;而所谓唯物的,则需要考虑生产以及再生产领域中规范要素对社会进步的影响。

  随着其理论成熟之作《交往行动理论》的完成,哈贝马斯将交往理论作为其历史唯物主义重建论的合法性基础。哈贝马斯认为,语言是存在之根,语言沟通必然允诺一定的、不可避免的有效性要求,即真实性、正确性、真诚性等。生产力指向真实性要求,他把社会发展建立在技术的知识和组织的技术,即“限制在生产力领域中”,但经由资本主义抽象化理解的现代社会的进步除生产力领域外,还包括道德进步、法律进步、制度进步等规范要素,也即宽泛意义上的文化领域的进步,而“文化在向新的发展水平过渡时似乎发挥着一种比许多马克思主义者迄今所认为的还要重要的作用”。文化是以规范结构的发展,以及由此建构起来的受其影响者的集体同一性达成作为判定标准的,其发挥着被马克思忽视的社会进化起搏器的重要作用。

作者简介

姓名:陈太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