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列斐伏尔论国家与日常生活
2018年10月09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关巍 字号
关键词:列斐伏尔;国家;日常生活

内容摘要:在亨利·列斐伏尔的整体理论中,“超越”资本主义制度下现实的日常生活或实现“真正的生活”是其不懈追求。为此,列斐伏尔构建了日常生活批判理论。

关键词:列斐伏尔;国家;日常生活

作者简介:

  在亨利·列斐伏尔的整体理论中,“超越”资本主义制度下现实的日常生活或实现“真正的生活”是其不懈追求。为此,列斐伏尔构建了日常生活批判理论。在他看来,探索日常生活与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推动实现日常生活革命与解放,是实现“真正生活”的重要途径。因此,对国家与日常生活关系的揭示,构成列斐伏尔日常生活批判理论的重要内容。

  关于从日常生活角度分析和理解国家的重要性,列斐伏尔认为:“对日常生活的分析有助于解释那些难以捉摸的问题,解释混合在满意中的不满意。当代国家同时是保护者和镇压者、管理者和裁决者、权威和理性、自由者和一致者,当代国家更是在完全一致的话语体系下,积累着诸种矛盾。”列斐伏尔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意识形态机制最能够释放烟雾以掩盖国家的真正行动”。由于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策略和政治与意识形态宣传策略,国家和日常生活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颠倒”。“在日常生活分析中,一个共同的、日常生活认可了的关系已经倒置了过来。国家、国家的行政管理和国家的政治机器似乎已经是社会的基础,它们用它们的权力掌管着社会。”列斐伏尔认为,日常生活与民众已经不是国家的基础;反之,国家处于对日常生活的控制和支配地位,成为基础。这种颠倒了的关系,不仅已经成为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一种“事实性”颠倒关系,更成为了一种“意识上”的颠倒,即民众对资本主义国家权力及其统治和制裁的“认同”。列斐伏尔认为,后一种颠倒的作用、影响与破坏性尤甚。

  列斐伏尔认为,由于国家与人民、国家与日常生活关系的“事实性”与“意识上”的颠倒,对“国家合法性”的批判,变成了对“有问题的国家”的批判,即“国家问题变成了成问题的国家”。列斐伏尔强调,这种转化是一种必须加以考虑的“混淆”。尤其要加以注意的是,社会的左翼批判力量对此也深处混沌之中。对左翼力量的思想理论与实践来说,该种“混淆”带来了巨大的危害,导致无论建构何种理论以批判现实、无论采取何种实践方式以改造现实,事实上都是在维护现有国家统治的合法性,都是在认同现存国家及其权力运行机制与日常生活规制基础上的小修小补。因此,这种“混淆”带来了一种表面上的、令人压抑的“一致性”,这种“一致性”掩盖着“差异性”“异质性”和问题本身。

  列斐伏尔将国家问题引入日常生活批判,视为日常生活批判理论的重要任务。他认为,必须重新思考国家与日常生活的关系,“人们可能认为,显赫的权力和宏大的国家与谦卑的日常生活没有关系。国家与日常生活没有关系?这是多么大的误解啊!日常生活批判的分析从去掉对国家和权力的错觉开始”。“现在,国家直接或间接地管理着日常生活”,科学技术的发展更是强化了这一管理。但是,“国家单独不能保证对整个社会的控制,也就是说,国家单独不能保证对如此巨大数目的全体和人实施控制。所以,国家通过各种形式和子系统发挥国家的职能,如教育、医疗和卫生组织、时间和空间组织,等等”。列斐伏尔认为,资本主义国家对日常生活领域的全面渗透和进攻,已经严重威胁到人们对自身生活的掌握与体验,并使日常生活陷入尴尬的异化状态。因此,批判理论有责任对之加以严肃的审查与考虑。

  理解国家与日常生活的关系是日常生活批判理论的重要内容。列斐伏尔认为,资本主义国家及其社会控制系统使“日常生活成为经济、政治和战略的产物,甚至意识形态的产物,所以,为了避免始料不及的发展或革新,国家似乎强化了管理日常生活实施的功能”。在具体方式上,国家以“服务”为途径,从最微小处着手,逐步实现了“国家登记、描述和规定了每一个社会成员(个人或群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由于国家的统治策略和意识形态宣传策略已经将日常生活高度碎片化。因此,在日常生活领域推动国家与日常生活真实关系的回归、结束对国家“一致性”认同前提下令人焦虑的“混淆”,必须探索一种可行的“微观决策”。进而,由于国家控制向日常生活的微观领域渗透,日常生活的微观革命就成为革命理论的研究对象与革命实践的重要方式。

  列斐伏尔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下,国家与日常生活之间的内在关系,是以理论化的形态对资本主义制度下光怪陆离的社会生活现象进行本质揭示的尝试。列斐伏尔提出,国家对日常生活的控制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国家权力运作的重要场域与社会统治的核心模式。他试图警示左翼力量和民众,对虚假的“一致性”保持高度警惕,以避免对“国家合法性”与“有问题的国家”二者间巨大差别的混淆,号召以日常生活的微观革命实现对国家统治的反抗,构建“真正的生活”。但是,由于未能充分理解资本主义国家产生的根源、本质与最终命运,未能找到真正变革资本主义国家的革命模式而陷于微观革命,更没有找到变革资本主义制度、推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主体,列斐伏尔对资本主义国家与日常生活关系的探讨,以及对微观革命模式的探索,事实上也是一种变了形、改了装的对现实“有问题的国家”的小修小补,难免陷入琐碎的乌托邦,无法实现“真正的生活”。

 

  (作者单位: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关巍 工作单位: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