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敦煌旅游语言景观的三维透视
2018年11月23日 09: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曹进 字号
关键词:敦煌;语言景观;游客

内容摘要:敦煌语言景观的实体维度敦煌语言景观的语言分布情况可以从语码取向、字刻和置放等方面来分析。敦煌语言景观的政治维度政治维度考察决策者的观点和意识形态如何影响语言景观建设。语言景观是语言规划和语言政策实施情况的物质体现,语言标牌多语顺序的排列,必然蕴含着语言政策与规划的深层考虑。Spolsky提出的公共标牌语言选择理论指出,公共标牌上的语言选择通常应考虑三个因素:使用创设者熟知的语言书写、使用读者能读懂的语言书写、使用能标明自己身份的语言书写。敦煌语言景观的体验维度体验维度考察语言使用者对语言景观的态度、理解和接受程度。

关键词:敦煌;语言景观;游客

作者简介:

  在全球化和“一带一路”建设的背景下,如何使敦煌的语言景观更好地呈现国际性、包容性、开放性和多样性,更好地使用多种语言为来自不同国家或地区的游客服务,更好地促进文化和语言互动交流,这一切都值得展开更深入的研究。

 

  敦煌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资源库”和文化储藏的博大“基因库”,也是多种语言交集的语言“博览会”。其实,语言景观并不是单语或多语的简单陈列或展示,符号之后往往蕴藏着设计者的思想意识和创制体系。勒菲弗尔(Lefebvre)提出的空间概念包含空间实践、构想空间及生活空间三个维度。根据这一理论,以色列的Trumper-Hecht认为语言景观作为一种社会语言与空间现象,也可以对应三维空间理论,从实体维度、政治维度和体验维度三个紧密相关的方面加以考察。

  敦煌语言景观的实体维度

  敦煌语言景观的语言分布情况可以从语码取向、字刻和置放等方面来分析。敦煌的语言景观呈现多语符号并存现象,共出现七种语码符号。按出现的频率,分别为汉字、拼音、英语、日语、韩语、阿拉伯语和法语,这一点体现了Fishman强调的多语环境中符号选择的“恰当”问题,即在何时用何种语言向谁说话的问题。汉语通常被置于最为明显的位置。如在鸣沙山—月牙泉景点入口的一块木质褐色引导牌上,其顶部由字号较大的汉字呈现出“鸣沙山”“月牙泉”字样,而英语和韩语的字号则较小。标牌底部,用一个较大的箭头为游客指明通向景点的正确方向。该标牌的形状为一只骆驼,因为骆驼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交通工具,现如今是莫高窟—鸣沙山景区的游览和交通工具。这样的景观设计不但吸引了游客,也达到了宣传敦煌旅游的目的。

  在信息呈现方面,敦煌语言景观一般会以各种语码对等呈现,但在部分标牌中,各语码呈现的信息并不对等,其中,汉语信息呈现完整,但无外语信息。在呈现语言文化信息方面,传统载体往往是金边蓝底金字,显得华贵大气庄重。例如,莫高窟牌坊上是郭沫若所题的“莫高窟”三个汉字;迎客牌坊上则是于右任书“石室宝藏”四个行书大字。敦煌火车站站名“敦煌”由著名敦煌学家段文杰题写,与市区内的牌坊上蓝色背景“敦煌”两个金字旨趣相应。在鸣沙山—月牙泉景区的灰白色石头上,用汉英双语的红色字体标明的游客所在位置,景区出入口则是木质汉英双语警示牌。但在棕色木质的雅丹景区标牌上,标题是汉、英、日、韩四种文字,正文则为汉语。

  敦煌的语言标牌涉及单语、双语、三语、四语和五语标牌,其中双语标牌居多,双语标牌中,又以汉语和英语结合的标牌最多。英语的使用频率比日语、韩语等其他语言高得多,在敦煌语言景观中占据很大的比重。作为全球通用语,英语在旅游语言景观中具有重要的信息传播功能,也有助于塑造全球化、现代化、国际化的景点形象。汉语作为一种主体性语言,通过和英语、日语、韩语等的密切接触,形成了和谐的语言生态。

作者简介

姓名:曹进 工作单位:西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课题:

2016年度兰州市社科规划项目“兰州市城市文化符号表征建构探究”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