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火热的心一直在跳跃
2018年09月14日 06: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晓峰 字号

内容摘要:我第一次听民俗学讲座,就是乌丙安先生主讲的。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在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小灰楼,我有幸一睹乌先生风采。所以,虽然在座听讲,我对于乌先生讲的民俗学内容却领会有限,但他活泼的讲课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学术上真正向乌先生请益,是2003年以后的事情。80岁以后的乌先生,精神上早已超越过去的苦难,达到了新境界。我更偏爱诗章之二,它简直就是古代希腊爱情神话怪圈的现代版解读:那院里人正是太阳神阿波罗,那楼上的姑娘恰似黎明女神,院外那个姑娘或院外开着的花宛若女神向日葵。正是从乌先生他们这一代学者身上,我感受到了中国民俗学的真谛:中国民俗学是扎根在民间的学问,是对中国民间文化的思考,并且最终要服务于中国百姓的学问。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我第一次听民俗学讲座,就是乌丙安先生主讲的。那是20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在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小灰楼,我有幸一睹乌先生风采。

  当时,乌先生50多岁,讲话非常有活力。我本来就喜欢诗歌,加之80年代美学大热,又受同学影响,喜欢读一点德国古典哲学,喜好多少偏于“高大上”的美。所以,虽然在座听讲,我对于乌先生讲的民俗学内容却领会有限,但他活泼的讲课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1983年我读研后,乌先生还曾经带着弟子来东北师大讲过学。那次是大课堂,讲座中介绍了日本民俗学的发展,为我打开了一扇窗。

  在学术上真正向乌先生请益,是2003年以后的事情。因为我的博士论文做的是中日节日文化交流,所以回国后不知不觉就进了民俗学研究的圈子。在这个学术圈子里,乌先生是令我受益良多的前辈之一。他有国际视野,对日本民俗学、德国民俗学都有深入的认识,田野功夫也深厚,足迹遍布中国,熟悉各地的风土人情。他长期在社会基层生活,对百姓日用熟悉至极,可谓民俗学的“活字典”。

  人难得有一颗火热的心。这是和乌先生接触后让我切身认识并受益最大的地方。乌先生的一生,经历十分坎坷。听他讲自己的那些经历,方觉我经历的那些不顺不值一提。

  80岁以后的乌先生,精神上早已超越过去的苦难,达到了新境界。他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可以说竭尽全力,一年中他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外地“飞来飞去”地忙工作。每次开会见到他,无论是会上还是会下,他的讲话永远那么热情洋溢,讲到兴致高的时候还会唱上一段,有时甚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他对民间文化有着深深的热爱,对美好的事物永远不放弃喜爱和追求。这位自称“80后”的老人,永远会给每一个听他讲话的人留下深刻印象。

  2012年,我有所感写了首诗歌,请乌先生指正。我写的是儿时经历的故事:院里的人喜欢一位楼上的女子,院外住着一位喜欢院里人的姑娘。我想写生命的盲目与不自觉,正像花开在院外,而院里也飘着花香,蜜蜂盘旋踟蹰于楼上人的衣裳。

  意外的是,乌先生很认真地给我写了一段回复:“晓峰诗句蛮好的!我更偏爱诗章之二,它简直就是古代希腊爱情神话怪圈的现代版解读:那院里人正是太阳神阿波罗,那楼上的姑娘恰似黎明女神,院外那个姑娘或院外开着的花宛若女神向日葵。太阳神拼命追逐着黎明女神,虽然黎明女神一见到他便立刻离去,他还是穷追不舍。他对时时刻刻都在追逐着他的向日葵女神却并不理会,还常常躲在乌云阴雨和暗夜的背后不理睬她。世上的人们几乎都在这样的怪圈里煎熬过!”我细细品读这段回复,觉得字里行间浸满了年过80的老人家的经历和见识。

  我手头有两本日文字典,小小的像块砖头,是乌先生在一次会下,仔细包裹好特地送给我的。乌先生对我说:“我知道现在都不查字典了。这留给你是为了做个纪念。”

  而今,老人家驾鹤西去,我才明白,这就是日本语中的“形见”(KATAMI),也就是我们讲的“念想”。我才明白,对于即将到来的无常,老人家是有一份准备的。唯其有这份准备,他才能一直保持一份超常的活跃,一直到这颗火热的心停止跳动。

  正是从乌先生他们这一代学者身上,我感受到了中国民俗学的真谛:中国民俗学是扎根在民间的学问,是对中国民间文化的思考,并且最终要服务于中国百姓的学问。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对于我们这些已近60岁的人来说,这种超越生死奋发不息的境界,是非常令人钦敬、给人启发的。

作者简介

姓名:刘晓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