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现代中国“美学”学科的确立 —— 从“词章”到“美术\美学”
2018年10月30日 07: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贺昌盛 字号
关键词:美学;文学;哲学

内容摘要:这种变化首先意味着学术研究的知识体系本身发生了深刻的裂变,而对于西学整体知识结构的重新认识也成为了学术资源配置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美”的观念的移植虽然从整体上讲,清代学术依旧保留着传统学术的基本“经学”框架,但自桐城派起,“义理”“考据”“词章”之间开始有了某种相对明确的界限划分,加上《四库全书》对既有古籍的全面整理,清代学术实际已完成了对中国传统学术的一次较为全面的知识整合。至少在晚清民初之际,“美术”概念一直是与“美学”“文学”等概念相互交织在一起的,而有关“美感经验”乃“文学”之最为突出的特征以及“文学”乃“美术”之一种等看法,至少在初步接受西学的知识界已经达成了某种相对普遍的共识。

关键词:美学;文学;哲学

作者简介:

  有清一代,对于西学的引进大致历经了“西学中源”“中体西用”和“废中立西”这样三个大的阶段。这种变化首先意味着学术研究的知识体系本身发生了深刻的裂变,而对于西学整体知识结构的重新认识也成为了学术资源配置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具体到“文学”研究而言,其首先就需要对传统学术中的所谓“词章”“文章”“诗学”等基本范畴的内涵与外延作出全新的定性和定位。正因如此,晚清民初才出现了王国维、梁启超、蔡元培、鲁迅等人对于“文学审美”的“精神”特性的大力张扬,作为独立范畴的“文学”在其内涵、外延、功能及形式特征等方面的基本学术品质也才得到了初步的确立。而作为全新门类的“美学”也因此才从纯粹的“舶来品”一变而成为了现代中国的“学术”之一种。

  “美”的观念的移植

  虽然从整体上讲,清代学术依旧保留着传统学术的基本“经学”框架,但自桐城派起,“义理”“考据”“词章”之间开始有了某种相对明确的界限划分,加上《四库全书》对既有古籍的全面整理,清代学术实际已完成了对中国传统学术的一次较为全面的知识整合。也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词章”才作为一种独立的学术研究被凸显出来。另一方面,由梁启超等人发起的“三界革命”实际也使得“文学”概念本身开始逐步与“文字”“音韵”等相脱离。

  有学者考证认为,“美学”作为一种独立的范畴在汉语语境中的出现始于1866年英国来华的传教士罗存德,其在所编《英华词典》(第1册)中首次将“Aesthetics”一词译为“佳美之理”“审美之理”。1903年由汪荣宝、叶澜编纂的中国第一部现代辞典《新尔雅》对“美学”曾有初步解释:“以义成人间优美情操、高雅品格为目的者,是为审美的教育。授以古辞典,以增文学之趣味者,是谓古典教育。”“研究美之性质,及美之要素,不拘在主观客观,引起其感觉者,名曰审美学。”

  至少在晚清民初之际,“美术”概念一直是与“美学”“文学”等概念相互交织在一起的,而有关“美感经验”乃“文学”之最为突出的特征以及“文学”乃“美术”之一种等看法,至少在初步接受西学的知识界已经达成了某种相对普遍的共识。

  “审美”范畴的初步确立

  现代“审美”意识的真正确立首先应当归功于王国维。1902年,王国维在《教育世界》上陆续发表译自日本牧濑五一郎编写的《教育学教科书》及《哲学小辞典》时,已开始正式使用“审美”“美学”“美感”“美育”等现代美学基本语汇。

  另一位将“审美”作为现代学术核心范畴加以确立的是蔡元培。1903年,蔡元培译介科培尔的《哲学要领》,对“美学”给予了相对明确的定位:“心界哲学,尚有二要,则宗教哲学及美学是也。”“美学者,英语为欧绥德斯Aesthetics……其义为觉与见。故欧绥得斯之本义,属于知识哲学之感觉界。康德氏常据此本义而用之。而博通哲学家,则恒以此语为一种特别之哲学。要之,美学者,固取资于感觉界,而其范围,在研究吾人美丑之感觉之原因。”

  “美学”作为一种全新的知识范畴,虽有王国维和蔡元培等人的大力倡导,但在民初的实际影响却仍基本局限在学界范围之内。至少在1917年左右,源自域外的“审美”之说虽尚未为普通民众广泛接受,但在学界却基本已有所共识,立“美学”为一专门学科实际已势在必行了。

  作为专门学科的“美学”

  要使“美学”能够被立为一门专门的学科,就必须在分解传统知识体系的基础上,重新确立“美学”自身的知识范围。由此,蔡元培在后来的一系列论述中明确指出:“美术有狭义的,广义的。狭义的,是专指建筑、造象(雕刻)、图画与工艺美术(如包装饰品)等。广义的,是于上列各种美术外,又包含文学、音乐、舞蹈等。西洋人著的美术史,用狭义;美学或美术学,用广义。”“就我国言之,周之礼乐,实为美术之见端。嗣是,如理学家之词章,科举时代之词章书画,皆属美术之一种。”至此,传统学术的“词章”一途最终被纳入了一种全新的知识系统之中。“美学”既出,“词章”可以从此不再纠缠于“骈”与“散”、“丽”与“质”、“言”与“文”,乃至“义理”与“考据”等的争论之中,因为“美”(感性经验)开始成为了判别其价值优劣的核心标准。

  宗白华1920年发表《美学与艺术略谈》时也明确指出:“总括言之,美学底主要内容就是:以研究我们人类美感底客观和主观分子为起点,以探索‘自然’和‘艺术品’的真美为中心,以建立美的原理为目的,以设定创造艺术的法则为应用。”这说明在民初之际,中国学界对“美学”在欧洲渐次演化的历史、学科特性、研究对象及其在诸学科中所处的位置等,已基本有了较为明确的自觉意识。

  以此可见,在晚清民初的近30年间,“美术”或“美学”作为一个特定的学术范畴,在其内涵与外延上都已经初步具备了后世“美学”学科的基本雏形;换言之,“美术”或“美学”已经逐步取代“词章”一目而发展成为了一个完全区别于中国传统学术的独立的“属概念”,它可以下含诸如美感、形式、悲喜等内涵上的,以及文学、音乐、绘画等外延上的一系列“种概念”。

  以“美”为核心范畴的知识系统已经跟中国传统“词章学”体系有了根本性区别。其标志就是,在内涵上,“美感经验”成为了“文学”的核心本质规定,由此才形成了后世以“审美”与“载道”为主要取向的“文学”路径;而在外延上,这一新的知识系统又重新接续了传统学术有关“词章学”之“文体”“藻饰”等研究的脉络,并以此构建起了“文学”之“形式/修辞”研究的知识序列。晚清民初出现的“美术”“美学”等全新的术语,实际承担的正是一种确立其作为学科学理基础的特定功能。

 

  (摘编自《中国文学批评》2018年第2期)

  (作者系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贺昌盛 工作单位:厦门大学中文系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